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

这一次失败,没关系!(写给阿进的信)


抵达青年公园时,天还没亮。我没有对你多交待什么,因为我知道,你已经有能力自己去应对眼前的挑战;更何况,我亲眼看到你为了这次的校内越野赛跑比赛私下进行了不少次的训练。我心里在想:这一次,你应该是为了得奖而来的。然而,我也不说出来,也许我猜测错误呢?

看着你走到同学群中,去执行你做班长的责任,我也自个儿进行我日常的跑步运动。我自己估计,从青年公园跑去植物园,在里边兜5圈,再回到青年公园时,应该正好碰到你们的越野赛跑的挥旗礼。如果能够,我就混在你们学生群中一起跑。要是有机会碰到你,我就当你的陪跑员,像你初中一时那样,从头到尾一直跑在你身旁,一路鼓励你前进。

然而,我也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当你的陪跑员。你已经长大了,总不能还要爸爸陪在身边,会难为情。何况,今时的我也应该没有能力当你的陪跑员。自从膝盖受伤之后,我已经不能回到以往的状态,速度应该跟不上你了。若是还不自量要当你的陪跑员,分分钟钟会拖累你。

当我从植物园跑回青年公园出口时,看看手表,知道你们的比赛还没开始。我比预期快了5分钟。我决定不等你们这些学生开跑,先自个儿继续按照你们的赛程路线跑下去。心里想,如果被你超越,那就表示你跑得很棒了。

我丝毫不敢怠慢,尽自己的能力跑着,心里却希望能被你超越。然而,当我跑到终点时,始终没有一个学生超越我。应该是你们的开跑时间延迟了。我从电单车篮子里拿了一瓶水,沿着来路走去,在最后两百公尺最严峻的斜坡路等着。

看着学生一个一个地跑过,我心里暗自计算:1,2,3,。。20!哦,你不能得奖了。我心里开始担忧起来。你一定是在半路出了状况。以你备战的状况来看,要挤进前20名应该没有问题。心里胡思乱想:你半路跌倒了?你肚子疼痛不能忍耐?

终于,我看到你的身影了。你看起来很累,衣服脏兮兮的。我拿起手机帮你拍个照。然后,你越过我身旁时,抛下了一句话:“爸,我流鼻血。” 

我示意你继续完成比赛,然后跟在你后头回去终点找你。看到你衣服上斑斑血迹,我猜想你半路上肯定流了不少鼻血。这时我才警觉,这几天你的健康状况并不理想,算是病了。再加上这几天你都迟睡,也难怪你会跑到流鼻血。

我观察你脸上的表情,是有点儿失望,但不至于沮丧。你告诉我,原本跑得很理想的,可是却忽然流鼻血,影响了表现,被认识的同学超越后,知道不能得奖了,也不再硬撑去拼了。你还告诉我, 这次失败了,没关系,以后再来。只不过,我看得出。你是有点失落,因为今年是你的学校百年校庆。奖牌很特别,该得到的却得不到,是有点可惜。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捐血,想起你。。。


看着血液从静脉流出,你的容貌莫名其妙地浮现在我原本平静的脑海。心,慢慢被一股感慨侵蚀。

当你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再过两三天医生把氧气供应拆除,你就可以出院时,你竟然在我没有预警下离开了。当老同学们在为该不该帮你分担医药费用而闹分歧时,你却忽然离开了,留下一大堆烂摊子给其他人收拾。一切发生得那么的突然。

从此,这世界少了一个像我一样定时捐血的人。你说过要定时到医院捐血,直到65岁医院不再允许我们捐血为止。可是你却没有做到。

从今以后,当我把我到医院捐血的照片分享在老同学们的群聊小组时,你不会再出现,给我按个赞了。

我一直给你我最大的信任和支持。因为你是我的老同学。我尽我最大的能力帮助你。可是,你却不够坦白,对我隐瞒了太多的事实,连累我跟几位好朋友老同学关系闹僵。

无论如何,我还是选择宽恕。你都走了,留下老婆和两个孩子。我还能怪罪你吗?

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去年12月30日,星期五,早上10点50分左右,你的儿子来电告诉我:“我爸爸要见你,请你赶快过来医院。” 

那时我还不觉得事态严重,可我还是第一时间赶过去了。然而,当我赶到医院时,你已经不能说话,只能紧紧握着我的手,握得好紧。你在恐惧?你在求我原谅?抑或要我帮忙照顾你的孩子?

我只能在你耳边大声说:“放下吧!安心走吧!全部人都会原谅你。” 

其实,我很怀疑,所有人都真的原谅你了吗?

现在,你的名字是我们这班老同学群中的禁忌。 我们尽量不要提起你的名字。一旦提起,总会有帮过你的同学感觉被伤害。我对那些被你的不诚实所伤害的同学感到愧疚。

原本都不应该再提起你,担心已经平息了的局面又荡起涟漪。然而,不知怎的,躺在你也应该曾经躺过的靠椅上,思绪就是控制 不住,让你闯了进来。。。

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第n个免费上课的学生

下课后,一个男生走来问我:“老师,我妈叫我问你,补习费可以折扣吗?”

我愣了一刹那,心底有点悲。这几年来的学生人数越来越少,收入大大减少,还需要面对要求折扣补习费的问题?我所收的补习费已经比好多人低了,还要求折扣?

然而,我保持着一贯洒脱的样子反问男生:“为什么?”

没想到男生答得很简洁干脆:“我妈妈与爸爸离婚了,现在是单亲母亲,没工作。”

“离婚?什么时候的事?”

男生情绪平定地回答:“三天前。”

看着男生淡定的表情,我有点惊讶。父母离婚了,而且是在这个喜气洋洋的农历新年期间,这男生的反应竟然是这么的淡然,就像发生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那般。

脑海里顿时浮现一幕幕自己虚构的画面:

女人与男人的婚姻关系恶化,就算在农历新年也在孩子面前吵闹打架。

男人不务正业,在外欠了一大笔烂债,妻子忍无可忍,终于下定决心来个了断,哪怕是欢乐的农历新年。

孩子看惯了这样的混杂局面,所以就算父母决定离异,也表现得很麻木。

然而,我很快就从自己的幻想中回到现实。

“既然是这样,那就跟你母亲说,补习费免了,以后不必再交学费了。” 我刻意让自己很淡定地对男生说,其实内心的情感已经按耐不住,开始翻腾。

男生似乎没有意料到我会这么回答他。他讪讪地说:“我妈说,只是要求学费减一半就行了。。。”

我挥挥手,告诉男生:“快回去吧!就这么决定了。告诉妈妈,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唾弃暴政!释放Maria!》


我又要参加全程马拉松赛了。原本已经没有印象这是第几场全马,把随意搁置在书橱里的奖牌整理出来,才知道这将是我的第13场马拉松。


有人狐疑地问我:“跑马拉松这么艰苦又单调的事,你竟然能够一而再地报名参加?”

我不否认跑一场42.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是艰苦的。在别人都躲在温暖的被窝里熟睡的半夜,我宁愿牺牲睡眠,孤单地独自面对接近6小时的煎熬。膝关节疼痛,肌肉抽筋,劳累折腾着全身每一个细胞,有时还需要忍受寒风骤雨的欺凌。 然而,每一次成功完成赛事后,心底的真实感却是那么的清晰。

是的,跑马拉松让我感觉到自己真实地存在着。在漫长的6小时内,除了要克服肉体及精神上的种种折腾,我也有机会安静地,不受干扰地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这说起来的确有点抽象,如果你想印证我所说的这些,你应该亲自去跑一场42.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

对我来说,人活着,不能只是每天早上醒来后,像机械那样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填饱肚子、上课或上班或做家务、敷衍应酬、八卦、看电视、无所事事、懊恼过去、担忧未来。。。然后像机械电源供应被切断那样地进入梦乡。

人总要在许多机械式重复性的日常琐碎事务中做一些意义的事,才能证实自己的存在。 

我相信我的第13场全马又会是一场别具意义的赛事。这一次的全马,我会多背负着一个使命上场,我要向大众传达一个讯息:《唾弃暴政!释放Maria!》

最近国内的政治氛围发出极度腐败难闻的恶臭。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都令人极度失望。原本打算不要去理睬这样一个糟乱的局势,可是偏偏最近却发生净选盟主席Maria Chin被逮捕的消息。

看到那个言论举动极度过分,不断煽动种族情绪的野蛮红山番首领被纵容肆虐,而另外一个以和平文明方式为人民谋求平等福利的女英雄却被送进黑牢!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我突发奇想,利用电脑设计出《唾弃暴政!释放Maria!》的标语,打印出来后再过胶,打算在跑马拉松当天,若是Maria Chin还没有获得释放,我就会把标语别在背心后面,跑完整个赛事。

当然有人会问:“你这样做就能使到Maria获得自由,被释放出来吗?”

我知道自己的渺小。然而,我相信,到时比赛当天肯定会有人和我一样,别上自己的标语,发出无声的抗议。就算Maria不能获得释放,我相信当众多的跑者身上都带着类似的抗议标语在进行比赛时,我们会把讯息传达出去,唤醒更多人来看清这个暴政的狰狞面目!

如果这个星期您也有参赛,何不跟我一起发出无声的抗议?

为生活做记录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为自己的生活做文字记录了。

我喜欢为自己的生活做记录。

生活是一只不断运转的巨轮。现在的一刹那一旦过去就成为了虚无的回忆,如果能够利用某一些媒介把有意义的时刻记录下来,那么那种虚无的回忆或多或少就会拥有了一点点的实体。

有人喜欢利用文字,有人则透过影像或视频来记录生活。

我不擅长摄影,更甭说拍摄视频,所以我只能利用文字把生活中比较有意义的事件或感想用文字记录下来。隔了一段时日,可以透过这些文字记录,回味某些往事,或是检视过往的自己对某些事物的观点及想法,看看过往自己的幼稚或看看自己的成长。

我也喜欢把自己的生活记录及感想与他人分享,让他人透过阅读我的文字,走进我的生活,甚至探视我对某些事物的观点。


人的生活就是在模仿与探索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现在很多人都透过面书或其它社交媒体窥探他人的生活,然后在不知不觉中被他人的生活所牵扯。若是所窥探的对象的生活模式或视对待事物的观点是健康的,那么我们的生活就不至于被误导进错误的方向。反之,若是他人的生活糜烂奢侈,价值观败坏,那么在潜移默化的作用下,我们就会走入不适合我们的歧途。


我真的希望能够透过我的文字,为年轻的一代,尤其是我的孩子,在众多奢侈糜烂的生活模式及偏激想法的泛滥之下,提供另一种替代的参考模式。我不需要孩子或年轻一代拷贝我的生活模式或依照我的视角看待事物,我只希望我的文字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个参考的方向,就那么简单。


当然,把自己的生活模式公开让他人探视,或许就会招惹他人的非议,最常见就是被人说爱炫耀。然而,只要自己心底的目标明确,他人的非议其实都根本不能动摇我自己。


然而,我的生活记录似乎中断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不想为这段空白找一些理由来作任何的解释。过去就过去了,最主要还是当下。我不敢担保接下来的时日会不会再出现空白的时期,只希望我能把握当下,把想写下来的东西记录下来。


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决意不改的习惯

有些习惯,分明知道对自己不好,要改掉并不难,可就因为某种特殊原因,始终不愿意改掉。

用餐时,我习惯把盘中或碗里的食物吃个精光,如果有汤汁,都会喝个一滴不剩。这样的做法原本就是个好习惯,至少显示自己不浪费食物。

然而,在外头用餐,吃的是小贩或餐厅厨师烹煮的食物时,就有人会不苟同我这种把汤汁喝光的习惯。很多人都说,小贩摊子或餐厅烹煮的食物含有过量的糖分及味精,吃了对身体不好,是造成肥胖及许多慢性疾病的主凶。

我不否认这一点。我也怀疑,自己运动量虽然很大,却始终挺着一个大肚腩的原因是否就是因为这个习惯造成。

然而,每一回享用外食,始终还是把食物吃光,汤汁一滴都不剩。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母亲。

小时候家境实在贫困,从来不敢奢求美食大餐,一日三餐但求能够饱足就已幸福。话虽如此,母亲从来不会让我们十个兄弟姐妹挨饿。

对于食物,母亲的教育很清楚:有得吃就必须吃,不得浪费。餐盘中不可留下半颗饭粒,鱼骨上不要残留一丁点肉屑,汤汁必须喝干。

母亲还严厉地警告我们这些孩子:食物吃不完,她就拿刀子把我们的头颅割下来,再把食物从切口倒进去。

由于从小就知道餐桌上的食物得之不易,再加上食物分量本来就不多,所以,我都谨记母亲的教诲,能吃的都会吃个精光,从来不浪费食物。

长大以后,经济能力好转很多,吃得起丰盛美食,当然也有能力奢侈;然而,面对食物,脑海里始终没有忘记母亲的教诲,总是把食物清理干净,一滴不剩。

母亲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然而却很清晰且深刻地把许多良好的价值观灌输进十个孩子的心灵深处。

不改变把事物吃个精光的习惯就是因为不敢忘记母亲的教诲。母亲过世接近三年半了,对于母亲的种种教诲愈发怀念。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少捐了30毫升血

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字:113/74,我对自己的血压感到满意。至少刚才疾步匆忙地走进化验室,血压没有因此飙升,

然而,帮我量血压的护士小姐却一脸迟疑,若有所思地将目光定格在血压仪上。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血压仪,瞄到了脉搏的数据: 51。我暗忖,难道是脉搏出了问题?

果然,护士小姐开声说要再为我测量脉搏,这一次是 用最原始的方法,把食指与中指按在我的右手腕上。我看着时间走完一分钟,护士的手指离开我的手腕,又重新把手指轻按在我的手腕上。时间又过了1分钟多。护士才在表格上填下了59

我终于忍不住对护士说:“我的脉搏是正常的,我日常有慢跑的习惯。长跑者的脉搏多数都会比正常人稍微低一点。”

“这一点我明白。。。”护士一边回答一边勤快地用手指在电脑键盘上轻快敲打,翻查我过去几次的捐血记录。

“。。。但你上次8月捐血时的脉搏是725月捐血时是76啊!”

我顿时对眼前这位马来姑娘的认真态度感到心暖暖的。护士小姐的确认真得有点可爱。

我连忙解释说:“小妹妹,我因为膝盖受伤,从二月开始几乎就没有认真跑步了。我从9月开始才又认真慢跑,所以心率也渐渐恢复到60以下。你不信的话,可以检查我2月捐血时的脉搏看看。”

护士还是不怎么甘心,要求再用血压仪测量我的血压与脉搏。我当然没有抗拒。测量结果:血压118/78,脉搏61
护士小姐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在脉搏一栏写上61,而我也顺利地得到躺上床,接受抽血。

粗大的针头扎进我的左手臂弯大约5分钟,承托着血液包的仪器就发出提示声响,咦,怎么这次这么快就结束了?

护士走来帮我拔出针头,顺便问我:“会晕眩吗?”

我笑笑,摇摇头,然后问她:“怎么今天这么认真紧张?”

护士腼腆地回答说:“早上有个人,捐血后忽然昏迷了。”

我恍然大悟,笑笑地安慰她说:“我没事,放心。”然后,我接过护士归还给我的捐血记录册子。踏出化验室时,翻看护士写着的记录:血液数量450ml


“好可爱的护士小姐,你始终还是担心我会有事?平时医院为我抽取的血液数量是480ml,你这次却私下帮我保住了30 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