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8日星期六

我不冷静?

有人问我,“你不是一向来都很镇定的吗?你不是很难被人骗的吗?怎么这一次就这么轻易地被一个骗子耍得团团转?”
我无言以对。
是的,我在很多学生和朋友面前的确是一个冷静镇定地人。
当然还是有些人会认为我并不冷静。
见仁见智吧!
然而,当我面对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而且是夹带着一个凄厉的孩子的哭声时,我承认我是完全失去冷静的理智和分析能力的。
为什么我会这样?
我的回答是:因为我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父亲。
我想,没有亲身经历我所遭遇的事情的人,大可以振振有词地纠正当时我该怎么做又怎么做。不过,我真的想告诉大家,当孩子凄厉的哭声钻入心底的那刹那,我的心真的像是被一把刀狠狠地剐了一下又一下,所有的冷静和理智都崩溃了。
因为我是一个有感情的父亲。
你问我,“难道你分辨不出你自己孩子的声音吗?”
我坦白告诉你,我当时真的是听到了我自己孩子的求救声。
我被迷魂了吗?
不是的!我坚决反对我是被迷魂的!
我要坚持的是,我当时会失魂,那是因为我跟孩子之间的那种非常奇妙的联系。一种难以解释的联系。
如果电话那端传来的是诸如“这是吉隆坡最高法院,你涉及洗黑钱活动。。”或是“恭喜你!你获得了某某抽奖竞赛头奖。。。”,我可以坚决地告诉你,如果我心情不好,我会直接盖上电话;如果我心情好,对方肯定会被我耍弄一番!
原因很简单,我相信自己绝对没有涉及犯罪活动。我不会害怕被警方逮捕。
相同的,我相信我不会那么幸运,老天会无端端送我几万块钱?这样的钱我不会要,因为那不是我用我自己的努力赚回来的。
可是,偏偏电话那端传来的是无辜小孩的哭声!那种血肉之情,那股恻隐之心,我敢有任何的怠慢拖延吗?
自己无辜的孩子被人虐待折磨,有感情的人会沉得住气吗?
所以,我宁愿给人说我不冷静、不理智。
说我不冷静、太冲动的人还没有亲身经历这么可怕的遭遇,所以他们不懂我的感受和心情。

报馆“报案”

发生“孩子疑被绑架”的电话欺诈事件后,我在心情还没有真正恢复过来的情况下就立刻去做的事就是直接去“南洋商报”槟城办事处。我真的想要把我亲身经历的骗局公诸于世,我真的不希望还有其他人成为这些无良废物的下一个受害者。
一路上开着车,我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
我分析刚才事发经过的种种。我在思考我到底做对了什么又做错了什么。
我考虑要告诉家有小孩的兄弟姐妹还有我的好朋友。我不希望我认识我关心的人都受害。
我也要通过报章提醒所有人,这个社会太险恶了!
这是我的责任。
我来到报馆,里头只有2个职员,一男一女。
我表明来意,一个年长者告诉我所有记者都出外了,恐怕不能做记录。
我无奈地正要离开,忽然女职员发现还有“第3者”存在,是名叫“伟德”的记者。(我没听错吧?)
于是,我和太太就坐下来,正式被记者访问。
我头脑清晰地把事件重讲一遍,我真怕遗漏任何重要点而导致报导不齐全。我真的要把骗子的手段明确说明,免得有人再受骗。
我是一个不错的说故事的人。我这样觉得。但是,我绝对没有杜撰内容。我只是在事发时清楚记得每一个细节,虽然当时我真的是慌乱的。
访问完毕,记者问我可不可以拍照。我不拒绝。也许有真人照片可以加添新闻的说服力。也好让认识我的人知道我遭遇了这样的一个骗局,让他们真的提高警惕。
人就是这么奇怪,是发生在陌生人身上的就不会产生深刻的印象,有时还会讥笑对方愚蠢容易上当;可是如果事情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熟悉的人物身上,那么其反应就会绝然不同。
希望报章真的能够以显著的版位报导我的新闻。不是为了出名(这样的事还好意思出名?),只是想要尽一点社会责任,唤醒大家:别再受骗!

惊心动魄30分钟--孩子遭绑架欺诈真实案件

昨天,2009年3月27日,中午1点,我和太太亲身遭遇一宗“孩子疑被绑架”的欺诈案,让我俩渡过了毕生难忘的惊心动魄30分钟,原本平静的生活忽然跌进极度恐慌的深谷,到现在心情还没有真正恢复过来。。。
昨天中午1点,我正准备出门,拿补习讲义到复印中心给人复印。这时,家里电话响起,我自然地拿起来接听。接听前我看到显示荧幕出现“out of area”的字样,我不以为意,直接接通电话。
“爸爸!爸爸!救我!”
“爸爸叫他们不要打我!”
“爸爸,为什么你不来救我?叫他们不要打我的耳朵!”
电话另一端传来令人惊心动魄的孩子哭叫求救声。
我的心顿时跌进无底的深谷!
一股不祥的念头涌了上来,“阿进被绑架了!”
我立刻对着电话大喊,“阿进,你什么事了?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电话另一端继续传来孩子的凄厉哭泣求救声,我头脑一片空白,记不起孩子在喊什么,隐隐约约听到孩子哭叫道,“我被他们抓走了。。。”
我真的是手足酸软,头脑麻痹,惊慌着把电话交给太太听。我不知道她听到什么,只看到她整个人崩溃似的哭了起来,对着电话狂喊,“什么?什么?什么?”
我连忙把电话抢回来听,电话另一端出现短暂的沉静之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哈喽!”
我自然地用福建话向对方大声喊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的孩子现在哪里?”
“不要打我的孩子!”
“不要吓到我的孩子!”
对方这时开口说,“喂!老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们用华语交谈吧!”是浓浓的中国腔调。
“老兄!我告诉你!你的孩子现在我的手上,我是通缉犯,走投无路,现在要逃命,需要一些费用。我是来求财的,只要你合作,孩子包你没事!”
我的心急速地往下沉!
脑子浮现了孩子被人捆绑、殴打、虐待的凄惨画面,更不应该浮现的是孩子被人。。。撕票!
“哦!我的天!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心里暗忖着!
我强力压制恐慌的心情跟对方交谈,真的担心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就会惹怒对方而给孩子惹来杀身之祸。
“好的!我和你们合作。。。你们到底要怎样?不要吓到我的孩子。。。你们要什么我都依从。。。”
“好!爽快!我们是来求财的!我现在要60千,你有没有这笔钱?”
“我哪有60千这么多钱?”我自然地告诉对方。的确,要我在短短时间内拿出60千,哪有可能?
“好!你既然这么说,就表示你没有诚意要回你的孩子!就让你的孩子消失。。。”
“哈喽!哈喽!我们好好谈!我想办法!我想办法!别伤害孩子!”我一心就只挂念着孩子的安危。。。
“老兄!你把钱存在什么银行?”
“CIMB。”
“你现在去检查看你的存款有多少?我给你一小时的时间去准备60千,如果时间到我拿不到钱,你就永远见不到你的孩子。。。”
“好。。。好。。。好。。。你等我检查。。。”我慌乱的冲入书房取出银行存折,抖着手翻开来看,不假思索的告诉对方,“xx千!我只有xx 千!我会再想办法筹钱,只要孩子没事。”
“只有这么少?不过,看在你肯合作的份上。。。好!xx千我也拿了!你现在乖乖地听我的指示,我拿到钱就保证你的孩子安全回到你的身边!”
这时,我忽然镇定下来,虽然我的双手在发抖,我的双脚已经发软。太太在一旁无助地低声哭着,口中念念有词,“不可能!不可能的!我明明看着阿进走进学校的!”她在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
“老兄!叫你的老婆别乱喊乱叫!发生这样的事不是很光荣,如果大喊大叫惊动邻居,邻居报警了,你的孩子就没有了!”电话传来对方恐吓的声音。
“好。。。好。。。好。。。我叫她不要乱吵。你快告诉我该怎么做!”我一面用手和脸部表情暗示太太冷静,心里告诉自己,“千万不可再拖延时间!我必须尽快让孩子脱绑安全回来,我不能让可怜的孩子被惊吓受伤害!”
说真的,当时我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一宗欺诈事件! 虽然以前在报章上依稀有印象读过这样的欺诈事件,可是,疼爱孩子的心情让平时还算冷静的我完全陷入了对方所设下的陷阱当中。。。
“好!老兄!你听着!你不要把这个电话挂断。你拿你的手机来,还有你的老婆的手机也拿来。不要挂断这个电话!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还有你老婆的手机号码。。。”
我十分“镇定”地照着对方的指示办事。
“叫你老婆关上她的手机,不准开机!我现在要利用你的手机和你通话,不要挂断这个电话!”
我感觉到不远处有人正在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我连忙指示太太关掉手机,接着我的手机响起,荧幕显示:“无来电显示”。
我赶忙接通手机,右手还握着家里的电话。
“老兄!很好!我现在问你,你的手机电力充足吗?”手机一端传来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而家里电话的另一端则隐隐听到沙沙的声音。
“我刚充电。电力满满的。”我像一个没有思考能力的傀儡。
“好!老兄!不要挂断刚才的电话。叫你的老婆不要开启她的手机。你的手机也不要关掉。我们一直利用手机保持通话。”
“你现在准备好你的银行存折,你的身份证,一张纸,一支笔。去CIMB银行要多久?”
“15分钟。”
“好,我给你15分钟。你现在和你太太出门。不要关掉电话!我会不时和你通话。到了银行就对着电话说,表弟,我到银行了!”
我外表冷静的但内心慌乱无助地带着吓得发抖的太太走向停车场。我不敢利用电梯,害怕电话线路断去,再也无法和对方通话,害怕这一辈子再也看不到我的可怜的孩子。。。
我真的没有选择的余地。
报警吗?我真的对我国的警方没有信心。
向其他人求救吗?我原本有想,可是考量到时间的因素,我只好作罢。我必须争取时间把孩子救出来!不然,如果孩子发生什么三长两短,我这一辈子肯定不能安心渡过的。。。
“老兄!你怎么把家里的电话关上了!”我紧贴在耳朵旁的手机里传来愤怒的声音。
原来我太太在慌乱中把电话关掉了。我连忙道歉。我只能道歉,还能做什么?我不敢惹怒这些没有良心的歹徒呵!
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而造成一生难以磨灭的伤痛呵!
对方显然不是很在意家里电话被挂断的事,只是一直催我快点开车。
我怀着不安的心情,却又要强作镇定地开动汽车。太太坐在旁边座位,还是很慌乱。不过,我看到了她从手提袋里掏出另外一台手机,那是她的第二台手机。几星期前我帮她申请转台,从明讯转来Digi。她暗示着要打电话给学校老师。我有一个学生在孩子的学校教书。我点头示可,刻意调高汽车光碟播放器的音响。
我的手机另一端是一片沉静。
我紧张地一面开车一面看着太太在低声和学校老师通电话。
我看到太太的眼泪从眼眶涌了出来!
孩子安全在学校!
真的?我还是不大肯相信!刚才明明亲耳听到孩子哭泣求救的声音啊?!
我和太太决定直接到孩子的学校去。
我们要真真实实地拥抱孩子后才会接受孩子安全无事的事实!这是没有当父母的人无法理解的心理!
孩子是父母身上切割下来的血和肉!
孩子是父母一生最大的牵挂!
我当时其实很矛盾。我真的急着想要看到孩子安全在学校,可是又担心太太和老师通电时听错了。。。如果孩子真的在对方手上,而我则去了学校,拖延了时间,孩子会怎样呢?
但是看到太太急着要去学校看孩子的表情,我还是直接把车快速开向学校。
幸好学校就离开家不远。我一直都反对为了让孩子进名校而把孩子送到老远的学校就读。
来到学校,太太急着下车,我也熄掉引擎,想和她一起冲进学校看孩子。
太太忽然提醒我,千万不要被对方发现我熄引擎下车却不去银行的举动。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忽然涌了上来。我重新启动引擎,还好电话另一端没有反应。
我看着太太哭着跑进校园,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去银行吗?我真的还要去银行吗?这分明是一宗电话骗局!
可是,我敢确定孩子真的安全在学校吗?我还没有真正把孩子拥抱在怀里,真真实实地摸到孩子的身体呵!
万一。。。万一。。。
忽然,一股“豁出去了”的感觉冒上心头。
警局就在不远处。我不假思索地开车向警局驶去。
我的双手又开始不听使唤地抖了起来。是害怕吗?是兴奋吗?
真糟糕!警局里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停车!我急了!
这时,电话里传来那人的声音,“老兄!这么久还没到银行呵?”
“要到了!要到了!再给我5分钟!”我被吓了一跳,急忙撒了个谎。
我不理那么多了,随便找个地方把车泊好,快步冲向报案室。。。
警局里头有5、6个警员,两个女的。
我把电话从耳朵旁移开,用手掌盖着电话,向警员简单讲述事发经过,害怕我的谈话被歹徒听见。
警员看着慌乱的我,指示我坐下,不要紧张。
我能不紧张吗?孩子是我的心肝宝贝呵!
坐在电脑案前的女警员开口对她的同僚说,“Serupa punya kes! Tadi baru sahaja satu report! Ini kes keempatlah!”
我疑惑了,但又似乎有了点头绪。
这是骗局?
我是今天的第四个受害者?
真的吗?我开始有了信心!
这时我自然地把电话贴近耳朵,里边也这么巧的传来男人的声音,“你到银行了没有?”
“我到警察局了!”我忽然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很大声地向对方呛声!
“你来跟警察说说话。。。”我有点发泄似地继续向对方发出挑衅的言语。
“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我看到了青天白云了!哈哈!对方知难而退了?
警员问我要不要报案。
报案?这是公民的责任呵!哪可以不报案?可是。。。我对我国的警方的表现真的。。。真的。。。唉!
我决定不报案!虽然我知道我应该报案,但是报案了又能怎样?
我心里更牵挂的是学校里的孩子啊!我要亲自摸着孩子后才可以真正安心。
一切恍如在做梦!
警员告诉我,要报案的话可以再倒回来。
我虚伪地向警员说了一些恭维的话,道了谢,急忙离开警局。
我没有忘记看看腕表。下午1:30。
我开车来到学校,学校一个老师把我迎入办公室,里头好不热闹,有我太太、正、副校长,主任,还有我那位在学校任职的学生,都是认识的。我的阿进不在里头,但是我感到一阵安全感。我知道一切都没事了!
我坐了下来。开始和校长、主任和老师们聊起来。。。
下午1:38,我的手机又忽然响起,荧幕显示:886 229 570 633。
我接通电话,顺便启动扩音器,一阵孩子的哭泣求救声在众人面前清晰响起:“妈妈救我!妈妈为什么你不来救我。。。。”

2009年3月26日星期四

凯旋+胜利= 凯利?



真没想到在比赛即将开战时忽然接领黄卡警告的参赛者竟然在真正的竞赛中脱颖而出,成为最终的优胜者!
我不是在说别人的,我说的是卸任首相的乘龙快婿凯利。
凯利在巫统青年团三角激战中,击败了前首相马哈迪的公子慕克利以及前雪州务大臣基尔,成为新一任巫统青年团团长。
凯利的胜利让我们大开眼界。
如何说呢?
一个在巫统党选即将展开前被纪律委员会宣判涉及金钱政治,却离奇地逃过被取消竞选资格厄运的候选人,竟然获得中央代表们的大力支持,最终成功登上权力的巅峰。这怎不叫我们大开眼界呢?
大开眼界的第一点:涉及金钱政治的候选人有两人,可是两人的命运却有天壤之别。竞选巫统署理主席的莫哈默阿里被取消竞选资格,而竞选巫青团长的凯利则只获得口头警告,这样的判决怎不让人啧啧称奇?
接着第二点:既然凯利被证实涉及利用金钱贿选,理应遭到“崇尚道德”的巫青中央代表的唾弃,可是选举结果出来却是凯利顺利当选,除了眼镜跌落地的破裂声外,我们还是听到了“啧啧”的惊叹声!
凯利的胜出让我们领悟到了几样重要的事情。
一,即使身处险境,我们千万不要失志沮丧,应该打醒精神按照原本计划前进,沉着应战,最终的胜利者可能还是我们。 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二,赛前的风光不一定靠得住,不到成绩揭晓的那一刻,胜利随时还是会从手中溜走。慕克利老兄就给了我们一个大好的典范。巫青团长提名战中他一路领先,风光十足,可是最终却在三角战中排名殿尾。那些在班上考试表现平平的学生可能会对那些年年考试排第一的学生这么放话:“你们先别高兴着,路还漫长,谁是最终的胜利者还是个未知数呢!”
三,这个世界无奇不有,分明被判有罪,刑法却不一定和罪名一样严重。如果看到别人犯错了却逃过处分,反倒过来还获得人们的支持,我们千万不要愤愤不平,因为 在这个什么事都“能”的国家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呢?

2009年3月23日星期一

华教分子是种族主义者?

巫统党选近在眉睫,有心人又再请出“种族主义”这只幽魂,企图兴风作浪,在自己的族群里塑造民族英雄形象了。
看官们不知我在说啥了?
请看看3月23日南洋商报封面版下方新闻写着的标题:
马哈迪:不让孩子接触马来人
华教分子是种族主义者
呜呼哀哉!巫统党选,硝烟炮火竟然喷向我们华族社群来了。
为自己族群的教育权利进行捍卫工作的华教分子竟然无端端地被冠上了“种族主义分子”,被套上了“导致马来西亚民族计划失败”的罪魁祸首。
宪法明文规定,马来西亚各民族都有权利和自由学习自己本身的母语,作为捍卫华文教育的华教分子何时撩拨“种族主义”这条敏感神经线了呢?
我接受华文教育这么多年,何时遇到华教分子要我与马来人、印度人断绝来往?
如果说华教团体拒绝政府推行的“宏愿学校”计划就是导致政府无法团结各族群的主因,这是否太抬举我们华裔同胞了吧?
如果宏愿学校计划没有隐藏着消灭华教的意图,我们华教为何要抗拒反对?
我们华裔族群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来导致政府团结各民族的努力遭遇失败?
如果华教团体有这么大能耐,那么今天国内的许多华校就不必在逆境缝隙之间过着风雨飘摇的苦日子了。
国内的华教团体已经遭遇了国阵华基政党的腐蚀而面临内忧外患之虑,现在又要背负“导致国民团结失败”的罪名,这口怨气要何时才能吐尽呵!
其实,撩起“种族主义”幽魂的人在他的族群里已经具备“民族英雄”,甚至在各族国民心中具备了“国家英雄”的地位,根本不需要再借用民族敏感课题来博宣传争出位。奈何他的公子这次竞选巫统青年团团长职位,在为儿子护航的职责推动之下,声望地位高超的他也得玩弄一下种族敏感课题。
毕竟种族敏感课题是一个廉价的宣传工具,却很容易在自己的族群里发酵,煽动同胞的情绪,的确容易为某某人塑造民族英雄形象。
看来国内的政客们还没有从去年308政治海啸中觉醒过来,还在继续进行撩拨种族敏感课题的烂游戏。就让他们玩吧!海啸过去后还是会有再来的一天。。。

2009年3月22日星期日

今年的长跑比赛来得早。。。

今年槟城州内举办的长跑比赛来得比较早。
去年必须等到8月3日,才有了Peace Run,之后陆陆续续的有Malakoff 26 km 2008、Merdeka Run 2008、City Run、Tanjung 10km,最后以Penang Bridge Run结束2008年的长跑比赛。
到目前为止,收到的消息有:
4月5日,槟州越野赛跑,地点Teluk Kumbar。
4月12日,Penang Annual Round The House 20 km Relay.
5月31日,Komtar Tower Run 2009 。
上述3个比赛都是我以前没有参加过的。所以我肯定会参加这些比赛,而且肯定的。。。我不会得奖。哈哈!
坦白说,我的水准离开得奖还很远。如果抱着要得奖的心态去比赛,会为自己添加无谓的压力。何必呢?
参加长跑比赛不是为了得奖,纯粹志在参与。毕竟有人肯出力主办比赛,我们这些喜欢长跑的就应该支持,以便长跑运动能够生存下去。
我当然也不是那么没有志气的。我只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水准到哪里。我会努力练习,慢慢提升自己的水平,希望将来“升级”到senior veteran时可以和其他选手争个长短。就算不能和人争长短,也必须要战胜自己。这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也是推动自己继续跑步的动力来源。
其实,今年我比较在意的比赛是6月举行的Penang Malakoff 26km 2009。去年8月,我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报名参加比赛,结果遭遇很惨,跑到20公里时,脚部严重抽痉。。。硬撑着完成最后6公里赛程,却也在心里留下苦苦的回忆。
今年一定不可以让去年的“噩梦”重演,要笑着跑到终点,要让证书上的个人照片看起来轻松没有痛苦的表情!哈哈!
祝福自己。

婚姻

我不大喜欢沾染媒体的娱乐新闻,觉得“有毒”。
不过今天却主动来沾点“毒素”,借今日娱乐新闻的热门话题来抒发自己的想法。
“庾澄庆与伊能静结束9年婚姻”。
看到这样的标题,觉得感慨,并没有惋惜。该发生的毕竟会发生,惋惜又如何?这都不是人类婚姻史上第一宗离婚案子,没有什么好奇怪和惋惜的。
我有这样的想法:这里是人间,“王子与公主”不适合出现在人间。当年羡煞多少人的童话婚姻,今天还是必须落入世俗,以离婚为收场。
“王子与公主”只适合生存在童话故事里。
越像童话故事般美丽的爱情与婚礼,存在的隐忧就越强烈。
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你可以不赞成。
毕竟这是人间,必须吃饭、排泄、工作、教育孩子、受气。。。。
刻意把自己的爱情弄得很浪漫,把婚礼搞得像童话故事那么美丽,将来就必须背负努力延续这段美丽画面的压力。一旦现实的夫妻生活与当初所营造的美丽画面有落差,那么婚姻的支柱可能就会有所动摇,最终落得劳燕分飞也不出奇。
偏偏却有许多人梦寐着这样的虚拟爱情和婚礼。
更可悲的是双方分明没有能力举行童话婚礼,却又要打肿脸皮充胖子,扮阔佬地胡乱挥洒金钱,婚礼一结束就背上一屁股债务,可悲乎?
你可知道有多少新人在婚宴结束当晚就因为财务问题而闹别扭的吗?
当然我并没有怀疑我们的庾澄庆和伊能静没有经济能力举办世纪童话婚礼。然而,童话婚礼之后如何维持正常人的婚姻生活却考倒了我们的“王子与公主”了。
对我而言,婚姻是一种承诺,是一种责任。不是一部演给他人观赏的美丽话剧。让爱情和婚礼贴近现实是比较好的,毕竟出现落差时也不会令人太失望。
我想,有两种人不会赞同我这篇帖子的说法。一是那些爱编制美梦的不经事故的红男绿女。另外一种人。。。就让大家猜猜吧!哈!

2009年3月20日星期五

无奈

电梯门开,嬉笑声领着4个少年从里头走出来。

“Uncle, good morning!”带头的少年有点轻佻地跟我打个招呼。是楼上邻居的大儿子。

“Good morning。。。Wah! Member-member semua...bermalam di sini semalam?”我自然地和他寒暄几句。

“Yes, Uncle! Enjoylah。”少年打开玻璃大门时回头随意抛下一句简短的回答。

我正要跨入电梯,忽然若有所思,按着电钮不让电梯门关闭,然后大声对着玻璃门外的少年发问,“Macam mana dengan SPM? Bagui tak?”

“Bestlah! Satu A and the rests all credit!”少年停住脚步,也大声对我回答。

“Wah, baguilah! So,masuk U kan? "我有点虚伪地赞许那个看来十分骄傲的少年。

“Memanglah! Tunggu nak masuk UiTM。”少年径自和他的朋友走远了。

我放开电钮,让电梯门缓缓关闭。一股窒息的感觉涌上胸口。

“1个A,其它科目都优等。 UiTM。。。1个A,其它科目都优等。 UiTM。”我反复咕哝着。

“叮!”电梯门打开,我赶紧走出闭塞窒息的电梯箱,大力吸了一口空气,然后掏出手机,在信息文件夹里找出昨晚接到的简信:“老师,你有空吗?我有些升学的问题想找你谈。我SPM10个A,可惜当中只有8个A1,道德科和国语A2。我能申请什么政府奖学金上大学深造吗?”

一股歉意从心底升上喉头,感觉苦苦的。许多不满的情绪在我的脑袋里翻滚。

远处一根无言的烟窗正傲慢地吐着一口、一口的浓烟。

我要呐喊!

“大家都是生长在同一块国土上。”

“彼此的父母都是安分的纳税人。”

“可是为什么你我的命运却是那么的绝然不同?”

“你的孩子只考得1科A,可以悠然地等着跨入大学门槛。。。”

“我的孩子。。。哦!我可怜的孩子呵!为何他在相同的考试中获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偏偏却是对自己的前途那么茫然无助?”

我对着傲慢烟窗吐出大口、大口的怨气。。。

如果读者您不是马来西亚的公民,请您参考帖子下方评论栏里我所做的注解。谢谢。

2009年3月18日星期三

孩子的赤子心

朋友通过电邮传来这张趣怪的图片。题目是“How bad is the market out there?"--一只猫、一只狗以及一个流浪汉,各自备有一个饮料杯在街边乞讨。
“哈哈!这个世道多差?连猫狗也得乞讨!”可想而知。
这张照片肯定是有心人精心设计过的,不过还是觉得它挺幽默和具讽刺性的,所以张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小儿子也看过这张照片,不过他的反应却出乎我们这些“大人”意料之外。
他问,“那个人在做什么?为什么他也躺在那边?”
对我们这些“大人”来说,看到流浪汉在街边乞讨是“平常事”,而猫狗也学人混口饭吃就有点搞笑了!
可是,大人眼中的“平常事”在天真的小孩眼里却可能会有另外一番的诠释。对大人而言,猫、狗哪里有可能在街边乞讨?那简直是“无厘头”嘛!
相反的,小孩的世界却是那么的纯真。任何事、物都有它们的生命力。人类可以做的,猫、狗为何不能?对孩子来说,也许猫、狗在街边乞讨可能是平常事,反倒是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街边乞讨就显得有点不寻常了!
我喜欢和我那天真的孩子玩在一起,他的言语举止有时就像久旱之后的甘霖,滋润我们枯燥闭塞的生活。
许多父母遇到孩子天真幼稚的言行举止时,总喜欢嘲笑或斥责他们,无形中使到孩子的赤子心遭受打击,渐渐的失去他们该有的童真。
我不怎么喜欢老成的孩子,总觉得他们太过于作假。偏偏许多父母喜欢把自己的孩子训练成为和实际年龄不符的”假成人”。
我们不也都是从天真可爱的孩子阶段成长起来的吗?可是,我们的纯真,还有我们的赤子心却最终消失到哪里去了?身为父母的为什么忍心早早就要孩子抛弃他们天使般的赤字心呢?
忽然有这么一个想法:如果这个世界的人们都保有当初孩提的赤子心,这个世界是否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的乌烟瘴气了呢?

2009年3月15日星期日

这样的事也会发生?

如果你是刚领取STPM成绩,且已上网登记大学选科的电子申请表格,那请你即刻,并且要时不时登入相关网站查询你的申请表格的状况,因为昨日的The Star报导了一件令人十足担忧的新闻。霹雳州3位等待进入本地大学就读的学生投诉,他们的网上申请表格竟然遭到不明人士的窜改,所有8个选择项目都被人改成与回教研究相关的科系!这些学生是在受到不明来历的SMS通知后,在原本不相信的情况之下才发现自己成为了无辜的受害者。
令人不解的是,一个事关考生进入本地大学深造的重要网站,竟然能够被人“骇”入,导致学生的资料被人窜改,可能导致相关受害者无法如愿进入自己心仪的科系。更令人费解的是,为何被人窜改资料的是华裔学生,而且幕后黑手是把学生的选择改为回教研究课程?这背后的动机实在令人想了也会心寒!
为什么来到这个先进的21世纪,依然还是有人刻意要把自己束缚在种族主义的狭隘框框里?能够骇入电脑系统的绝对不是跟不上科技脚步的落后民族,可是为什么他们的思想却和旧时代的种族狂热分子没有差异?
受害学生向马华公会投诉组做出投报,投诉组答应为这些学生争取恢复原本的申请资料,以免他们成了冤大头。表面上马华公会投诉组是在尽力为民服务,可是,这似乎只是指标不治本的做法。身为国阵成员的马华应该尽全力去追查幕后黑手的身份以及动机,以一了百了地根绝这样无良的卑鄙行动。

2009年3月14日星期六

这个城市的治安好吗?

这个城市的治安好吗?
问问伫(zhu,第4声 =长时间站立)候天明的街灯
它目睹一个讨生活的报贩
在刀锋的淫威下
失去了血和汗。

这个城市的治安好吗?
问问伫守公园的老树
它目睹一个晨跑的老者
在铁棍的淫威下
断了一根手臂
和几根肋骨。

这个城市的治安好吗?
千万别不识趣地去问
官老爷冷气房里的电冰箱
或是警察叔叔查案房里的冷气机
它们都会异口同声告诉你:
“这个城市的治安没有问题”。

************************
Adakah keselamatan warga metropolis ini terjamin?
Tanyalah tiang lampu
yang tegak berdiri dalam kesejukan dinihari
yang menjadi saksi kepada
satu penganiayaan yang terjadi
seorang penjual surat khabar
kehilangan wang perahan keringat
di mata parang
yang menggilai darah mangsa
tak berdosa.

Adakah keselamatan warga metropolis ini terjamin?
Jangan dikau tersilap tanya
penghawa dingin di bilik pegawai penyiasat jenayah
ataupun lampu meja di bilik berhawa dingin pemimpin politik
kerana jawapan yang bakal diterima
berlainan sekali
dan berbunyi,
"Metropolis ini selamat dihuni."

****************************
后记:

清晨跑步时在宁静的街道上遇见平时派送报纸来我住的公寓的印裔同胞,他一面驾着电单车一面按汽笛和我打招呼,我也一面跑步一面和他挥手示意。

天亮后准备要去巴刹时又再巧遇那位印度报贩,于是和他寒暄一阵,顺口问他:“这么早在就出来派报,不会危险吗?”

印度老兄就告诉我几宗他亲身经历过以及听说过的抢劫案。我们都异口同声说:“现在的治安真的不好!警察根本没有尽到维持治安的责任。”

我还开玩笑地说:“不如我们也去当强盗好啦!”

从巴刹回来后,心血来潮,就写了这首短诗献丑。

也顺便揭开各位的疑窦:“为什么我用马来文来写相同主题的诗?”

其实我也不能给你们一个确实的回答。

就是那么的自然,想要用马来文写诗,所以就写了。以前读中学,后来读大学时也曾经用马来文写诗,还胆粗粗地投到马来文杂志去(Dewan Siswa, Pelita Bahasa等等),数目不多,也不知道有没有刊登,因为没有定期购买那些杂志。(应该是没有被录用,因为如果获得刊登,应该会有稿费之类的酬劳,而我却始终没有收过。)

始终认为,我们华裔应该尝试让马来同胞看到我们的文字,了解我们对某些时事的想法,而最好的做法就是在他们的报章杂志里写文章。

时隔多年,今天又再手痒,考验自己是否还会用我们的国语--马来文来写诗。

献丑了。希望行家们能够给点意见。

其实,我用马来文写诗的另一个目的是要让那些“接触马来文诗多过于中文诗”的现代学生有个机会“欣赏”我的诗。我在怀疑,由于教育制度及课程纲要的安排,现代的学生在“被逼”读KOMSAS 的情况下,可能更了解马来诗歌多过于中文诗!

这是可悲的!希望我的怀疑与顾虑是多疑的。

出名

友人调侃我,说我最近越来越出名了。每天有这么“多人”上我的部落格游览,近在自己居住的岛屿,远至东马沙巴甚至美国都有。
我必须声明,我并不出名,也不在意出名不出名,更是不想出名。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喜欢做的事--在部落格里涂涂写写,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和别人分享,就算没有人来分享,我也乐得把它当作一个记录,将来年老时可以拿来回味,看看自己在十多二十多年之间思想上的变化。
我一直都这样认为,自己在这个浩瀚无边的网路世界里,就像是浩瀚宇宙中的一朵星云里的一颗沙尘,微不足道。如果你认为我出名,那也许是因为你太过于抬举我,又或是你的视野还不够宽广,也可能你在以反面话讽刺我?
对我而言,名气就像是会使橡皮气球膨胀而最终爆裂的空气一样。 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空气是虚无缥缈的(当然,从物理的角度来看,空气绝对不空虚渺茫。)人是气球一有名气,气球就会膨胀,人也如此;人越有名气,就像气球被吹得越大,表皮越薄,越是会引起人们产生想要把它戳破的欲望。一旦被人戳破,橡皮气球爆裂成无数的碎片,而空气却只是恢复它虚无缥渺的本质。
我当初创建部落格时并没有想到要出名的问题。我只是发现网路世界竟然有这么一种科技是那么适合爱写文章的我,是具备那么多好处的“玩意儿”。于是我就一头栽了进去,结果引来了你们这些读者的捧场。其实,这真的不是我事先想要追求的呵!
允许我引用哲学家傅佩荣教授的一句话:“对名声,那是工作之余的意外收获,不是任何人可以安排或控制的。” 你同意吗?
如果我是抱着要出名的心态来写部落格,或是在发现自己“越来越出名”后开始迷失原有的方向,那么我想我应该再也不能写出感动自己和别人的文章了。。。

2009年3月12日星期四

写在SPM成绩放榜的早上

3月12日,2008年度的SPM考试成绩放榜。再过一会应该会有学生陆陆续续来向我报告成绩了。
和STPM成绩放榜有所不同的是,大部分来报告成绩的都是那些成绩考得十分好的学生。很少有SPM的学生会哭着来向我诉苦,要我针对他们的前途给意见的。STPM的学生则不大相同,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成不成功升上大学的茫茫前途。
对我而言,我国现在的SPM只不过是一场给学生拼命抢A然后让父母走路有风的无聊游戏。
对不起,我这样说可能会令一些考到“好”成绩的“状元”们感到气愤。不过,我还是要说真话:“我国目前的SPM考试水准真的很低落,扫十多科A的学生满街都是!”
我常常在班上要那些真材实料的学生在SPM尽量拿越多科A就越好。
别误会,我不是一个鼓吹“读书是为了拿A”的人。我强调的是真正的学习,而不是为了拿A才来读书的!这一点我的学生应该能够做我的强有力的证人吧!
不过,我还是希望那些有真材实料的学生拿很多很多A。
原因很简单:只有拿到straight As才能有浓厚的机会获得JPA(公共服务局)的奖学金出国深造。就算冤枉的落选了,也才有足够的本钱要那些虚伪的政客帮我们“争取”!(哈哈,用“争取”还真委屈!原本是应得的却要让那些虚假的政客为我们“服务”!真“委屈”了我们“歪鼻”)
在现在这种通街都是“状元”的变态社会里,有真材实料的学生面对了那些侥幸主意的“阿猫、阿狗”的挑战。原本都不应该这么多人拿那么多A的,结果是10A以上的“优秀生”满街到处跑!可怜那些真正有料子的学生必须面对这些“庸才”的竞争,削减了他们获得政府奖学金的机会!呜呼哀哉!

2009年3月11日星期三

世界辽阔,生活到处是希望--写给失落的学生

难熬的漫漫长夜过后,天亮了还得经历几小时的煎熬,然后怀着紧张忐忑的心情去领成绩,如果成绩达到心里的期盼,也许你们可能还会起了奢侈的贪念:“怎么不多个A呢?”;可是如果不幸地拿个晴天霹雳,那么你们此刻心情我应该是会了解的。
我一直都在期盼你们都能够拿到自己满意的成绩,我当然也希望我的电话响起时你们是来报佳音的,可是我还是听得出你们之中有几个是含着泪水的。
其实,我已经习惯这样的局面。每一年这样的时刻,总会有人欢天喜地来告诉我好消息,不过也当然会有一些是来哭泣的。
对于考好成绩的,我除了恭喜你们之外,其实我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对于好得不理想的,我却真的有好多话想要告诉你们!
考得不好,哭泣是应该的。就痛快地哭吧!
然后,擦干眼泪,你们应该问问自己,这一年多两年来,你们真的有为你们的STPM考试真正尽全力吗?你自己认为的“尽全力”是否有比他人的更强盛?
在准备考试的那段日子里,你们是否有因为自满而懈怠或偷懒吗?你们是不是曾经认为自己真的准备得够充足而放松过?你们有认真地向老师或同学请教自己不懂的东西或只是敷衍了事呢?你们是否上到先修班后开始谈恋爱?你们这段日子以来花多少时间看连续剧?花了多少时间在上网闲聊?你们是否曾经抱着侥幸的心态来看待你们的考试?还有很多很多。。。。
如果在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之后,发现自己真的不是真正尽力过,那么今天这样的成绩也只不过是一个残酷的事实而已。
做人不能没有尽全力,就想要得到最好的成绩的!这就是侥幸。
反之,如果你扪心自问后,确确实实地认为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能力,那么你就更不应该为这次的成绩感到悲伤!
有时候,过程比最终的成绩还要有意义!在准备考试的过程中,你的付出,你的尽心尽力,都在不知不觉中让你学习到了一些十分宝贵的东西--认真态度!
只要问心无愧,只要尽了全力,如果成绩还是不理想,那只是命也!
当然,对你们来说,STPM的成绩固然重要,但也不是代表着所有呵!
擦干泪眼,看看世界,它是那么的辽阔璀璨;眼前的生活,处处都是希望!
我常常告诉你们:要先认清自己的内心,要勇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要明白自己的长处与短处,要了解自己将来所要走的路线;不要随波逐流,不要渾渾噩噩过日子!
问问你们认识的一些成功的前辈,当年他们也许遭遇过比你们更悲惨的打击!
我在上课时常常向你们提起的我的好朋友--黄文秀教授,他当年连本地大学最烂的科系都不肯收容他,可是今天连国大工程系院长都必须远赴美国屈身向他请教,当他的学生!连槟州前首席部长都要远赴美国和他洽谈招商的重大事项!
每个人都有潜能,能不能爆发才是一个关键!
一切都以成绩为标准,被成绩决定自己路向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让自己的潜能爆发出来!
愿与你们,还有即将应考STPM的同学们共勉。

2009年3月8日星期日

考试季节的感想

3月,学校考试季节。
补习班上出席的学生人数明显减少。许多学生都因为要在家温习功课而选择不来上课。
我教补习这么多年,对这种现象是见怪不怪了。
虽然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但是我却十分不赞同学生们的这种做法。
学生为什么要来补习?应该是不能明白学校老师所教,所以才在校外寻找补习老师帮忙解开疑窦吧!也可能是因为校外补习班有提供额外知识,可以增广学生对某科目的认知。
另外,学生为什么会特别选择某个补习老师而不随便找个补习老师?我想,应该是那位老师符合他的要求,能够为他解答学校课业上的疑问,能够为他提供额外的知识,能够帮助他更轻易的把某些困难的课业记进脑子里。
如果事实果真如我想象一般,那么学生随意缺席补习课应该是一件令人难以理解的事了。
既然因为不明白课业而加入补习班来弥补不足,那么缺课就等于自己放弃为自己寻求解答的机会。何况补习班是收费班,缺席就等于一种浪费金钱的行为。
如果学生可以随意缺课,那么就表示补习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重要;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花费金钱时间来补习班上课呢?
学生缺席补习课对补习老师来说是没有什么损失的,因为学生已经付了学费,没有来上课就只会对学生带来损失。
我明白一些学生在考试季节缺课的原因。要温习的课本实在太多,而时间偏偏是那么的不足,所以只好选择放弃补习(还有其它平时的嗜好和活动),临时抱佛脚似的希望把要考的东西读完。一些父母觉得孩子这样做是正确的,可是我却不以为然。
考试来临了,学生为什么还来不及把书读完?因为平时没有温习功课。一些学生平时不温习功课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懒惰,或是不懂安排时间而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活动上。不过也有一些学生认为,平时温习功课后会忘记,考试时记不起来。所以他们选择在考试接近时才来温习功课,这样就可以在考试时把所读的东西记起来。这些学生的做法表面上看来好像蛮有道理,可是我个人却觉得他们都错了
在考试前才来背书固然能够在考试时有效的回答问题,可是考完试之后那些辛苦背进脑子的东西就会消失;到了下次考试来临时,学生又必须重新把以前背过的东西再背一遍,这样周而复始,学生不自觉地跌入了一个“背书、考试、忘记”的恶性循环之中,永远不能有效地学习到真正的学问!
我的建议是,学生应懂得规划自己每天的作息,一切应该以课业为主,平时就养成定时温习功课的习惯,每天都处于备战考试的状态,不时在检讨与评估自己是否已经把该记的东西记住了,如果忘了,就要立刻温习;温习后又要检视自己,如果再忘记,就要再温习。这样重复下去,相信就不会发生“平时读过考试却忘记”的悲惨状况了。
最后,我引用语言专家的说法来结束我的文字:“一个单字要忘记6次,才会被人记得”。意思大概是说:“读过的一个字从脑中消失了并不碍事,最重要是忘记了就要去读,且读且忘,且忘且读,这样子过了6次以后就会达到过目不忘的境界了”。(当然,我相信所谓的6次只是一个平均数,这个次数是因人而异的,有人只需要4次,有人则需要忘记6次以上。)
祝学生们考试顺利。

2009年3月7日星期六

公民应该正视古甘的死亡事件

我认为我有责任在我的部落格里写一些关于我个人对《古甘暴毙于警方扣留所》事件的一些看法。

我不敢确定我们当中到底有多少人在真正关注《古甘》事件。我当然也不知道我们之中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这件事故对我们以及我们的下一代可能带来的影响。我真的不希望我们这个社会的群众抱着麻木的心态来看待这件轰动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事件

原本是一件平常不过的警方逮捕匪徒事件,却因为嫌犯暴毙于警方扣留所内,死者家属因为质疑死者死因而硬闯太平间进行录影,进而引发第二份与第一份验尸报告严重分歧的种种枝节。(请参考我摘录自《当今大马》并附录在这张帖子的报导。)

身为一个负责任的马来西亚公民,我认为我应该认真看待这件事情。原因无它,就因为这事件牵涉到警方被疑滥用私刑、警方被疑护短而掩盖事实以及验尸官被疑受人操纵而做假报告等等严重课题。

也许有人认为,古甘是个破坏社会秩序,作奸犯科犯的歹徒,暴毙于警方扣留所内是死有余辜,人们不必对他的死而给与任何同情。

然而,我们必须了解,我国是个法治的国家,歹徒为非作歹而落入警网,自有法律的制裁。而今发生的事故明显告诉我们:警方被怀疑滥用私刑,意外导致嫌犯毙命之后,还不肯认错,反而一错再错地企图串谋验尸官来掩盖真相。

我们不禁担忧,如果真的证实警方犯错,而我们却任由警方这样为所欲为,我们身为人民的还有什么保障可言?

今天不幸毙命的是一个和我们不同肤色的印裔同胞,可是他日遭遇同样命运的可能是我们的孩子、兄弟、父叔、朋友或亲人!

我们应该提高自身的公民醒觉。我们应该通过适当的管道向有关当局表示我们的不满以及施加压力。我们要警方和政府针对类似事件给于清楚的交代,以还给人民对法治社会的信心。

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做什么?

我想,只要我们不坐视不理《古甘》事件,只要我们不麻木不仁来看待古甘的死亡,那么我们就算已经尽了自己该尽的本份了。

*************************************

以下是我转载自《当今大马》的新闻报导:

由于两份验尸报告出现截然不同的结果,在警方扣留所暴毙的印裔青年古甘的家属今日前往警局报案,以便对第一次进行验尸的沙登医院及验尸官展开调查。古甘的母亲英德拉( M Indra)在律师、公正党加埔国会议员玛尼卡、行动党安顺国会议员马诺卡兰及家属陪同下,向八打灵再也警察总部报案。22岁的古甘阿南丹被指涉及数项发生在梳邦再也的偷车案,于1月15日遭到逮捕与扣留在梳邦大班(Taipan)警察局。不料,他却在20日早上被发现倒毙在扣留所内。古甘家属强烈质疑死者的死因,因为根据他们较早前闯入停尸间所拍到的录影显示,死者身上拥有多处伤痕,包括其手腕出现数道很深的伤疤,血液更从嘴巴与鼻子流出来。

古甘的第一次验尸是由沙登医院的阿都卡林医生进行;而第二次验尸则是由马来亚大学医药中心的裴拉山医生进行,其报告也在昨日提呈给总检察署。虽然第一份验尸报告指古甘的死因不确定,但是第二份报告却表示,古甘在扣留期间曾遭到严重殴打和挨饿。根据家属律师苏仁德兰表示,两份验尸报告共有8个明显的不同之处:1)第一份报告,指古甘背后拥有V型的擦伤;第二份报告,指有关V型伤痕是被一个烫热的物品所烧伤。2)第一份报告一共列出22个外在伤口;第二份报告则列出将近40个外在伤口。3)第一份报告指古甘的脑部正常;第二份报告指古甘脑部的血管阻塞。4)第一份报告指颈部肌肉正常;第二份报告指右颈肌肉出血。5)第一份报告指心脏正常;第二份报告则指心脏出血。6)第一份报告指脾脏正常;第二份报告指脾脏大部分都出血。7)第一份报告指出,检查腹部其他器官后发现正常;第二份报告却表示,第一次验尸并未解剖腹部内的器官。8)第一份报告表示,古甘是死于肺水肿(pulmonary edema),但是原因不详。不过,第二份报告却清楚列明,古甘是因为殴打导致肾脏衰竭而死。

大家可以点击一下的网址,亲自阅读古甘的第一份与第二份验尸报告:

www.malaysiakini.com/doc/a_kugan_first_pathology_report_060309.php

www.malaysiakini.com/doc/ppum_kugan.php


生活,本该这样?

今天早上有点疯了。

5点半开始从家里出发,原本只想按照平时的路线跑2趟,一共11.66km;可是来到通往Bayan Lepas 的交接路口时,忽然心血来潮,直接跑向Queensbay的方向,也不理路途到底多远,一股脑地跑、跑、跑。 来到Queensbay Mall后,才折返回家,手表记录的时间是1小时15分24秒点90。

按照自己平时的最慢速度,我应该跑了12.6到13.3km的路途。想到今天下午5点还要和老同学在植物园聚会跑步,到时还会跑7.5公里,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跑步跑到疯了?今年年头,我告诉同学说我星期六一天之内跑两次,早上自己一个人跑6公里,下午陪他们跑7公里。他们都说我疯了,劝我不要这么拼,要有节制。于是我在华人新年之后真的“听话”了,星期六不再跑两次,保留体力在下午和他们认真比速度。

可今天我又故态复萌。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就是想要多跑一些,因为觉得自己真的还能够做到一天跑两次。

通常我都会在跑一段新路线前先去测量距离,以免在时间和体力方面失算,不能顺利回家。可今天我却没有这么做,就顺着心血来潮去做了件自己也认为有点疯狂的事。

现在觉得自己的状况还不错的。脚没酸疼,也没紧绷。精神也还满不错的。相信自己下午还能够跟得上同学的速度吧!

有时觉得自己的生活太过机械化了。我做每件事几乎都是事先计划好,连时间都计算到近乎准确无误的。

我承认这是我的优点,也是缺点。

好的一面就是,我每天都能做很多事,而且不会白白浪费时间,也从不浪费时间做无谓的事。我觉得我的生活很充实。

可是,我的生活就因为这样变得太规律化,很难有即兴的“表现”,所以给别人一种“生活缺乏情趣”的感觉。(坦白说,我倒不觉得我的生活缺乏情趣!)

今天早上我会忽然改变自己一贯的作风,来个“随性”的作法,自己也觉得满有意思的。

也许,生活,本该这样。

2009年3月5日星期四

矛盾

早上出门去巴刹时遇到公寓里一位相识的印裔保安员向我道别,说他昨晚是最后一次当班,以后没有做保安了。问他原因,他说保安公司发现他有案底,所以不聘请他了。
我留意到他的眼球是布满血丝的。不知道是昨晚值夜班缺乏睡眠所致,抑或对自己的前途茫然而欲哭无泪。
他有点控诉似地自嘲说,以前不会想,喜欢闹事,结果身陷囹圄;现在想要学好,重新做人,可是却不被允许。
问他接下来打算怎样,他似在开玩笑地说,“偷窃、打劫、贩毒。。。还能干什么?”
我无言以对,心里却有点难受。
人犯了错,受了应得的惩罚,是否就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还是继续让“罪犯”这只阴魂困扰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外表堂皇神圣的大人物一直在呼吁社会群众要接纳前囚犯。
这是否说者容易?
以一个公寓居民的角度来想,我是否能够接纳一个曾经作奸犯科的“坏人”当自家公寓的保安?我能保证他真的已经洗心革面?
然而,当我实实在在地面对一个想要重回社会却被拒绝的失望眼神时,我又是如此的渴望给他一个机会呵!
这应该就是人生中总总的矛盾之一吧!

2009年3月2日星期一

我自私

我喜欢跑步。
他喜欢爬山。
我每个星期六都风雨不改地赶去青年公园和老同学们一起跑步。其实我是比较喜欢一个人单独跑步的。不过我也喜欢和这些老同学聚在一起跑步,因为我很珍惜和这些老同学建立起来的友情。
他没有上班的日子就会来植物园爬山。同学们都知道他来爬山。于是邀了他好几次,他都不愿意加入我们的行列。即使骑着电单车路过我们聚会的地方,我们喊他,他都不理睬。
他很少朋友。我和他同班6年,从预备班到毕业。
我是少数能和他交往的人。我们的生日只差一天。他比我大。也许是这个原因,他和我比较谈得来,也私下向我透露他精神有问题的秘密。
我认为他应该走出他自我封闭的狭小空间,加入群体,改善生活。
于是,我很努力地的劝他加入我们的跑步小组。他来过一次,之后就不来了。
前天母校搞校友回校日,我打算帮他买餐卷并邀他出席,他拒绝了。在电话里边我又顺便劝他来参加我们星期六的跑步活动。他以膝盖疼痛拒绝了。我本来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可是,今早独自跑步时我忽然有所领悟。
为什么我要一直拉他来参加我们的跑步?为什么我从来不曾想过要倒转过来主动参加他的爬山?他当然不喜欢一大票朋友加入他的圈子,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加入他应该不会拒绝的。
有时我们就是太过于看重自我,只一味要别人遵从我们的意愿,要别人改变他们的想法和做法,却不会主动去服从他人的想法。
我们所做一切都是以“我”为出发,为什么不会以“他”或“你”为出发点?
这应该就是所谓人类的自私吧!

2009年3月1日星期日

感人的小插曲

在校友回校联欢庆典进行不到一半时,我带着两个儿子走到老师们的座位,一一向老师问安并介绍我的两个儿子给老师认识。由于当年我身份特殊,所以几乎所有当年在中华的老师都认得我。我真的很衷心地向前校长和老师们问好,我只想要老师们知道,我并没有忘记他们的教诲以及恩惠。
当我向老师问安完毕之后,就走到礼堂外去吹吹风透透气。礼堂实在太吵太闷热了。
忽然有只手拉住我的手臂,然后一个人用低沉的英语发问,“你还记得我吗?”我回头一看,一个似熟悉却又有点陌生的男退休老师望着我。
“啊!是Mr. Tay, Tay Liang Boon !”我忽然若有所悟得直接叫出了老师的名字。
老师笑了!
“我刚才看你走过来我们的座位,跟Mr。 Teo谈话。我当时认不出你,不过看你写给Mr。Teo的名字和电话之后,才知道你就是Oong Gim Kooi, 你们几个兄弟在中华都很出名。。。”。
我心里忽然感到有点惭愧。我竟然没有跟当年的下午班训导老师打招呼!一来老师真的变了,变得老了,也胖了。当年十分壮硕,负责教导地理的训导老师而今已是老态毕露。我真的很感慨!岁月真的无情,几年不见,老师竟然苍老得如此厉害!
老师拉着我的手说,“这几年来都有参加学校安排的庆典,和一些老同事碰面。听其他老师提起,说你曾经在报章上投稿,写了一篇称赞中学老师尽责并公开感谢老师的文章。我虽然不会中文,但是听同事这么说,心里真的很安慰。你是少有能够公开说出对老师的感激的学生,教到你这种学生很安慰。。。”
我心里又是丝丝愧意冒升起来。其实,这已经是陈年旧事了,为何老师一直都不时提起呢?当年因为有人在报章投稿,公开指责学校老师不负责,还用了粗俗的词语来形容老师。当时年少气盛,于是写了一篇文章反驳对方,文中列出了好几个我中学时代的恩师。。。蓝惠兰老师,、陈碧珠老师、何丽娜老师、Mr. Chong, Puan Lee, Mr. Tay,还有在Penang Free School 读先修班的级任,朱淑梅老师等等。
没想到到今天这件旧事还一直挂在老师嘴边。
真的惭愧。
一个无心的抒发竟然能够让老师之间相互传送,近日提起我还会觉得脸红。
其实,我在学生时代并不是一个所谓听话的乖学生。我初中时常跟一些好动的同学去菜园抓泥鳅和生鱼,也偷偷跑到学校后面山里的溪涧瀑布游泳抓鱼。中午时分艳阳高挂,我和一大群同学在操场踢足球,玩到满身大汗。。。
我唯一可取得地方是成绩还算可以,并获得老师选为班长,一个爱玩的班长。跟其他所谓乖乖的同学相比,我真的自惭形秽。
时过境迁,一切变得好像遥远,又好像昨天才发生似的。
真感慨!

五味杂陈的校友回校庆典


我会用“五味杂陈”来形容我对2月28日当晚的“想中华,回中华”校友回校千人联欢宴的感觉。

对于这一次的聚会,我真的不知道该说自己是高兴?解脱?失望?感慨?还是丢脸?

我会高兴。这当然是因为我们这几个月来的辛劳终于结出果实! 虽然我们只成功席开100座,与原本目标的120座还有点距离,但是,看到好多好多的校友和退休老师的出席,心里难免还是会有丝丝的满足感。

忽然之间有股解脱的感觉从心底升上来。感觉到这几天来的压力忽然之间消失。虽然接下来我又得开始着手承办下一届的校友回校庆典的工作,而且摆在眼前的是更大的责任,我还是蛮享受这短暂的解脱感。

然而,在晚宴进行到中途时,我开始有了一丝丝的失望感觉。一个以“想念母校而回来母校”为名的宴会,竟然变成了一场没有实际意义的普通宴会。各届毕业生只和自己认识的老同学大声说笑,鲜少有不同届毕业生互相交流的画面。台上表演着一个又一个没有认真筛选过的余兴节目。虽然母校的在籍学生十分落力地表演,然而真正懂得欣赏的又有几个?退休老师坐在为他们特设的座位,只看到很少很少的校友上前去嘘寒问暖。 不知道老师的心里感受是什么?只为了吃一顿才来吗?我觉得十分感慨。

觉得工委们做错了一件事就是默许毕业生自己携带酒类出席宴会。几杯黄汤下肚,人的行为举止开始失控,丑态毕露无遗!当中以我们85年的毕业生最为“丢脸”。贵为下一届校友回校庆典的承办单位,一部分85年毕业生真的太令大伙儿丢脸。他们无视他人存在地脱衣、高喊、胡闹。总之,一句“目中无人”可以道尽。

按照节目安排,我是需要以85年同学会主席的身份领着同学上台向这次的工委会主席接领校徽,象征我们85年毕业生愿意扛起举办校友回校庆典重任的决心。我原本想要借机发表一点感性的演说,可是,在看到场面的混乱以及自家同学的丑态,我把写好的稿毁了,只敷衍了事地上台去接领校徽,在指示同学向老师敬礼致谢后, 就任由那些醉酒的同学在胡闹,高歌“朋友”献丑。

庆典结束时,已经是将近11点30分了。

我心里很郁闷。很想找几个人问问他们对我们85年毕业生表现的看法,可是却还是没有这么做。又想立刻上来部落格把自己的不开心写出来;可是心里明白,未经沉淀的思绪能允许我写出比较客观的文字吗?

于是,冲个冷水澡,带着疲惫的身心快快上床了。在床上思索着下一届的庆典模式,难以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