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Feliz cumpleaños --写给阿政的信



政,

Feliz cumpleaños

爸爸选择在你23岁生日这天给远在美国加州的你写信。

其实,爸爸都不知道该在哪一天给你献上生日的祝福。当爸爸,妈妈和弟弟在槟城踏进517日时,你在加州还没过完516日。

今年你又要一个人在加州度过你的生日。孤身在异乡生活,难免比不上在家里那样安逸。然而,年轻人若能越早离开安乐窝,远离避风港,独立去面对生活的种种挑战,那么将来生存在这个世界的机会就越大。

家,一直都在,永远都在。你只是选择暂时离开,到外头去闯,去见识世面。偶尔累了,就回来家里歇一会,再重新出发。

你和爸爸一样,不怎么看重生日,有没有庆祝或祝福都无所谓。然而,爸爸,妈妈还有弟弟都不会忘记你的生日。要是你在家里,妈妈一定会为你做一个你爱吃的蛋糕,然后一家人陪你吹蜡烛,拍个照。弟弟一放学也会缠着你,你俩又要粘在一起度过一整天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不知不觉,当年的小瓜今天已经比我还要健壮高大了。你才刚结束大学第三年的课程,等着你的还有一年学士课程以及未知的研究生生涯。路,还很漫长。别急,孩子,就一步一步去实现你自己的梦想。别因为看到其他同学纷纷脱离求学的生涯而动摇了你的坚持。爸爸相信你的意志是牢不可破的。无论如何,爸爸还是想要告诉你,若是有一天你觉得累了,就姑且放慢脚步,甚至停下步伐,重新思考一下前路的方向。爸爸妈妈都会支持你。

爸爸曾经告诉过你一句话,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你是一条蛟龙,不应该把自己困在浅滩里,而应该腾跃上空,兴云作雨,矫健飞扬!”

其实,爸爸也没有要求你成为什么出色的人物。不过,爸爸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还有弟弟,将来只是成为苟且偷生的自私之徒。有机会为这个社会尽一分力,发一分光,就不应该逃避。

好啦,爸爸这一次就写到这里。记得,孤身在外,要懂得释放压力,有时间就跑步,学习静思冥想,保持身体的良好状态。

爸爸爱你。

2017517
槟城。


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写在五十岁来临前

五月。五十岁的跫音幽幽回荡耳际。

年少时,想象中的五十岁,是苍老,是衰弱,是迟缓,还有病痛。

不自觉,自己竟然就快迈入五十。虽然不再飒爽英姿,健步如飞,但似乎跟苍老、衰弱、迟缓和病痛也还沾不上边。

应该庆幸。

不惑之年已逝,五十是否就真能知天命?

何谓天命?

花开花谢,潮起潮落。

白昼黑夜,春夏秋冬。

健壮衰老,生死交替。

一切本是周而复始的规律变化。

道理显然,可是真正能够领悟并接受这个真理的人却有几许?

五月。五十岁的跫音渐响。

五十知天命,但绝不认命。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终于跌伤了

你从学校大厅走出来时,我还没有留意到你身上的异样。待你走到我身边,摊开手掌再用眼神指示我看你的两边膝盖时,我真的被吓着了。

头皮不自禁地发麻,然后迅速从后脑扩散到颈部,再化成一股寒意,沿着颈椎一口一口吞噬脊髓,直落腰椎,再到双腿,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

你“终于”跌伤了!

每一回看你们田径队员在校园粗糙的泊油路上训练短跑时,我总是提心吊胆。这样的场地根本不适合做短跑冲刺训练。一个不小心扑跌,肯定会被地上的碎石沙砾刮伤。然而学校就是缺乏适当的训练场地,而我又不可以因为太保护你而阻止你参加训练。所以就只能暗自为你祷告,祈求你不会发生意外。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仔细视察你的伤口,觉得这次你跌得还真严重的。幸好没有伤到筋骨,然而这皮外伤也还真不轻啊!

出乎我意料的,你显得很镇定,没有显露沮丧或疼痛的表情。

你淡淡地告诉我:“左膝盖伤得比较麻烦,连dermis也被磨损了。”

这孩子,受了伤还要掉书袋,把科学课堂上学到的dermis也搬出来了。

我心里有点难受。毕竟,你从小到大,我都很少让你伤得这么严重。你小时候,当你顽皮地跑跳或踩单车时,我都紧紧跟随在你身旁,随时准备在你要摔倒时扶你一把。我年轻时代表足球队比赛,常常为了扑救险球,被球门前的沙石擦伤手脚,皮破血流,所以深深地了解这样的皮外伤是多么的疼痛难受,更何况还要被母亲责备。现在看到你受了这样的伤,就感觉是自己跌伤了。我没有责备你。可是,心却隐隐地痛着。

载你回家的路上,脑子不断地涌现你如何因为冲刺而不慎跌倒的虚构画面,每想一回,一股寒意就会从头顶直透腰脊。然而你却表现得很自在,那么的若无其事。我心里感到欣慰:你终于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跌倒爱哭的小孩了。











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

这一次失败,没关系!(写给阿进的信)


抵达青年公园时,天还没亮。我没有对你多交待什么,因为我知道,你已经有能力自己去应对眼前的挑战;更何况,我亲眼看到你为了这次的校内越野赛跑比赛私下进行了不少次的训练。我心里在想:这一次,你应该是为了得奖而来的。然而,我也不说出来,也许我猜测错误呢?

看着你走到同学群中,去执行你做班长的责任,我也自个儿进行我日常的跑步运动。我自己估计,从青年公园跑去植物园,在里边兜5圈,再回到青年公园时,应该正好碰到你们的越野赛跑的挥旗礼。如果能够,我就混在你们学生群中一起跑。要是有机会碰到你,我就当你的陪跑员,像你初中一时那样,从头到尾一直跑在你身旁,一路鼓励你前进。

然而,我也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当你的陪跑员。你已经长大了,总不能还要爸爸陪在身边,会难为情。何况,今时的我也应该没有能力当你的陪跑员。自从膝盖受伤之后,我已经不能回到以往的状态,速度应该跟不上你了。若是还不自量要当你的陪跑员,分分钟钟会拖累你。

当我从植物园跑回青年公园出口时,看看手表,知道你们的比赛还没开始。我比预期快了5分钟。我决定不等你们这些学生开跑,先自个儿继续按照你们的赛程路线跑下去。心里想,如果被你超越,那就表示你跑得很棒了。

我丝毫不敢怠慢,尽自己的能力跑着,心里却希望能被你超越。然而,当我跑到终点时,始终没有一个学生超越我。应该是你们的开跑时间延迟了。我从电单车篮子里拿了一瓶水,沿着来路走去,在最后两百公尺最严峻的斜坡路等着。

看着学生一个一个地跑过,我心里暗自计算:1,2,3,。。20!哦,你不能得奖了。我心里开始担忧起来。你一定是在半路出了状况。以你备战的状况来看,要挤进前20名应该没有问题。心里胡思乱想:你半路跌倒了?你肚子疼痛不能忍耐?

终于,我看到你的身影了。你看起来很累,衣服脏兮兮的。我拿起手机帮你拍个照。然后,你越过我身旁时,抛下了一句话:“爸,我流鼻血。” 

我示意你继续完成比赛,然后跟在你后头回去终点找你。看到你衣服上斑斑血迹,我猜想你半路上肯定流了不少鼻血。这时我才警觉,这几天你的健康状况并不理想,算是病了。再加上这几天你都迟睡,也难怪你会跑到流鼻血。

我观察你脸上的表情,是有点儿失望,但不至于沮丧。你告诉我,原本跑得很理想的,可是却忽然流鼻血,影响了表现,被认识的同学超越后,知道不能得奖了,也不再硬撑去拼了。你还告诉我, 这次失败了,没关系,以后再来。只不过,我看得出。你是有点失落,因为今年是你的学校百年校庆。奖牌很特别,该得到的却得不到,是有点可惜。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捐血,想起你。。。


看着血液从静脉流出,你的容貌莫名其妙地浮现在我原本平静的脑海。心,慢慢被一股感慨侵蚀。

当你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再过两三天医生把氧气供应拆除,你就可以出院时,你竟然在我没有预警下离开了。当老同学们在为该不该帮你分担医药费用而闹分歧时,你却忽然离开了,留下一大堆烂摊子给其他人收拾。一切发生得那么的突然。

从此,这世界少了一个像我一样定时捐血的人。你说过要定时到医院捐血,直到65岁医院不再允许我们捐血为止。可是你却没有做到。

从今以后,当我把我到医院捐血的照片分享在老同学们的群聊小组时,你不会再出现,给我按个赞了。

我一直给你我最大的信任和支持。因为你是我的老同学。我尽我最大的能力帮助你。可是,你却不够坦白,对我隐瞒了太多的事实,连累我跟几位好朋友老同学关系闹僵。

无论如何,我还是选择宽恕。你都走了,留下老婆和两个孩子。我还能怪罪你吗?

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去年12月30日,星期五,早上10点50分左右,你的儿子来电告诉我:“我爸爸要见你,请你赶快过来医院。” 

那时我还不觉得事态严重,可我还是第一时间赶过去了。然而,当我赶到医院时,你已经不能说话,只能紧紧握着我的手,握得好紧。你在恐惧?你在求我原谅?抑或要我帮忙照顾你的孩子?

我只能在你耳边大声说:“放下吧!安心走吧!全部人都会原谅你。” 

其实,我很怀疑,所有人都真的原谅你了吗?

现在,你的名字是我们这班老同学群中的禁忌。 我们尽量不要提起你的名字。一旦提起,总会有帮过你的同学感觉被伤害。我对那些被你的不诚实所伤害的同学感到愧疚。

原本都不应该再提起你,担心已经平息了的局面又荡起涟漪。然而,不知怎的,躺在你也应该曾经躺过的靠椅上,思绪就是控制 不住,让你闯了进来。。。

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第n个免费上课的学生

下课后,一个男生走来问我:“老师,我妈叫我问你,补习费可以折扣吗?”

我愣了一刹那,心底有点悲。这几年来的学生人数越来越少,收入大大减少,还需要面对要求折扣补习费的问题?我所收的补习费已经比好多人低了,还要求折扣?

然而,我保持着一贯洒脱的样子反问男生:“为什么?”

没想到男生答得很简洁干脆:“我妈妈与爸爸离婚了,现在是单亲母亲,没工作。”

“离婚?什么时候的事?”

男生情绪平定地回答:“三天前。”

看着男生淡定的表情,我有点惊讶。父母离婚了,而且是在这个喜气洋洋的农历新年期间,这男生的反应竟然是这么的淡然,就像发生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那般。

脑海里顿时浮现一幕幕自己虚构的画面:

女人与男人的婚姻关系恶化,就算在农历新年也在孩子面前吵闹打架。

男人不务正业,在外欠了一大笔烂债,妻子忍无可忍,终于下定决心来个了断,哪怕是欢乐的农历新年。

孩子看惯了这样的混杂局面,所以就算父母决定离异,也表现得很麻木。

然而,我很快就从自己的幻想中回到现实。

“既然是这样,那就跟你母亲说,补习费免了,以后不必再交学费了。” 我刻意让自己很淡定地对男生说,其实内心的情感已经按耐不住,开始翻腾。

男生似乎没有意料到我会这么回答他。他讪讪地说:“我妈说,只是要求学费减一半就行了。。。”

我挥挥手,告诉男生:“快回去吧!就这么决定了。告诉妈妈,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唾弃暴政!释放Maria!》


我又要参加全程马拉松赛了。原本已经没有印象这是第几场全马,把随意搁置在书橱里的奖牌整理出来,才知道这将是我的第13场马拉松。


有人狐疑地问我:“跑马拉松这么艰苦又单调的事,你竟然能够一而再地报名参加?”

我不否认跑一场42.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是艰苦的。在别人都躲在温暖的被窝里熟睡的半夜,我宁愿牺牲睡眠,孤单地独自面对接近6小时的煎熬。膝关节疼痛,肌肉抽筋,劳累折腾着全身每一个细胞,有时还需要忍受寒风骤雨的欺凌。 然而,每一次成功完成赛事后,心底的真实感却是那么的清晰。

是的,跑马拉松让我感觉到自己真实地存在着。在漫长的6小时内,除了要克服肉体及精神上的种种折腾,我也有机会安静地,不受干扰地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这说起来的确有点抽象,如果你想印证我所说的这些,你应该亲自去跑一场42.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

对我来说,人活着,不能只是每天早上醒来后,像机械那样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填饱肚子、上课或上班或做家务、敷衍应酬、八卦、看电视、无所事事、懊恼过去、担忧未来。。。然后像机械电源供应被切断那样地进入梦乡。

人总要在许多机械式重复性的日常琐碎事务中做一些意义的事,才能证实自己的存在。 

我相信我的第13场全马又会是一场别具意义的赛事。这一次的全马,我会多背负着一个使命上场,我要向大众传达一个讯息:《唾弃暴政!释放Maria!》

最近国内的政治氛围发出极度腐败难闻的恶臭。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都令人极度失望。原本打算不要去理睬这样一个糟乱的局势,可是偏偏最近却发生净选盟主席Maria Chin被逮捕的消息。

看到那个言论举动极度过分,不断煽动种族情绪的野蛮红山番首领被纵容肆虐,而另外一个以和平文明方式为人民谋求平等福利的女英雄却被送进黑牢!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我突发奇想,利用电脑设计出《唾弃暴政!释放Maria!》的标语,打印出来后再过胶,打算在跑马拉松当天,若是Maria Chin还没有获得释放,我就会把标语别在背心后面,跑完整个赛事。

当然有人会问:“你这样做就能使到Maria获得自由,被释放出来吗?”

我知道自己的渺小。然而,我相信,到时比赛当天肯定会有人和我一样,别上自己的标语,发出无声的抗议。就算Maria不能获得释放,我相信当众多的跑者身上都带着类似的抗议标语在进行比赛时,我们会把讯息传达出去,唤醒更多人来看清这个暴政的狰狞面目!

如果这个星期您也有参赛,何不跟我一起发出无声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