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思念


思念是一杯醇厚的Espresso
夜阑人静中和着孤单慢慢啜尝
情感在醇香和苦涩的逼供下彻底决堤
泛滥成一段辗转难眠中拼凑出来的诗文。


(熬夜绞尽脑汁为小儿子汪进准备了两份国语功课后,思绪忽然飘到遥远的加州,想念孤身在外的大儿子汪政,结果搞到久久无法入眠。像喝了一杯浓浓的苦涩的Espresso。。。。

其实我不懂得享受咖啡。)

2016年4月22日星期五

地球日2016



你静静躺着
任由我用脚板
在你身上走出痕迹
从绿意盈盈的故乡
走成冷漠无情的异域
最终遗失故乡的归向。
贪婪就在前方
诱导我追求
虚无的梦。
我的眼角
不经意猎捕
道旁景物的凄凉
却始终解读不出
铺天盖地而来的
危机重重。

2016年4月9日星期六

写给阿政的信

政,
好久没有给你写信,留下文字记录了。偶尔透过电脑或电话屏幕跟远在加州的你聊一聊,但也只是匆匆的三、五分钟。

坦白说,我一直都有想到要给你写写东西,把我心里面的话化成文字,做个记录,可就是没有把这念头化为行动。每天为了网上教学的工作忙得时间不够用,更糟的是还压力重重,荒废了阅读和写作不说,甚至连跑步也几乎是硬生生挤出时间才能勉强有时间穿上跑步鞋到外头去跑一小段路。有时还真想放弃不搞网上教学了,可是最终还是给自己一年的时间,试试看这个新玩意能不能做得好。经过一番调整,现在已经不再像一两个月前那样挣扎了。你看,我现在都有时间写信给你啦!而且,我的书包里又再像以前那样,塞了几本我还没看完活打算再看一遍的书。

我知道你在加州的日子过得也还蛮辛苦的。表面上,你是到美国深造,可是离家独自在外的那种感觉却实在不好受。这一点我是明白的。然而,你不能永远不能躲在舒适区受着保护,你总得勇敢走出去接受磨练。我相信你明白这一点,我也知道你一定有能力承受这份挑战。

最近你在美国碰到的问题也还蛮多的。我真的不希望你为了这些问题感到压力或烦恼。有些时候,能够用钱解决的事,就靠钱解决算了,不必跟钱过不去。我明白你想要帮我省下一些不必要的开销,毕竟马币疲弱,美金3千多,这里就超出1万令吉;然而我更不希望你为了这些钱的事情而承受压力。压力,是健康的最大杀手。我的看法是:钱,来来去去,花掉了,还是赚得回来的。我更在乎的是心境的平定,身心的健康。

我听你妈说,你在美国不舍得吃鱼,就因为在加州,鱼的价钱不便宜。我听了还真的会心疼,因为我知道你爱吃鱼。我想,这个暑假你没回来,就等寒假时回来吧!到时就让你吃个满足。呵呵!

昨天我在面书张贴了一张我左脚踝的照片,你应该会看到,但不要吃惊。没什么的,就只是脚踝有点伤而以。你应该了解我的个性:受伤而已,家常便饭。

好啦,我也不多写了。其它话就留着下一回再聊。 我相信你会懂得好好照顾自己的,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疼惜自己,该吃的,贵一点也无所谓,就买来吃吧!在爸爸心中,你和弟弟一样,都是爸爸的骄傲!

2016年4月8日星期五

不听话

农历新年快结束时在一次慢跑中毫无预警下拉伤右大腿后肌肉,至今都无法认认真真地进行跑步活动。

原本两边膝盖就一直被伤病困扰纠缠,现又来个肌肉拉伤,这叫屋漏更逢连夜雨。

养伤期间偶尔会因为想跑步而不顾后果地去做点慢跑。不过,拉伤的肌肉终于渐渐不再疼痛了

然而,当自己以为成功走出肌肉拉伤的折腾时,上星期六晚我又在缺乏训练的状态下去跑了一场半马,结果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左脚踝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扭受伤了。

自己推测,也许是在跑步时担心又再拉伤右大腿后肌肉,又也或许是两边膝盖都还疼痛,所以在跑步时难免会有意无意地把重心偏放在左腿上,导致左脚踝在无意间承受了过多的压力而受伤了。现在走路是一瘸一瘸的。

清明节拜祭母亲时,大姐眼尖,看出我又受伤了。她叫我放弃跑步,不然她就要在拜祭时告诉母亲,说我不听话。

我一直以来总会给人一种“不听话“的印象,是吗?老同学甚至还用“顽固“来形容我,说我完全就不爱听人劝告。

我真的不听话吗?

我只想说,他人所认知的我,其实根本不是真正的我。我甚至怀疑,我是否就是真正的我?

双脚一共带着四点的伤,然而一有觉伤势稍微好转,我就会忍不住穿上跑步鞋到街道去跑一跑。毕竟跑步对我,好处远比伤害多。没有跑步的日子,我会比较颓废。所以,就算有伤,就算有多少人出于关怀而劝告我停止跑步,我始终还是会很“不听话“。

不过,自从大姐对我唠叨之后,我在跑步期间变得放不开,脑海一直响起大姐那句话:“我告诉妈妈,你不听话!“

2016年1月19日星期二

写给你的信(1)

认识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给你写信。其实一直都很想给你写信,可是,就跟这个忙碌的世界上的许多人一样,我们一直在为其它看起来更重要的事忙碌,而把那些很想做却认为不怎么重要的事搁着,搁着。

今早起床,忙完该忙得事后,心血来潮,下定决心写下生平的第一封信给你,把这几天想要告诉你的话化成文字,让你留着将来老的时候当回忆。

我看着过去一个星期的你,同情你。你竟然连续好多天没有跑步。跑步可是你最喜欢的运动,尤其是在这个凉爽的年初。除非你受伤,你几乎从来没有连续一星期没有去跑步的。然而,为了上星期六的羽毛球团体赛,你竟然能够把你最喜欢的跑步活动割舍。我明白你的用心。你的目的不外就是不想使你原本就带伤的膝盖伤势恶化,影响你在羽毛球赛场上的表现。你不想因为膝盖的伤势影响你的表现而耽误了整个队伍的晋级机会。虽然大伙儿口头上说着:“我们只是志在参与,输赢没有关系。”然而你很清楚,你们的队伍里头,有好几位同学是真的想要晋级半决赛,与其他校友一决高低的。而你自己也是很想晋级四强,同时你也不希望让你那些特地从首都、甚至从遥远的美国赶回来参赛的老同学,好朋友失望。你多希望能够让他们有机会多打一天的比赛,多一点时间和老同学聚在一块。

然而,事与愿违, 你和老同学们在经过一番拚斗后,还是被淘汰出局。我看得出你是有点失落的。坦白说,我也觉得这次比赛你们输得太可惜。其中一员猛将因为家有喜事而无法出战。最后那场关键之战却因为出场次序编排失误而断送了晋级的机会。还好,你们那班老同学都能接受失败,还说了好多感性的话。为此,我代你感到高兴。

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有比赛就会有输赢。参加比赛不可能完全不在乎输赢;但输赢并不是一切,更不应该是一切。参加比赛,应该是以享受过程为目的,而输赢则只是这目的的副产品。

这次的比赛是由你发起,目的是为了让你的母校校友有机会通过切磋球艺欢聚一堂。这一点你应该是成功的。不过我看得出,你还是有些许的遗憾。身为赛会主办人,为了确保赛事顺利开始,你错过了与老同学一同聚在母校对面咖啡店一起吃早餐的那段欢乐时光。而午餐休息时间,你也因为职务在身,又错过了和老同学一起享用午餐的机会。我了解你的性格:你很珍惜你和老同学们建立起来的那份情谊。虽然你的嘴巴不干不净,得罪的人不少,可是这就是原本最赤子的你。我欣赏你,也不打算劝你改掉这个不算很大缺点的缺点。

信,写到这里,不打算再写了。留着将来再聊吧!希望你能赶快重新穿上跑步鞋,回到你熟悉的大自然底下自由慢跑吧!

保重,加油!

2016年1月7日星期四

担任班长

新学年开始了,你又成功当上了班长。这应该是你开学第一天里最高兴的事了。

我在想,学校里是否还有其他同学像你那样很渴望当班长?许多同学都不喜欢当班长。毕竟班长责任大,又没有机会在班上与其他同学一同玩闹,反而还要成为同学们的“死对头”。

然而,你对当班长的渴望是那么的浓烈。我感觉得到,也看得出来。我为你渴望当班长的表现感到高兴和自豪。毕竟你勇于承担责任,也乐意为同学、老师及学校服务。我相信,担任班长对你绝对是利多于弊。你有机会在学校里学到其他同学没有机会学到的,课本以外的东西。

小学六年级时,你被选为班长,你很享受当班长所带来的经验。去年升上中学后,我告诉你:如果想要担任班长,就必须主动让老师和同学们知道你的意愿。毕竟中学是一个新环境,大家对彼此都陌生,没有人会主动提名你担任班长。幸好,你成功被选为班上三名班长中的其中一名,负责管理值日生及班上的整洁。

由于你在管理班上同学当值日生的工作方面太过于尽责,导致一些同学对你有怨言,结果三个月试用期过后被一些有心人硬生生“做掉”了。你那时是多么的失落和伤心。我的确为你感到不值。毕竟我看到你尽心尽力地为你的班级服务,常常都比其他同学迟回家。然而我除了安慰及开导你之外,其它事就无能为力了。我总不能去学校找你的班主任替你申冤啊!毕竟,我更希望你学习如何自己去面对和处理这些人生中难免会碰上的挫折。

幸好,你当班长时的优越表现得到你的班主任的认同和赞赏,她运用班主任的权力,委任你为班上的第四名班长,你因而有机会继续担任班长。这印证了我告诉过你的话:只要你有真材实料,只要你问心无愧地执行你的任务,必定会有人“慧眼识英雄”。不要为了讨好众人而疏忽了你自身的职责。

初中一结束,你以《仁》班第二名的成绩升上《孝》班。你开始担心升班后因为没有人认识你而失去了当班长的机会。我告诉你:如果有心要当班长,你可以向老师自我推荐。 自我推荐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反之,这是成熟的表现。


第一天放学回来,你蹦蹦跳跳地告诉我,你当上班长的好消息。我追问详情:是班上同学提名你呢还是你自我推荐?你告诉我说,你是全班唯一向全班自荐要当班长的。我听后,为你感到骄傲。孩子,你又学到一项难得的人生学问啦!


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开学了

年终假期结束,开学了。

小明还赖在床上不起身。

母亲大声对小明吼道:“快起床!今天开学了!”

小明死赖着不起来,口里喃喃说:“我不上学!我出现在学校只会惹同学们讨厌我!”

母亲怒了,大声喊:“再不起来我就要鞭你了!”

小明哭着说:“妈,你给两个理由,为什么我一定上学。。。”

母亲说:“好!第一,你知道你今年几岁了吗?第二,你是校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