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5日星期二

受骚扰

最近碰上极度无聊的人。

先是白天我上课时间来电,却又不作声,干扰我上课。

之后变本加厉,除了白天的干扰之外,还三更半夜三番四次打电话来,还是不作一声,严重骚扰我的睡眠。

我无法关掉我的手机来避免受骚扰。我甚至必须把手机置放在床边。母亲随时会发生意外,我必须随时处于戒备状态。

11月30日,临晨2点,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侄儿来电,告知我母亲在卧室跌倒,手臂流血不止。我即刻冒着刺骨的寒风赶到母亲家了解状况,然后建议直接把母亲送去医院接受治疗及观察。一忙就忙到4点才得以回家。

母亲的健康日渐衰败,随时会又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故,所以做孩子的必须随时处于戒备状态。睡觉不关手机,还把手机置放床边就成了一种必须的习惯。

无奈,偏偏碰上了无聊透顶的小人,竟然半夜来电干扰我的睡眠。整个人被搞到精神不振,心情低落。

希望早日摆脱这种无聊小人!

2012年11月29日星期四

清洁运动



上一篇帖子提到说我上星期天参加了一项清洁运动,地点是在新关仔角。

上一回参加清洁运动都不知道是n年前学生时代的事情了。那时参加青运YMM,跟着一大堆年轻人一起到一个社区去打扫。

现在回想起来,年轻时候的我还真人心公益活动的。有一阵子我常常在周六下午到一所残障人士收留所去当义工,多数是去清除收留所院子里的野草,有时也在院子里栽种一些甘蔗蔬菜,也有时只是去那儿陪坐在轮椅上的残障朋友下棋、打乒乓。

大学毕业之后,把精神都放在事业和家庭上,跟社会公益活动完全脱了节。

这次偶然地收到一位老同学的电话简信,邀我参加清洁运动。我二话不说地答应了,还带了小汪进去体验体验清洁运动的滋味。

对现在大多数的孩子来说,清洁运动顶多是道德教育课本里不具实质的名词而已。现代的孩子太忙碌了——忙补习、忙画画、忙芭蕾舞、忙才艺班。。。就算不忙这些活动,他们也宁愿把精神时间花在电视、电脑或电玩上。再说,现在的父母也比较疼惜孩子,不舍得让孩子去参与这些类似清洁运动的公益活动吧!

十岁的汪进当然不懂得去进行清洁活动,他去玩乐还多过帮忙打扫清除垃圾。不过无所谓啦,每件事都需要有个开始的!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遇见了好多个我的学生,有毕业多年的,也有在籍的学生。看到这些十多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能够参与这样的公益活动,心里觉得好欣慰。

坦白说,新关仔角的垃圾是清除不完的。早上我们数百人(听说有整两千人?)顶着臭味在那儿捡起拾起垃圾,晚上没有公德心的市民又会把垃圾抛到海岸去了。

当然这不表示类似的清洁运动没有效果。我想,参与这个活动的人应该会有所醒悟:原来自己那么随手一抛,竟然为这座城市制造了这么多难堪的垃圾!也许将来他们会有所顾虑了,不会再随意制造垃圾!

坦白说市政府应该努力教育人民,千万不要轻易制造垃圾。很多人以为把垃圾拿去再循环就是环保,这样的想法可能会造成更多垃圾的出现。

真正的环保应该是不要轻易制造垃圾才对吧?

失眠夜涂写

凌晨1点20分,竟然很精神地醒过来。

昨晚9点20分就上床了。下星期开始补习班纷纷重新开始上课了,必须告别这个11月较为清闲的生活了。晚上必须教书到10点半才能下课,又必须恢复11点上床睡觉的日子了。

昨天教完先修班生物课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6点半了。忽然心血来潮,穿上跑步鞋就在公寓楼下的范围兜圈子跑了起来,竟然让我跑了12公里,1小时10分钟。开始跑步时天还亮着,不知不觉竟然跑到天暗了。

PBIM过后竟然没有患上“跑者忧郁症”,只休息一天后就重新穿上跑步鞋。上星期竟然不间断跑了5天,总里数达到了50公里。要不是星期天早上要凑热闹地参与新关仔角清洁运动,恐怕上个星期就要一口气连跑6天,总里数超越60公里了。还好自己没有疯狂到这个地步,还会拨出一天的时间去参加有意义的清洁运动!

这个星期原本还想延续上星期的那股冲劲,计划要保持最少5天的跑步目标,总里数也想要维持在50公里左右。于是,星期一当天下午就信心满满地跑了个13公里。通常星期一我是不跑步的,好让星期天因为跑长途而劳累的身体获得休息。不过,既然上星期天没有跑长途而去参加清洁运动,那么星期一就不需要休息了。

原本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可以按照身体的状态继续跑步,可是一切却因为星期一晚上在医院过夜而被搞砸了!

星期一晚上教完补习课之后,立刻赶去医院。父亲又入院了。我自动请缨到医院过夜当父亲的看护。上一回父亲因为肺部衰竭而入院的那段日子让我习惯了在医院过夜的状况。我带齐装备——长袖运动上衣和运动长裤,就去履行看护父亲的责任。可是,这一回我却失算了!

上一回父亲住的的普通病房,床位多,人气也够多;可是这一回父亲住的是双人房,而正巧隔壁床位空置着,整间病房就只剩我父亲一人,在加上我这个看护,有点孤零零的。当父亲的看护,我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不用想要好好睡觉的了。话虽如此,我还是尝试找机会合眼小睡一阵子。可是,病房的冷气实在太冷了!我一直在发抖!先是上半身抖动,勉强抵抗了,却轮到双脚拼命地颤抖。医院没有提供被单给看护者,而我就只能依靠那件不算很厚的运动装来与冷气进行对抗,结果我失败了!

我起身在病房里来回走动,希望能够暖和冷得一直在发抖的肢体。闲着无聊,我透过智能手机在面书上发布了这样的一段废话:“医院里的冷气冷到像鬼一样!冷到我全身抖!”结果,出乎我意料之外,这则留言竟然引来好几个人的Like!心理嘀咕着,这些面书上朋友还真可怕,半夜一两点竟然还不睡觉!都是一些有本钱挥霍青春的年轻人!

从医院回来,我报仇似的想要睡个够,可是似乎却无法补偿星期一夜晚的无眠。整个人变得很颓废,颈项左边还稍微拉伤了。原本想要持续跑步的冲动消失无踪。星期二我荒废了跑步的功课。还好,昨天星期三我终于从颓废中走了出来,还骄傲地跑了个12公里。可是问题又来了——我现在又失眠了。。。。

2012年11月25日星期日

向绿色苦行的勇士们致敬

他们静静地走,但是每一个无声的脚步都是怒吼: 马来西亚不是澳洲、台湾或者任何外国的垃圾桶,相反地,所有卖国贼最终会被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他们的力量是什么? 和平。仁爱。勇气。就这么简单而有力。

如果绿色苦行最终让大家记得的就是和平、仁爱、勇气,他们的讯息最终将传进每一个城市、小镇、乡村的每一户人家。


顶着酷热的猛烈太阳,这些热爱家园的勇士们用脚步书写历史!我羞愧,因为无法跟随这些勇士向忽视人民福利的政府宣示心中的不满!

2012年11月22日星期四

我的第三个马拉松

2012槟威大桥国际马拉松赛尘埃落定。
 
失败。
 
预定目标——4小时30分无法达成。



5小时34分42秒。这就是我的成绩。比去年的5小时47分好不了多少。
 
这一次,主办单位是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了。
 
饮用水,够到可以让你拿来冲凉。
 
秩序,安排得非常好。半马拉松、10公里及欢乐跑的参赛者不再阻挡了我们跑向终点的500公尺那段路。感觉到受尊重了!由于和其它项目的参赛者区分得很清楚,所以被摄影机捕捉到不少镜头,留下许多回忆的记录。
 
只怪自己不争气,无法提早1小时抵达终点,所以难以避免地还是与大量的“漫步”大军碰上了,受困其中,自作自受。
 
其实,这次比赛的成绩不应该这么不理想的。前面的28公里路跑得还蛮像样的。可能是天气闷热,空气湿度又重的缘故,速度稍微比预料的慢了一些,不过还算可以接受。
 
可是,难以意料的事故还是发生了。从28公里开始,肠胃忽然不舒服,想上厕所。其实,一开始肠胃就有点不适,气体很多。沿路跑着,肠胃的气体不时外泄。来到28公里后,轮到排泄物要冲泻出来了!
 
强忍着那种不适的感觉,从Tesco跑到五条路,速度严重下跌,心情严重被破坏,沿途数度想要加快脚步,排泄物就会不受控地流了些许在裤裆里。无奈,只好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慢慢跑。很想在路旁就地解决,可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希望能够找到赛会安置的流动厕所,可是一个都碰不到。于是又强忍住肠胃的不适,再从五条路跑向皇后湾。终于,再次来到Tesco时,我已经忍无可忍了!瞄准路旁的草堆,快步冲了过去,找个较为隐蔽的地方,褪下裤子,蹲了下去,任由污秽迸流出来。。。。没有纸张,拿瓶矿泉水马马虎虎地冲洗一下。想要继续征战,却已经没有了斗志!
 
觉得有些许的失望。不过,这就是比赛。只有寄望明年的赛事了。。。


 
这张照片是在接近终点时被拍摄到的。不像去年的比赛那样,今年在抵达终点时,整个人还很精神,还可以露出笑容!

 必须感谢那些义务为参赛者拍摄照片的“陌生”朋友。谢谢你们,就因为你们的热心,我们这些参赛者才有得到收藏照片留念。

由于主办单位今年很贴心地为全程马拉松选手开辟专属的跑道,所以多数参赛者都能够顺利地在终点处冲线。

这就是我的成绩单。比去年进不了13分钟。

 在比赛开始之前,为了还蛮不错的赠品——绑在手臂的小包包,和几个朋友跟着人们排长龙,然后手拿人体的纸皮样板,让大会赞助商的工作人员拍摄挺幼稚的照片。

这是从网上“盗取”的照片。觉得 很有意思。我就是为了不想浪费大会的饮用水,所以我在大桥上好几次拿起类似这样人们喝不完的矿泉水来解渴。。。这会不会是我肚子闹革命的原因呢?


在饮水站,纸杯被人们随手乱抛。。。

2012年11月10日星期六

走出婚姻暴的阴影

有個婦人來到心理医生的診所求診,因為她得了憂鬱症。一直以來,她面對著婚姻暴力。先生喜歡喝酒,每次喝醉就動手打她。

先生因為酗酒,每一份工作都做不久就被辭退,因為長期失業,讓她只好到外面工作賺錢。
 
但儘管如此,當她回到家中之後,所有家事,以及照顧三個小孩,都需要她來處理。她身心俱疲,整天生活於恐懼中。

 公公婆婆偏袒親生的兒子,當暴力出現時,公婆往往反過來指責她事情沒處理好,才激怒她先生。而妯娌姑嫂們,也都採取自掃門前雪的態度。

到頭來,她變成了一切問題的核心。

明明她是受害者,她卻必須負擔「不要讓先生生氣」的責任,她不斷受到其他人指責。

然而,這還不是最苦的──“大家都要我寬恕他們”。婦人幾乎崩潰:“教會的姊妹都很關心我,沒有他們,我活不到現在。但說實在的,我真的很難去寬恕那些傷害我的人。”

医生詢問:“那你曾經去報復過嗎?”
 
婦人回答:“我很想。但我不敢。而且,我偶爾也會懷疑:到底真相是如何?是我做錯了,才導致先生打我?我到底怎麼了?”

“我只是醫師,不是上帝,所以我沒能力做判斷。”医生說,然后繼續追問:“你仔細想一想,關心你的人多?還是傷害你的人多?”
 
婦人想了很久,“其實關心我的人比較多。”

“好,那你花多少心思在那些關心妳的人身上?”
 
婦人愣住了。
 
“這就是問題核心。” 医生說。“你被先生傷害,也被婆家傷害,你一心尋求所謂的正義,但你又沒有辦法證明自己是對的。所以你什麼事情都不能做,這就是你既焦慮又憂鬱的主因。

 医生望著她繼續說:“傷害你的人少,關心你的人多,你卻老是花時間討好那些傷害你的人,卻將愛你的人棄之不顧。這豈不是很荒謬嗎?"

“所以,最愛你的人是誰呢?是你自己。圍繞在你旁邊的、關心你的人是誰呢?是那些朋友,你得在心中提升他們的地位。你應該多為自己、也多為朋友們著想。”

 “傷害你的人是誰呢?聽起來是你的先生、婆婆,你得在心中把他們降級你無須去追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也無需去討論:他們到底好不好?這些真相與評價,留給上帝去做判斷,不是身為凡人的妳應該去做的。”

 “你要做的,只是減低他們在你心中的比重。先生想打你,你就去申請保護令,不然就跑給他追。”

 “婆婆喜歡指責你,你就不要讓她有開口的機會。他們一罵你, 你就藉故離去,要不然,就乾脆跟他們各說各話。該你做的事情你就做,不該你做的事情就讓它放到爛也沒關係。”

婦人急切著回答:“我如果不把家事做好,我會被罵死的。”
 
 医生說:“你又來了。你又在關心那些傷害妳的人了。而且,說實在的你即使配合他們,他們就會對你有好評價嗎?”

 “我明白了。”婦人默認了,但是想了一想,又開始猶豫。“這樣子不是違背了寬恕的真意嗎?”
 
医生微微笑。“我先賣個關子,以後妳就會懂了。”

一個月過後,婦人來返診。臉上開始有笑容了。医生因為時間不夠,就沒有多說什麼。

幾個月過後,婦人整個人都變了樣子:她衣著亮麗多了,講話大聲多了,走起路來也有元氣,乍看之下,很難想像這就是幾個月前,那個即將瀕臨自殺的憂鬱症婦人。

医生問:“這幾個月來怎樣?”

“奇蹟。”婦人神采飛揚地說。

 “我只能說是奇蹟。我照著您的說法去做。我才赫然發現:我身旁有這麼多人默默在關心我!我的鄰居、教會的姊妹,甚至我的小姑們也是。我以前都沒注意過他們,而且也根本不在意他們。我真的都專注於我的先生。偏偏他傷害我最大!”

 “我乾脆就不去理他。他現在一喝醉,我就躲開。 他連想打我也沒機會。結果他竟然去打我婆婆,我婆婆氣壞了,開始罵他。”

 “我現在除了必要的工作,其他事情都不管了。我把時間都放在教會、街坊鄰居上面。而且,我報名了才藝班。最令人高興的是,我的心情越來越好,我的小孩也彷彿也被感染了,越來越開朗。”

医生問:“你覺得你先生為什麼會打你?”

婦人回答:“我發現他很缺乏自信,小時候被父母保護的太過了。當他得不到想要的東西時,他就會直接將憤怒發洩出來。而我很倒楣,就成為他的受氣包。”

 医生說:“所以過去你的挨打,就是在幫助他繼續惡化,讓他永遠沒機會學習。”

×××××××××××××××××××××××××××
【醫生的後記】

很多受苦的人都誤把「縱容」當成「寬恕」。事實上,縱容是懦弱的表現,而寬恕卻是勇氣的實現。

一個人如果學不會愛自己、以及愛所有愛他的人,那他就不會有足夠的力量去抗拒懦弱──他會將所有的資源拿去討好那些傷害他的人。

長久下去,對方將成為「壞人」,而他自己就會成為「受害者」,到最後就是合演一齣悲劇,雙雙一起墮落。

最好的方式就是,先去愛所有愛你的人,同時不要配合敵人,更不要讓敵人有繼續傷害妳的機會,更不要浪費唇舌在辯論孰是孰非上

倘若你能做到這點,力量就會開始累積。終有一天你會發現:寬恕﹝傷害你的人﹞會變得容易。

2012年11月8日星期四

她今年71岁,60岁开始跑马拉松!


她今年71岁!

因为健康问题,她在60岁那年决定参加马拉松跑步。Medicine or Marathon? She chose the latter.

现今她平均每年参加3个马拉松!(汗颜!我今年才跑2个马拉松!)

看了她的故事,您有没有也想要穿上跑步鞋的冲动?您可以不必一下子就参加42.195的全马。您可以从4、5公里的小型比赛开始。

我愿意与您分享跑步的经验!



2012年11月7日星期三

OBAMA连任?哪!我只想改朝换代!


美国总统选举,黑人总统奥巴马击退劲敌罗姆尼,成功连任。消息传开,面书上的网民纷纷张贴报导并声声祝贺奥巴马连任。

我觉得很奇怪,奥巴马连任,关我们这些人有什么屁事?

我其实最在乎的还是自己国家即将举行的全国大选。我真的满怀希望,连睡觉都梦见国家出现改朝换代的新景象!

55年来的腐败,够了!真的够了!为了更美好的将来,我真的殷殷期盼两线制的浮现!

谢谢祖喜的捐款!

怀着一颗赤热的心登记成为simplygiving.com网站的义务筹款者,希望能够借助参加2012年跑槟威大桥马拉松赛这项活动为癌症病患筹募一些义款。

为了起个带头作用,自己先捐出了RM100,然后就怀着慢慢的期盼,希望有人能够在我抛砖引玉之下陆陆续续做出捐献。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网站的义款丝毫没有动静,赤热的心渐渐冷却。心里知道:要人们从口袋里掏出钱来做善事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的!

距离11月18日的比赛就只有10天。渐渐对这个筹款活动不再抱着任何希望了。

可是,就再自己毫不在乎慈善捐款的动静时,我忽然收到了email通知:有人捐款了!

连忙上网查看,原来是我的老同学祖喜捐了RM200!真的很感动!谢谢你,祖喜!真的谢谢你!你让我心中那团逐渐冷却的火焰重新燃起!



2012年11月6日星期二

怨恨是一袋死老鼠



瑞士裔法國思想家、哲学家、浪漫主义作家、政治理論家和作曲家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在22歲那年,舉行訂婚宴。不料,他的未婚妻愛麗爾在婚宴上,卻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對他說:“對不起,我愛上別人了。”

呆若木雞的盧梭,在親戚朋友詫異的目光中無地自容。這真是莫大的羞辱啊!


經過良久的思索後,盧梭決定離開這個讓他傷心的家鄉,開始了流浪生涯,從瑞士到德國,再到法国。他發誓將來一定要風風光光地重返故地,找回自己丟失的尊嚴。

30年後,盧梭回來了,雖然兩鬢斑白,但他已經是當時著名的文學家和思想家。

有位老朋友問他:“你還記得愛麗爾嗎?”
 
“當然記得,她差一點做了我的新娘。”盧梭微笑著回答,一臉的輕鬆。

老朋友:“這些年來,她一直生活在貧困潦倒之中,靠親戚的救濟艱難度日。上帝懲罰了她對你的背叛!”

盧梭:“我很難過,上帝不應該懲罰她。我這裡還有一些錢,請你轉交給她,不要告訴她是我給的,以免她認為我是在羞辱她而拒絕接受。”

老朋友:“你真的對她沒有絲毫怨恨嗎?當年,她可是讓你丟盡了臉啊!”

盧梭:“如果我提著一袋死老鼠去見你,那一路上聞著臭味的不是你,而是我。”

接著,盧梭望著遠方,若有所思地說:“怨恨是一袋死老鼠,最好把它丟得遠遠的。如果我怨恨她,那這些年我豈不是一直生活在怨恨之中,得不到快樂?”

盧梭從口袋裡拿出一些錢遞給朋友,說:“希望這些錢能幫助她擺脫困境,生活得好一點。”

怨恨是一袋死老鼠! 面對怨恨,我們唯有坦然相視,寬容一笑,才能找到快樂的源泉。

NTCRC越野赛跑——遇见阿薏

距离槟威大桥马拉松赛就只有2个星期的时间,不再进行要命的长跑训练。接下来就只做20公里以内的训练了。于是,决定和一伙老同学到高渊参加10公里的越野赛跑,一方面以赛代练,一方面又可以和老同学聚聚,一起开心玩闹。
 
威南每一年都会有两场比赛,都是集中在年尾。一是高渊华人体育会主办的NTCRC越野赛跑,二是华都村校友会主办的华都村越野赛跑。喜欢到威南来比赛,因为主办单位都很热情,很认真,很豪爽。比赛结束后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食物供参赛者吃个饱。不像槟城岛上的比赛,总给人一种寒酸的感觉!
 
 
由于赛程才9.4公里,所以我抱着训练冲刺的心态来进行比赛。想要看看自己尽力去跑10公里的速度到底如何。
 
不过,由于上星期进行了第3次的30公里的训练(没有在这里报告出来)后脚踝出现了扭伤现象,整个星期没有跑步,所以一下子要进行10公里的快跑,难免有点力不从心。再加上脚踝还是隐隐作痛,所以跑出来的时间不算理想,52分07秒,平均每公里5分35秒。
 
跑完比赛,像往常一样一面休息一面和朋友分享比赛中的经历,忽然一位看似陌生又有点面熟的女性走来跟我打招呼,并问我认不认得她。一阵短暂的错愕之后,我立刻回过神来,并开口说:“你是阿薏?!”
 
庆幸自己没有老得糊涂,我还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在网路世界认识好一段时间的“网友”。感到十分惊喜!真是难得!网路世界是虚拟的,能在现实世界里碰面才会有真实感!呵呵!
 
我是一个不善交际的人。除了握握手问好,寒暄几句,我竟然忘了要和阿薏拍照留念!还好之后醒起,连忙在人丛中寻找,终于看到了这位第一次见面的“老朋友”,于是冒昧地要求和她拍照留念。
 

2012年11月5日星期一

听了你会愤怒!


把扩音器声量调到最大,仔细听这个傲慢家伙如何嚣张地说:

".....orang Cina dengan orang India ini ......biarlah!"

".....kita tidak perlu undi Cina dan undi India!"

"Jangan kita SEMAH orang Cina dan Orang India ini kerana sebab kita nak menang! Jangan!"

最让我感到愤怒的是这家伙竟然用SEMAH这个字来“招待”华族及印族同胞!在这家伙眼中,我们华裔和印裔到底有什么地位?


注: semah = jamuan makanan dan lain-lain yang diberikan kepada hantu atau orang halus 供奉野鬼或精灵的食品



2012年10月27日星期六

《妈,让我牵你的手过马路》 * 一篇感动人心的好文章

中秋节前夕,偕妻儿回家,年近花甲的母亲喜不自禁,一定要上巴刹买点好菜招待我们,怎么劝也不行。

母亲说:“你们别拦我了,你们回来,妈煮顿大餐请你们,不是受累,是欢喜呀!”
 
我便说:“我陪您去吧!”

母亲乐呵呵地说:“好!好!你去,你说爱吃什么,妈就买什么。”

母亲年龄大了,双腿显得很不灵便,走路怎么也快不起来。她提着菜篮,挨着我边走边谈些家务事。

“树老根多,人老话多。”母亲这把年纪了,自然爱絮絮叨叨,别人不愿听,儿女们不能不听,那怕装也要装出忠实听众的样子才行。
 
穿过马路就是巴刹了。母亲突然停下来,把菜篮挎在臂弯里,腾出右手,向我伸来……一刹那间,我的心震颤起来。这是多么熟悉的动作呀!

上小学时,我每天都要穿过一条马路才能到学校。母亲担心我的安危,总是要送我过马路才折身赶去上班。横穿马路时,她总是向我伸出右手,把我的小手握在她掌心,牵着走到过马路,然后低下身子,一遍遍地叮嘱:“有车就别过马路”。

“过马路要和别人一起过。”

30年过去了,昔日的小手已长成一双男子汉的大手,昔日年轻母亲的细嫩软手,已成为一双枯干节深的粗手,但她牵手的动作依然如此娴熟。

她一生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罪,这些都被她像掠头发一样一一掠开,但对儿女关爱的情操却永远也掠不去。而她的儿子,却对她日渐淡漠,即使一月半载回来看她,也是出於一种义务,只为了不让别人指责自己不知孝顺、忘恩负义,不只缺乏诚意,更带着私心。

我没有把手递过去,而是伸出一只手从母亲臂弯里取下篮子,提在手上,另一手则伸出来轻轻握住她的手,对她说:“小时候,每逢过马路都是牵我,今天过马路,让我牵你吧!

母亲的眼里闪过惊喜,笑容荡漾开。

我说:“妈!你腿脚不灵便,车多人挤,过马路千万要左右看清楚,别跟车子抢时间。家里有什么难事,不管多忙,我们都会回来的。我是您一泡尿一泡屎,养起来的儿子呀,你还客气什么?”

母亲便背过头揩泪。

牵着母亲的手过马路,心里有几许感激,几许心疼,几许爱意,还有几许感叹。

我们能够爱幼,但我们却时常忘了像爱幼一样尊老。为人儿女者,当你紧紧握住你的儿女的小手时,也别忘了,父母的老手更盼望着我们去牵啊!

我的32公里

事情总是这样的:有了一次美好的经历,就很想复制那个美好的感觉。

10月6日完成了一次满意的30公里训练,就很想再挑战32公里的路程,希望也能做出令自己满意的成绩出来。

10月20日星期六早晨4点30分,我又独自一个人来到The Light Waterfront这块福地,满怀信心地打算挑战32公里的长路程。

事先为自己定下一个策略:第一个10公里以每公里6分15秒的平均速度来完成,第二个10公里则把速度提升到每公里5分55秒,最后的12公里则慢慢让速度自然减缓到每公里6分05秒左右。这意味说,我将尝试用平均每公里6分05秒的速度来跑完我的32公里,总共计划花费3小时15分的时间。

由于之前的30公里训练进行得十分顺利和满意,所以这次的训练是信心满满的。

然而,也许就是过度的自信,我却犯错兵家大忌!

第一个10公里,我几乎忘记了要严谨控制速度。我变得十分贪婪。我一直控制不住想要超越5分15秒的速度。与上一次的训练不同的是,我每一公里都在看手表,留意自己的速度。当我看到我能够轻松地用5分08秒跑完1公里时,我就想要在下一公里超越之前的速度。当我看到我成功以5分05秒完成下一公里时,我就更加要提升自己速度。我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策略。

于是,我很“骄傲”地以平均5分05秒的速度完成我的第一个10公里。

我根本已经不再按照计划来进行我的训练。我一心只想要提升速度,一直认为自己绝对有能力以更快的速度完成我的训练。

我尝试在第2个10公里开始把速度提升到每公里5分45秒左右。一开始我的确做到了。可是来到了14公里时,我开始觉得力不从心。这时我才猛然想起我事先定下的策略。

于是我允许我的速度跌回5分55秒,甚至6分05秒也不在乎(反正之前的10公里我已经赚到了不错的时间)。可惜,我发现我实在难以保持6分05秒的平均速度。来到第20公里时,我已经开始陷入挣扎的状况。脚步变得十分沉重。

我的第二个10公里平均速度是6分09秒,比预定的速度慢了。

这时我开始后悔了,可惜却已来不及了。我的速度节节下降。我也开始没有能力去提升速度了。我只求能够顺利跑完我的32公里。

来到第28公里时,我的左膝盖忽然激烈疼痛起来。这造成我的速度更加不理想。我知道这是我自己操之过急,急功近利所带来的后果。

我勉强坚持跑完我的32.68公里,时间是3小时25分42秒,平均速度为每公里6分18秒,不算太差,不过要不是前面的失策,其实我可以表现得更好。

这次的训练给了我很好的教训。我会紧记住:不可以在前面阶段急功好利,以为有能力跑快就随意提升速度!毕竟马拉松赛真正严峻的考验是在30公里之后啊!





2012年10月26日星期五

愿不愿意协助我做善事?

11月18日星期日,我将第二次参加槟威大桥国际马拉松赛,这同时也是我人生中第三个马拉松赛跑。

为了使这次的马拉松赛跑更加有意义,我毅然登记为simplygiving.com网站的义务筹款者。这意味着我这次跑马拉松是有动机的:为慈善而跑。

这次,simplygiving.com网站是趁着槟威大桥国际马拉松赛为National Cancer Society of Malaysia槟城支会筹募款项。

如果您有意思捐助这项活动,请点击这个网站http://www.simplygiving.com/fundraising/viewfund.aspx?f=gimkooi然后随缘作出捐献,谢谢。

其实,running for a cause在国外一直都很流行。很多大型马拉松比赛都让参赛者在参赛当儿同时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个人认为这是十分有意义的活动,所以我毅然响应这个网站的号召。

我先在这里向大家说声谢谢!希望大家热烈支持!





2012年10月24日星期三

【待嫁女兒的忽略】

即將出嫁的女兒開始搬家,先提走了三箱衣服,再拿出一盒化妝品和兩個枕頭、四個玩具。 最後,搬走了自己房間的小電視。

一直為女兒拉著門的母親,看見小電視,突然掩面而泣。

女兒呆住了,匆匆把電視放下,過去安慰母親:「媽!妳怎麼了?」

媽媽抽蓄著說:「我看到電視,忍不住了!」

「電視?」女兒不解地說:「那是我自己花錢買的啊!」

「我知道,我只是哭電視,不是哭妳拿走電視。」

母親等到恢復平靜的心情後了,緩緩地說:「當年,妳小的時候,我們家很窮,沒有電視,一家人總坐在客廳聊天。」

然後,買了電視,一家人還是聚在客廳,雖然眼睛都盯著電視,在廣告時還能聊上幾句。」

後來,你們都逐漸長大,買了自己的小電視,吃完飯就躲進房間,看自己喜歡的節目,不過我總還能從門縫裡看見你們。

沉默了一下,母親搖著頭、咬著唇:「而今妳搬家,媽為妳織的毛衣,你全留在櫃子裡。媽把親手畫的畫送給你,你也留在牆上。」

媽媽送給你的,你全都留下,可是,妳卻沒忘記拿走這小電視.......

女兒愣住了,想到過去二十年來,媽媽的付出愛,非常的慚愧。

於是,緊緊抱住母親,相擁而泣。

親情不容易被遺忘,只是容易被忽略

但是,你可曾想過,「忽略」其實就等於「遺忘」家人對你的好!

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

噢,这是地球吗?

不要放弃

放弃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要一秒钟,你就可以把之前的努力完全否定。
 

坚持却困难多了,你也许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来完成。
 

选择坚持的人不一定是最聪明的,但是他们却一定是最有勇气的。


一段有意义的文字,再配上一张赏心悦目的图画,你会有什么感觉呢?

面子书上流传着很多很有意义的文字。上面这一段话就是从面子书上看到的。

我很喜欢上面这段文字。我把它张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对那些意志不坚定的朋友来说,这句话或许会有一点点用处?

最近我在做长途跑步训练时,一旦脑子里浮现想要放弃的负面念头时,我就会想到这句话。我真的不想要看到我之前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努力就这么轻易的被否决啊!

我成功挑战了30公里

之前写了一篇《期待信心归来》,描述自己备战2012年槟威大桥国际马拉松赛所遭遇的种种挫折。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越是遇到挫折,越是想要尽快反弹。信心受挫,就想要尽快寻回信心。
 
写完那篇帖子之后的星期六,10月13日,早晨4点45分,我来到我家附近的The Light Waterfront,决定在这里寻回我那失落的信心。之前我几次尝试挑战30公里都失望而归,这一次我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一个人孤寂地挑战30公里。我知道,这一次如果再失败,我的信心将会跌到最低点。
 
我仔细分析过去2次马拉松赛以及好几次30+公里训练的成绩单,希望从中找出自己的弱点。我发现每次跑30公里以上的路程,我都是前面部分表现很好,第一个10公里可以跑出平均每公里5分40秒或更快的速度,之后从第11到第20公里则会泄气,跑出接近每公里6分钟的速度,而过了20公里后速度更是下跌得惨不忍睹,有时还会跑出平均每公里7分多的速度来。
 
于是,我尝试做个改变:前面第1个10公里尽量不要太在意速度,就是要保持轻松的心态去跑,以不严重气喘为标准。我按照自己的能力,给自己定下了平均每公里6分15秒的速度来完成我的第1个10公里。接下来的10公里我则会提高速度,就顺其自然地稍微提高速度,总之不要太喘,却又必须比第1个10公里快。我想要试试看在这样的策略之下完成20公里后的感觉是怎样。要是感觉良好,那么我的第3个10公里就可以轻松地跑下去了。我不去在乎速度和时间,就是不断提醒自己:我的目标是42.195公里的马拉松,不是30公里的赛程。我要保持轻松愉快的感觉,不要痛苦,不要疼痛。
 
做好了心理准备,我就一个人孤单单地在The Light Waterfront这个还在大肆发展中的新兴商业及住宅区的街道上慢跑。选择这里作为我的训练地点的原因有好几个:一,这里的道路几乎很平坦,只有非常小的斜坡道。二,这里是新开发的商业及住宅区,还没有人潮车辆,整个地带就像只属于我一人所拥有。三,这里的路程距离很简单,一趟进去1公里,出来也1公里,我只需要在这里来回跑15趟就可以完成我的“功课”。
 
我把摩托车停放在入口处的路旁。摩托车篮子里放了我的饮用水和Power gel。坦白说,在寂静的临晨4点多5点一个人孤单在无人的马路上来回跑15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分分钟钟都会被孤寂的感觉击败而放弃。这也是我选择这里作为训练地点的原因。我要考验自己的耐性。越是容易动摇我的意志的,越是能够训练我的意志。
 
我把15趟的路程分成3个部分来想:不要去想那15趟路程,先完成第1个5趟路了才来想接下来的第2个5趟路。当我完成了10趟路,就只剩下最后的5趟路,我就以倒数的方式来完成那最后的路程!
 
这样的想法真的有效。我发现5是一个很奇妙的数字。当你数着1、2然后3时,你会发现自己就剩下2趟还没有完成。你会告诉自己:只要我完成这一趟,就只剩下1趟嘢!就坚持下去咯!(哈哈,每个跑马拉松的人几乎都有自己一套的精神病态!)
 
坦白说,这次训练的第1个10公里是有点辛苦的。很想跑快一点,因为不想看到自己用超出1小时来跑完10公里。可是我还是要紧记着自己的策略:轻松!轻松!不要拼到气喘吁吁!
 
完成第1个5趟路,我稍作休息,停下来拿运动饮料来喝。平时我喝水都是一面跑一面喝的,担心时间流逝掉。这次我却一反常态。就是要轻松。
 
补充水份之后,我自然而然地提升速度,但还是不要去看手表显示的速度。尽量保持不要过于气喘的节奏。在第16公里时拆开一包Power gel来补充精力。结果,第2个10公里很轻易就完成了。觉得十分惊讶。
 
这时的我还觉得很有精力,于是就按照身体的状态来完成最后的10公里:能快就快,不能的话就放慢速度吧!我开始倒数着,这是最后的第5趟。。。第4趟。。。第3趟。。。啊!就剩最后两趟了!感觉真美!这时看看手表,速度还挺满意的哦!
 
跑完最后第15趟路是,原本还想继续跑下去了。忽然脑子里冒出了村上春树的一句话:。。。只想将身体感受到的愉悦尽量维持到第二天。其要领与写作长篇小说一般无二。在似乎可以写下去的地方果决地停下笔来,这样第二天重新着手是便易于进入状态。。。。我所领略的村上先生的话的意思大概是:不要一次过把美好的感觉耗尽,在感觉还可以继续跑下去的时刻勇敢第停下来,这样在下一回跑长途时才能够轻易地寻回那种成就感。
 
于是我就在还可以继续跑下去的状况下“勇敢”地停了下来。翻查手表记忆:
 

 3小时06分17秒跑完30.6公里,平均每公里6分05秒。

感觉很好,信心回来了!




2012年10月22日星期一

27年前。。。

那天出席母校毕业典礼,坐在台上,看着台下的毕业生高唱毕业歌:
 
旗飘飘,高空飞扬,母校功绩辉煌。
多年栽培,亲沾恩泽,此生岂敢遗忘?
师长朝夕谆谆善诱,友辈共砚同窗。
奋发前程,德智并重,与日月兮争光!
 
心中无限感慨呵!
 

思绪飘回27年前,我也在这个礼堂里高唱毕业歌。转眼离开母校竟然已经27年了!怎不感慨时光匆匆呢?

那一年。。。
 















。。。的场面是那么的严肃,大家不苟言笑。与今日相比,27年前的我们相形见拙。

27年前的毕业典礼是由老师们一首包办,今日的毕业典礼却由学生发挥才能。司仪、接待、舞台设计。。。都是学生一手包办。而且嘉宾一离开礼堂,毕业生们就立刻在礼堂里尽情喧闹玩乐。我听到了“Oppa Chung Hwa Style”和欢笑声回荡在校园每个角落!

谁说毕业是充满离愁的呢?

很想告诉我的学弟学妹们:你们是幸运的!要珍惜啊!记得有朝一日回来母校尽一分力!

对不起,我引起了骚动!

星期六早晨3点50分起身,4点半在The Light开始孤单漫长的32公里跑步训练。
 
必须赶在3小时半以内完成训练。8点去巴刹买粥给汪进当早餐。9点前必须抵达母校中华中学礼堂。
 
我代表校友会出席母校毕业典礼。平时不修边幅的我需要花点心思在服装上。多希望可以像平常那样脚踩跑步鞋、身着运动衫配牛仔裤那样自在。不习惯黑裤、长袖上衣结领带套大衣,再穿一双黑皮鞋。感觉那就不是我嘛!
 
大衣、皮鞋我是没有的啦!勉强跟老大借了一件短袖衬衫,配上自己的黑色长裤,鞋子是全黑色的运动休闲鞋。踏出家门,碰见邻居带着孩子等升降机。对方眼睛睁得大大的,从头到脚打量着我,让后问:“去喝喜酒啊?” 我腼腆地笑笑当着回应。
 
走出升降机,驻守公寓底楼的马来保安员对着我哈哈大笑:“Hari ini pasang kuat hah!”
 
驾摩托来到公寓出口的保安亭时,另一位保安员也大呼小叫地对我喊道:“Hari ini smart oooi!”
 
是的!很抱歉,我今天的确让大家感到意外了。今天的我不是背心、短裤配拖鞋或是脚踩跑步鞋、身着运动衫配牛仔裤。公寓里的邻居和保安员还可能以为自己眼花了?
 
来到母校,还有10分钟的空档。我被当着贵宾地受到三校校长的欢迎,一位老师在我胸前别上襟花,然后穿越两排由母校学生组成的仪仗队,被引领到贵宾接待处。
 
我心里感到愧疚啊!我只是中华栽培出来的一个不成材的毕业生,对母校没有任何的贡献,何必要受到这么隆重的接待?
 
踏进贵宾室,顿时引来校董、家协理事们的一点点小骚动。是的!我的服饰的确比不上他们的大衣、领带和黑皮鞋。然而我这样的穿着会很寒酸吗?还好,我不是唯一不着大衣不结领带的嘉宾!
 
步上礼堂,学生们礼貌上报以掌声。我走在最后头,心里知道我一踏入礼堂,被我的补习班学生看到的话,肯定会。。。
 
 

果然,那些在我的补习中心上课的学生一看到我,一阵口哨声、尖叫声、喊叫声顿时响起!我也老不客气地举起手来和他们打招呼。很抱歉,我真的不想引起骚动的!

来到台上,选择最后一排隐蔽的位子坐下来。看着仪式一项接一项地进行着,我一面让因为长跑而酸疼不已的双腿好好获得休息。

仪式进行两小时后结束,嘉宾们陆陆续续下台去享用餐点。我知道离开礼堂时又会引起骚动的,所以刻意走在最后一位。偏偏家协主席就是很有礼貌地要我走在他的前头。我心里想:“待会儿您可不要被学生们的举动吓着啦!”



先是经过先修班学生的座位,那些老大哥老大姐比较含蓄地涌向前来跟我握手、击掌打招呼。走在我后面的家协主席有点吃惊地停顿在原地。

来到了高三毕业生的座位时,那些男生一拥而上,又是握手,又是击掌的,还拉着我要合照。场面十分欢乐喧闹。家协主席被我们挡在后头不得前进。我叫学生们让开一条路给他走出礼堂,然后“左拥右抱”地 跟那些热情的年轻学弟们来几张大合照。



终于摆脱学生们的纠缠,我来到了贵宾接待处。肚子实在很饿了,拿了一碟炒米粉躲在一处角落准备填饱肚子,家协主席忽然走来对我说:“嗨,想不到你这么受欢迎啊!”

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

卖粥女人的故事

瘦肉皮蛋咸蛋粥档张贴着《11月12日起停止营业》。

每个学校假日我都会光顾这档粥。阿进吃上瘾了。

看到即将停止营业的告示,第一个念头就是:阿进快没得到吃他喜爱的粥了。

问问卖粥的女人,怎么生意好好的忽然要停止营业了?

女人幽怨地细声回应:“被里面的男人赶了。。。”

我很好奇。里面就只有一个泡咖啡的男人。

“里面那个不就是你的男人吗?怎么被自己的男人赶了?”我问。

“男人有钱了,故意找事情来吵。不想要看到我,就要我走。”卖粥女人的声音很平淡,但我听得出含着哀怨。

“7年前我跟他时他老婆去世不久。当时他没钱。我拿钱给他开了这间咖啡店。现在有了钱,跟屋主买下这间店,自己当老板,不要看到我在这里卖粥。。。”

“我跟他是没有名分的。看在大家都有了年纪,都不计较这些了。只希望老来有个伴。。。。”

我不敢直视女人的眼睛。担心看到晶莹的泪光闪烁。

2012年10月7日星期日

罗大佑的《海上花》~~是诗,美诗!

是这般柔情的你
给我一个梦想
徜徉在起伏的波浪中
盈盈地荡漾在你的臂弯。

是这般深情的你
摇晃我的梦想
缠绵像海里
每一个无名的浪花
在你的身上。

睡梦成真
转身泪影汹涌没红尘
残留水纹
空留遗恨
愿只愿他生
昨日的身影能相随
永生永世不离分。

是这般奇情的你
粉碎我的梦想
放佛像水面泡沫的短暂光亮
是我的一生。

《海上花》~~罗大佑作词作曲



2012年10月5日星期五

熟食主义


健康教育课本这么说:
生的不能吃
吃了会坏肚子。

于是他奉行
熟食主义
专挑熟的来吃。

他吃母亲的棺材本。
他吃妹妹的私房钱。
他吃老朋友的血汗钱。

期待信心归来

可以感觉到,信心一点一滴地回归了。

希望这不是假象。更不想又因为一次不理想的训练而让自己的信心再次流失。

6月24日跑完SCKLM回来,信心满满的。期待年尾的PBIM可以保持像SCKLM的表现,甚至可以稍微有所提升。

从KL比赛回来之后休息4天后就重新穿上跑步鞋,开始为年尾的PBIM进行备战。参考之前备战SCKLM的经验,就按部就班地进行训练着。

也许是SCKLM的满意表现继续发挥效应,整个7月的训练进行得很理想。平均每星期超过50公里的总路程、间歇训练、山坡路、长途LSD,我都顺利一一完成。

8月26日,在大多数同伴都选择不参赛的情况下,我报名参加了大山脚MPSP Green Run的半马拉松赛。参加这个比赛其实有三个原因:(1)支持朋友所主办的赛事,(2)以参赛当着进行LSD训练,(3)测试自己跑半马的能力,希望能够在2小时内完成半马的赛程。

带着满满的信心去大山脚比赛,可是换回来的是一段低靡的状态!

大山脚赛事的状况是这样的:前面13公里的表现十分理想,还信心满满地认为这一次一定能在2小时内完成比赛。可是,过了第13公里,忽然发生意想不到的状况——左脚板靠近脚踝关节处不知怎么忽然疼痛起来。每跨一步就是疼痛一次,根本难以跑动。勉强忍住痛楚完成比赛,时间是2小时02分。

我绝对不会因为一次达不到目标而感到气馁进而陷入低靡的。对于MPSP Green Run无法达到目标,我只是一笑置之,因为我知道是因为脚伤而造成我无法达到目标的。坦白说大山脚赛事更让我清楚:年尾PBIM进行期间,我可能也会在半途中碰上类似脚痛的突发事件。所以我更应该小心照顾自己的身体。

可是,从大山脚回来之后,情况没有好转,反而越弄越糟。脚踝关节的疼痛不但没有消减,反而困扰着我每一次的训练。我在Garmin网站提供的跑步日记里写下了好多次的“失败的。。。训练”。心情开始低靡,信心开始消退。

9月,我决定减少训练,让脚伤获得修养。脚伤似乎渐渐康复。这时,正好朋友建议30公里的LSD训练。心想:距离PBIM越来越近了,就趁着有一大堆伙伴陪着一起进行艰苦的30公里训练,就参与吧!

那是9月23日,清晨5时。一伙人从发林新市镇出发,跑向Tanjung Tokong的Strait Quay,在那儿都5趟后再折返发林。我自知无法跟上那些朋友,所以只要求自己顺利完成30公里的路程。我的脚没有疼痛。可是,可能是因为一段时期减少训练后的生疏,我就是无法恢复以往的速度。远远地落在后头,觉得很失望。过了20公里,我根本看不到同伴们的身影。负面思想纷纷涌上脑袋,终于在22公里时放弃了,孤单单地走到青年公园入口处去喝水。歇息了一会,才蹒跚地跑回发林。。。。

这次的失败对我的确产生不小的打击。于是决定要好好寻回失去的信心。

9月30日,原本想要参与朋友到发林去进行20公里的训练。可是,就这么巧的,那天清晨3点半就起身了,之后就睡不着。脑子忽然浮现一个念头:何不一个人提早4点多去进行30公里的LSD?心里多希望能够一洗前一星期的颓态。

于是,4点半就抹黑出门。那天正好是中秋,天上的月亮特别明亮,气温有点热。望着天空,我很坚定地告诉自己:要挽回颓势,要顺利完成30公里。然后我就开始进行我的训练。1公里。。。2公里。。。3公里。。。我渐渐觉得有点力不从心。我开始急躁了。我开始放不开,逼自己加快速度。可是,越是急躁,越是糟糕。终于,跑到13.6公里时,我又放弃了。。。

我真的陷入低谷了!

我现在需要的信心!

2012年10月1日星期一

不需要说明。。。



不需要文字说明,我看了很感动!

【父親,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爸爸:兒子你覺得爸爸壯嗎?
兒子:嗯。

 爸爸:你覺得少林功夫厲害嗎?
兒子:厲害。

爸爸:如果我剃成光頭,練少林功夫好嗎?
兒子拍手:太好了。

第二天,兒子看到光頭的爸爸,高興地說:爸爸加油,一定要練成高手...
那天,是爸爸化療的前一天....
那天,爸爸用特有的方式教會了兒子樂觀和勇敢... 
 
 

无题

有时我会怀疑:击垮我们的有时不是外在的敌人,而是我们自己?

把目标定得太高,自己根本没有能力达到,结果被重重压力自己逼的透不过气,活得很不快乐。就算最后达到目标,也可能遍体鳞伤,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越收获,有人失去了健康,有人典当的幸福。

有人则自视过高,以为自己最了不起,像童话寓言故事里那只不自量力的青蛙,不要命地撑大肚皮,结果最后把肚皮给挤爆了。




2012年9月30日星期日

心忽然累了,怎办?


喜欢图片中的那句话:当你的双脚累了,就用你的心来跑吧

其实,长跑不是单纯在考验脚力,心志其实也非常重要。

长跑时,双脚真的会觉得劳累,这时,驱动我们的就是心志。

可是,如果心也累了呢?更悲哀的是,双脚并不感到劳累,可是心却累了。

双脚的耐劳性可以通过加长跑距来提升,可是心志的韧性却又有什么办法来锻炼?


最近两个星期天的长跑都做得很不理想,竟然冒起停下来走路的念头。看来,我的心志开始失去韧性了。。。。

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

他们那边又多了一个老同学吗?

不知道消息准不准,有人告诉我:又一个老同学离开我们了,去另外一个世界与福祥、金德、贤优和宗伟组织同学会去了。

我在开车载着老同学前往太平参加比赛的路上向他们透露这个消息。几乎没有人收到这个消息。也怪这位老同学平时没什么和我们联络来往。不过我这个“转接站”却可算是蛮灵通的。

我半开玩笑地说:我们的同学会又少了一个团员,福祥他们那边却又多了一人。那时正好是农历七月正要结束的时刻。

大家也都半开玩笑地说:想不到最后时刻福祥他们还来得及招收新团员。

“下一个会轮到谁呢?”我说。

大家哈哈笑。这种事谁算得到?


能快乐一天就快乐一天

在植物园里跑了几圈后,除下湿透的背心,脱下跑步鞋,光着脚,踩在湿湿冷冷软软的草地上,做起甩手工来。

这是近来的习惯。

光脚踩在草地上,让草地的负电中和体内的静电。这叫Earthing。有助于改善体质?我是看书这么写的。

我本来是在早晨醒来时甩手的。不过,有时因为睡迟醒了,没有时间甩手。近来发觉脚跟的疼痛好像又回来了。担心脚跟腱的伤势复发,影响年尾的槟威大桥马拉松赛的备战及比赛状态,所以开始勤劳地甩手。跑步完毕,直接光脚站在草地花上20分钟甩手800下,似乎对脚跟的疼痛有很大的帮助。疼痛减少了。听起来有点神奇是吗?

一面甩手,一面可以听到公园里晨运的老人们闲聊。

有一看似七十多岁的长者这么说:“我不敢想太远!就只是一天一天地过生活。像我们这样年纪的人怎么敢去想得太远呢?能活一天就是一天!能快乐一天就快乐一天!不要去想太多,想太远吧!”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我活到这个年纪时是否也会抱有这样的心态?

2012年9月15日星期六

【 您為什麼冒充是我的媽媽 】

【 您為什麼冒充是我的媽媽 】
十年前,一位老師正在家裡午休。突然間,電話鈴響了,她接過來一聽,裡面卻傳出一個陌生粗暴的聲音說:「你家的小孩偷書,現在被我們抓住了,請你快點過來處理!」

在話筒裡,傳出一個小女孩的哭鬧聲,和旁邊人的喝叱聲。
...

她回頭看見自己唯一的女兒,正在客廳看電視,心中立即就明白過來。肯定是有一位小女孩,因為偷書被售貨員抓住了,而又不肯讓家裡人知道,所以,胡編了一個電話號碼,才踫巧打到這裡。

她當然可以放下電話不理,甚至也可以斥責對方,因為這件事,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但想想,自己是老師,說不定她是自己的學生呢。透過電話,她隱約可以設想出,那個一念之差的小女孩,一定非常驚慌害怕,正面臨著人生最可怕的境地。
 
猶豫了片刻之後,她的腦海裡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對了,就這樣做。於是,她問清了書店的地址之後,就趕了過去。

正如她預料的那樣,在書店裡,站立著一位滿臉淚跡的小女孩,而旁邊的大人們,正惡狠狠的大聲斥責著。

她一下衝上去,將那個可憐的小女孩摟在懷裡,轉身對旁邊的售貨員說道:「有什麼跟我說吧,不要嚇著孩子。」

在售貨員不情願的嘀咕聲中,她交清了幾十元罰款,才領著這個小女孩,走出了書店,並看清楚了那張被淚水與驚恐,弄得一塌糊塗的臉。

她笑了起來,將小女孩領到家中,好好清理了一下,什麼都沒有問,就讓小女孩離開了。

臨走時,她還特意叮囑道:「如果妳要看書,就到阿姨這裡來,裡面有好多書呢。」

驚魂未定的小女孩,深深的看了一眼,便飛一般的跑走了,便再也沒有出現。

時間如流水匆匆而過,不知不覺間,十年的光陰,一晃而過,她早已忘記了這件事,依舊住在這裡,
過著平靜安詳的生活。

有一天的中午,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當她打開房門後,看到了一位年輕漂亮的陌生女孩,
露著滿臉的笑容,手中還捧著一大堆禮物。

「妳找誰?」她疑惑的問道,但女孩,卻激動的說出一大堆
話。

好不容易,她才從那個陌生女孩的敘述中,恍然發現,原來她就是當年偷書的那個小女孩,
十年之後,已經順利從大學畢業,現在還特意來看望自己。

這個年輕女孩眼睛裡泛著淚光,輕聲說道:「雖然我至今都不明白,您為什麼願意冒充我媽媽,解救了我,但我總覺得,這十年來,一直都想感謝您!」

老師的眼睛裡,也開始糊模起來,她有些好奇的問道:「如果那天我不幫妳,會發生怎樣的結果?」
女孩的臉上,立即變得陰沉下來,輕輕搖著頭說道:「我說不清楚,也許就會去做傻事,甚至是去死。」


 老師的心中猛然一顫,開始暗暗慶幸,自己當年在一念之間所做出的決定,竟然可以如此影響到一個人的一生。望著女孩臉上幸福的笑容,她也一起笑了起來。

在法與情之間,我們猶豫徘徊,堅決擁護”法律”卻盡失”情理”,人生何貴?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意识?潜意识?

上一回我有写了一篇关于身、心、灵的帖子,结果引来了我的学生黄再安的留言。我一直在细细思考再安的言论。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阅读帖子下的留言,所以我这次特别把再安的留言刊登出来。

这是第一个留言:
心灵心灵,心和灵要明确把它分开解释并不容易。心,如你说,是情绪等内在意识,而灵就是藏在体内的潜意识。心灵导师喜欢把它们称为未开发的个体(being),也可以说它是“真正的我们”; 只是它平常都被“意识”这个已被外在因素影响的家伙封闭了。比如生气,妒嫉,都是意识,则潜意识是平静的,如你所说的 --纯洁的小绵羊--(注)静坐就是一种修灵的途径,把纯洁的潜意识叫出来,让我们得到真正的平静和智慧。相信意识和潜意识的合体会让人类更文明。

注:
我有时会在班上和学生板起脸孔正色地说,你们眼睛看到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我不是你们所看到的那样疯疯癫癫,爱胡说八道的。其实,我是一个很文静、爱思考、很“干净”的人,就像一只纯洁的小绵羊。(班上顿时传来一阵狂笑声。学生又再以为我在开玩笑了。。。)

这是再安的第二个留言:
不好意思,这都是我的愚见;不过还是想补充一下,有时候我发觉“直觉”这东西就是我们的潜意识。它偶尔还是会跑出来和我们的身体连接沟通的,这种直觉是不被个人情绪所影响的,那是一瞬间的感觉。潜意识--其实就是供我们感觉它,并无法思考它的奇妙东西。嗯。。不知道可以怎么说吗:科学被比喻为意识;哲学则是潜意识。一个摸得了,一个摸不了,两者并存,力量无边。哈!谢谢让我分享。


我一直在细细咀嚼再安的留言。

意识。潜意识。

看似很熟悉,可是往深一层去想时又感觉自己好像不是那么懂得分辨这两个词。我最怕的就是自己把不懂的事物当作很懂,或是以为自己懂得一件事物,可是实际上我所懂得的却是错误的。

意识,翻译成英文应该就是consciousness。这里我也附录了百度百科针对意识的解说。总而言之,意识这一词似乎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我也翻查现代华语词典,意识就是“人的头脑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反映,是感觉、思维等各种心理过程的总和。” 简单地说,意识,就是大脑的活动。(参考《冥想5分钟等于熟睡1小时》一书)。

潜意识,或是无意识、下意识,翻译成英文应该就是subconsciousness.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既是是指那些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能变为意识的东西,比如,内心深处被压抑而无从意识到的欲望。

根据再安的说法,意识是“心”,;潜意识则是“灵”。这样的说法对吗?会是这么简单吗?

我越想越混乱,感觉自己像个疯子。有必要去了解什么是“意识”、“潜意识”、“灵”吗?

哈哈!就当我是疯子吧!期望有更多“疯子”提供意见。。。

欲成大事,终须忍辱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校友会真正的功能是什么?

我自己的想法是:校友会应该扮演联系母校毕业生的角色,让许许多多热爱母校的校友在毕业之后有一个平台,以便能为母校作出各自的贡献,最终达到提升母校水平的目标。

我留意到自己的母校其实培育出了许许多多杰出的人才。不管是在商界、学术界、艺术界、医学界甚至科学研究领域方面都有中华生的立足之地。可惜,这些人才似乎都鲜少回馈母校,为母校的发展献出各自的力量。这是否因为校友会没有扮演好其凝聚校友的角色?

当我看到其它校友会被各自的校友办得有声有色,甚至能够为母校作出非常多的贡献时,我真的觉得很羡慕。我多么希望自己的中华校友会也能够像它们那样对母校作出举足轻重的贡献。于是,我加入了校友会,并成为了领导人之一。

可是,加入了校友会的领导层,我才发现一件残酷的事实:原有的领导人似乎没有抱着联系毕业生,凝聚校友为母校献出力量的想法。

在校友会领导层里呆了3年多,我感觉到老一代的领导人似乎是抱着管理一个普通华人社团的心态在搞校友会。每次开会都只为了例行公事,讨论的内容空洞到我根本没有印象,不外是一些某某闻人受封要如何庆贺、某某人的父母仙逝必须去吊唁、再不然就是空喊一些喊了几十年可是政府都懒得理会的华教课题,当然也少不了一些虚伪客套的致词。领导所在乎的是有没有请记者来采访他主持的一些仪式。关于如何联系校友、如何协助母校发展等,几乎都不曾认真被提起过。

就好比如下个月即将举行的会庆,我总觉得理事们应该更在意如何去发动毕业校友回来参加庆典晚宴并加入校友会以壮大其阵容,而不应该太着重于邀请什么“社会闻人”来出席晚宴。可惜,我所看到的是:只有我们4个85年毕业的理事在努力推动校友回来出席晚宴的工作,其他的要嘛就什么都不做,要嘛就只在乎晚宴当晚应该不应该穿大衣结领带、什么人要上台致词、某某人该不该坐主桌等等拍马屁阿谀奉承的表面功夫。

坦白说,有时我还真的萌起退出这个看似毫无意义的团体的念头!然而,心里知道,若是退出,我将失去一个回馈母校的良好管道。于是,我还是留下来,忍下来。

欲成大事,终须忍辱。

2012年7月28日星期六

想做一些改革

从孕育我12年的中华毕业出来近25年后,我才加入校友会。

毕业后一直都不加入校友会,主要还是因为对自己的母校校友会怀着不怎么好的印象所致。母校校友会不怎么活跃,由一班上了年纪的老校友领导着,许多毕业生都把自己的校友会喻为老人聚集,搓搓麻将的场所。在这班老校友领导之下,校友会与母校的联系似乎很松散。我敢说,母校几乎不敢寄望校友会能够为母校的发展做出任何有意义的贡献。

4年前,在母校担任副校长的学兄鼓励及劝说之下,我毅然加入校友会。学兄对我寄予厚望,他认为我是整顿校友会那萎靡状态的适合人选。毕竟我领导的85年毕业同学会还算做得有声有色,再加上我在毕业同学当中的人脉还算不错,所以很有可能给校友会注入一股生气。副校长学兄希望我为母校及校友会搭建一座桥梁。

于是,就在第一年加入校友会时我就当上了副会长。可惜,人单势薄,校友会里真正要做事的人实在太少了。虽然许多年轻的校友成功跻身领导行列,可是,一盘散沙,难有作为。于是,我就浑浑噩噩地做了两年的空壳副会长。

去年改选,在不忍心看到校友会继续沉沦的责任心驱使下,我选择退下副会长的职位,扛起了三哥辞职后留下来的总务职责。我终于看清楚整个校友会的运作模式,也看到了校友会的诸多顽疾。一股好胜的冲动暗涌而起。我感受到母校的召唤。我想做一些改革。。。。

其实我真的很累

之前一张帖子,我什么字都没写,就只是展示了一张小孩打盹的照片,而照片上则简单印着18个字:“我不是累!我只是在思考人生的路该怎么走!”

照片中的孩子真的很可爱。小孩分明在打盹,却搬出了一个堂皇的借口来辩掰。

也许很多人看了照片上的文字之后,会联想到我的近况。

是的。最近我又很少上来这里涂涂写写了。我很忙。忙到那种会觉得好累的状况。身体当然劳累,心情也累。

别误会!我不是因为花了大把时间在训练长跑而感到劳累。现在我倒觉得,备战马拉松而有纪律地进行长跑训练反倒把我从劳累的身心状况中挽救回来。一个星期50公里的训练量,不至于把我搞到这么累!

最近我又必须面对搬迁的麻烦。几个月前市政局来了一封信,要我关闭我的小学安亲及补习班,所给的理由是青草巷那一带的住宅区是不准进行商业活动的。我知道我又招惹小人了。以我过去的经验,多数是有人到市政局去投诉我在住宅区开设安亲班。其实,大多数的安亲班都开设在住宅区的双层排屋,为什么同一个地区别人的安亲班安然无事,我的却被市政局指为违法?

我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公民。有人建议我塞檯底钱贿赂相关官员。我拒绝了。我抗拒贪污。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支持国阵政府的原因。

于是我选择搬迁,而搬迁所要面对的种种麻烦不是旁观者可以理解得来的。虽然安亲班不是由我亲自管理,可是许多事务最终还是必须由我来处理。寻找合适的店屋、装修、水电、旧屋主的诸多刁难(不变一一列出)、搬运、布置。。。这一切都必须在市政局规定搬迁的期限内完成。

如果我是闲人,这些麻烦还不至于难倒我。偏偏今年校友会又要举办88周年庆典,而我身为总务,必须处理好多繁重的事务。每个星期都要开一些无聊至极的会议。一个会议就是3小时,可是光在谈却没有实际行动,或是谈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对于十分重视时间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坦白说,如果处理有意义的工作,我是不会多吭一声,也不会觉得心劳累的。可惜,真的可惜!校友会里的人和事都让我感到失望!我是校友会的领导之一,可惜我所要前进的方向似乎和其他领导人有差异。我甚至感觉到,校友会的重要领导都方向不一,大家的重心都放在不同点,于是我所正在做的并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感觉自己在蹉跎。这样的感觉让自己的心好累!好无奈,可是心里明白自己对母校有更重大的任务要执行,所以必须忍耐直到时机成熟时!

2012年7月7日星期六

身、心、灵?

人是身、心、灵结合的产物,可是身、心、灵却非并重

应该说:“人,是拥有身与心的灵体。”

身,就是我们的肉身。我们的头、手脚、躯体、肌肉、牙齿、骨头、血液。。。。

心,包含了我们的思想、情绪,以及我们的感官所能觉收到的各种刺激(痛、冷、甜、臭。。。),还有心里的意象、冲动、直觉等等。

而灵呢?灵到底是什么?

×××××××××××××××××××××××××××××××××××××××××××××××××××××
最近我在看一本书,关于心灵提升的。书中好像藏有许多我对一些人生问题所要探索的答案。我在慢慢消化这本书。这些文字是我为自己所做的一些记录。不是要在这里说大道理,只是把我消化了的东西记录下来。别误会。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我的第二个马拉松——2012 SCKLM

我顺利完成我的第二个马拉松了。

感恩,终于达到Sub 5的目标—— 4小时36分。没有什么特别兴奋,就只有一种感觉—— 努力付出总会有回报。

应该还有进步的空间。11月18日 的2012 PBIM,勇敢挑战4小时30分?需要的更多的付出,更认真努力的训练。

原本以为这次的比赛是会辛苦的。毕竟六月的天气还算酷热,再加上严重的烟雾问题,我有点担心赛程中我会出状况--缺水?抽筋?起水泡?然而,星期六晚上7点多的一场骤雨,或多或少把烟雾驱散了。而比赛当天早上还飘起毛毛雨来,气温变得十分凉爽。这是一个适合比赛的天气。

我按照原定的计划,前面10公里尽量不要太急性,尽量保持在每公里6分钟的速度之内,留待第二个10公里时才稍微提升速度。我的确是做到了。第一个10公里的平均速度是每公里6分08秒,第2个10公里则是平均每公里5分50秒。我看看手表,跑完20公里,我耗掉了1小时59分,这正是我要的速度,而且除了右脚最后第二跟脚趾头感觉炙热的疼痛之外,整个人完全不觉得累。坦白说,我在第8公里时早就发现我的右脚趾出状况了。我知道脚趾又起水泡了!我真的不明白,平时训练都不曾再受到水泡的困扰,怎么一到了比赛却又出状况的呢?我采取不去理会、不去留意的心态来面对脚趾的炙热疼痛。只要不是脚底出水泡,我还是可以坚持跑完比赛的!

在这个比赛中,我有一个很特别的感觉——路程和时间好像特别容易度过似的。以往在参加比赛时,往往会胡思乱想:怎么跑了这么就,才只跑了这么短短的路程?可是这次比赛中,我感觉到时间才过了一阵子,可是却已经跑完2公里了。也许是赛会当局的妥当安排吧!每一公里都安放一个牌子显示距离,而没两公里就设立一个饮水站。只要看到一个饮水站出现,就知道自己又完成了2公里路了。这是一个十分贴心的安排啊!

过了20公里,我开始跟自己进行一个比赛。我的Malakoff 26公里的平均速度是6分09秒。我就挑战自己,在到达26公里处时,平均速度不要慢过6分09秒。结果,我跑完26公里时,我的平均速度依然保持在6分钟!

之后我又挑战自己,以30公里为目标,不要比Malakoff的6分09秒差。结果,我又成功了。我当时的平均速度是6分01秒。

可是,这时,双脚开始出状况了。我感觉到两只小腿开始有抽筋的现象,而且左膝盖也开始疼痛。我告诉自己,放慢速度,但不要走路。终于来到了36公里处的Bukit Tunku。我看见身旁的一个选手停下来走路,我好心地跟他说:“Come on, run with me !Don't give up!” 然而,对方却回敬我一句:“You know, this is the hardest part of the race!”

的确,这个选手说得一点都不错。这里的山路是有点难度的!不过,若是在平时训练来跑这样的山路,其实还不会觉得怎样;可是现在却是在马拉松赛进行到34里的时刻,体力和脑力正渐渐消退得很厉害,要征服这样的山路真的需要勇气啊!我就趁着这个时候寻找救护人员,要他帮忙在疼痛的膝盖及一直要抽筋的小腿上喷止痛药。然后,我就开始走路了。。。

是的,书上写着:Don't feel guilty for walking during the Marathon。“走吧!走路是为了要留下体力,以便最后的阶段可以继续冲刺!”我就这么告诉自己。

就这样走走跑跑地过了Bukit Tunku山路,终于来到了最后的3公里平路。可是,之前的动量(Momentum)却好像消失了。原本计划以6分钟的速度跑完最后3公里,可是却做不到。我继续我的走走跑跑方式完成了比赛。


比赛前的傍晚乘搭轻快铁前往Bukit Bintang吃晚餐。


比赛完毕,离开酒店前往Bukit Bintang Lot 10 吃自助火锅。

比赛前在赛场和朋友合照留念。




这是接近比赛终点被郑荣忠(星洲日报副体育主任)拍摄到的照片。

这就是代价——水泡。



我的成绩表。


在比赛中遇见了好多穿着奇装异服的选手——这个日本人背着大喇叭跑完42公里的赛程!而且时间没有超出6小时!真的佩服他!




2012年6月17日星期日

爸爸是蜜蜂

爸爸是蜜蜂。

辛勤工作,家里米缸不会空。



这是阿进做的手工。蜜蜂背后写着:父亲节快乐。

就祝福天下所有负责任的父亲们:健康快乐!



下面两张是从面书偷来的贴图,蛮有意思的。





2012年6月16日星期六

KL,我要来了!

下星期这个时刻,我应该是在首都的独立广场附近一带了。

渣打银行吉隆坡国际马拉松赛(SCKLM)将在隔天早晨开跑。我将参加我人生的第二场全程马拉松赛。

相较于PBIM,这次的比赛我显得低调很多。我没有在这里高调地张扬。

参加PBIM时,我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我要跑42.195公里的热马拉松赛。

参加SCKLM,我选择到比赛前的一个星期才来这里涂涂写写,毕竟还是需要为自己人生的第二场马拉松赛做点记录的。

始终觉得去年的PBIM是失败的。信心满满地希望能够跑出Sub 5 小时的成绩,结果却只是以5小时47分完成比赛。赛后自我分析,觉得自己在跑PBIM时太保守,前面阶段其实可以放开心胸跑得快一些的,但却因为担心后面阶段没有力气完成比赛而刻意减低自己的速度。结果到了30公里处,脚底起水泡后无法继续跑动了,只能走着完成比赛。

今年的SCKLM,心底有了个谱。前面阶段的确不要太拼,就按照自己的能力轻松去跑,希望能以每公里6分15秒的的平均速度完成32公里路(相等于200分钟完成32公里,或3小时20分钟)。那么我还有1小时4分钟来完成最后的10公里。这样,Sub 5 的成绩就不再是梦想了。 千万不要像PBIM那样,分明可以跑快一些的,却刻意压抑自己的速度,结果都后头就算有力气,却因为脚底磨出水泡了而没得跑。

听说SCKLM最后的阶段是山路。嘿!山路,我的软肋!就看看这半年来我多做的山路训练有没有帮助了。

祝福自己!




成功

在面书里看到这样一张贴图,里边的句子很好,觉得应该张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不要误会这是一个跑步发烧友的痴言乱语。表面上里边的语句是关于跑步的,不过仔细思考,那些语句还真贴近我们的人生征途啊!

共勉之!

2012年6月11日星期一

欲望

欲望本身可能就是一种不愉快的体验。心里有了欲望,不愉快的感觉就会服贴在心中,因为欲望即代表着未知。人对未知总会带有些许的不安。即便是最微不足道的渴求也多多少少附带着那些许让人不怎么舒服自在的不安感觉。

当无法拥有渴望的事物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挫败、失望和气馁,甚至于失去希望乃至绝望。

当达成某个欲望时,我们忽然惊觉所获得的原来不是像当初想象的那么美好。甚至我们还可能顿然发现,为了达成这个欲望,我们所投入的资源竟然是那么多,甚至不能与欲望达成后所获得的奖励成对比。

欲望会是痛苦的根源?斩断欲望,

但,人若无欲望,就会失去前进的动力。

2012年6月9日星期六

好色

读到了植化素(Phytochemicals)。

原来植物也好色。

在选吃蔬果时,我们是否也该好色?


蓝紫色。
蓝莓、紫葡萄、紫色高丽菜、茄子。
花青素(anthocyanins )——抗氧化、抗发炎、抗菌、抗病毒。

黄橙色。
胡萝卜、南瓜、玉米。
b-胡萝卜素(b-carotene)、叶黄素(Lutein)——抗氧化、降低冠状动脉疾病与癌症罹患率。

红色。
番茄 、西瓜、樱桃、辣椒。
茄红素(capsaicin)——消除自由基、预防癌症、保护心血管。

白色。
大蒜、青葱、花椰菜、高丽菜。
萝卜硫素(sulforaphane)——抗氧化、提升免疫力。

深绿色。
绿花椰菜、菠菜、青椒。
叶绿素(chlorophyll)——改善口臭、体味、杀菌、抗发炎、抗氧化、预防癌症。

2012年6月3日星期日

不容抵赖!

1949年英殖民时期政府的中央教育咨询委员会,提出以​英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来塑造”共同的国民意识”及提倡”​统一教育制度”,这项建议不但受到华人的非议,也遭到马​来人的激烈反对。1951年初,英殖民政府公布《巴恩教​育报告书》,建议以官方语文(英、巫)为媒介的国民学校​取代华、印文学校,华人社团纷纷表示反对。1951年底​,在林连玉努力奔走串联之下,全国华校教师联合会总会(​简称教总)于是应运而生。教总的创立宗旨,是本着各族公​民权利与义务一律平等及接受母语教育是基本人权的信念,​争取华、印文与英、巫文并列为官方语文,主张各族母语母​文教育一律平等,要求华文教育被承认为国家教育之一环,​为民族语文与教育的生存与发展展开不懈的斗争。 1953年,教总第一次提出争取华文为官方语文之一,获​得当年马华公会第一任总会长陈祯禄答应将它列为该党争取​的最后目标。1955年的马来亚联合邦大选即将来临时,​华教运动方露出了一线曙光,因为该年1月12日,华教人士在陈祯禄的安排下,首次​与巫统领袖在马六甲举行了破天荒的《马六甲会谈》。双方​在该次的会谈中,达致了妥协的方案,即教总领双方​在该次的会谈中,达致了妥协的方案,即教总领袖答应于该​年1月至7月的竞选期间(注:只是答应暂时为共同建设国​家独立搁置),不提华文必须列为官方语言,而联盟则答应​在其竞选宣言中宣称,将检讨《1952年教育法令》,并​保证在获胜后,其政策将不会消灭任何一族的语言、学校或​文化,同时允许华校拥有其自然发展的机会。 1957年,当默迪卡之声响彻马来半岛时,三大族群爭取​国家独立,马华自然也成了核心执政成员之一。除此之外,​陈祯禄更说出重话,认为将来马华公会若有一位会长是反对​华文教育的话,届时华人将可以《随时开除该会长》,因为​马华公会的宗旨不单要保存中华文化,甚至于发扬之使它慢​慢地光大”,并保证马华公会的政策一定是维护华人文化的​。 1960年的《拉曼达立报告书》借尸还魂,规定非马来文​的中学、小学(华校或印校)改制,否则取消津贴,华文中​学几乎陷入绝望的处境。林连玉挺身而出,他说:“华文中​学是华人文化的堡垒,津贴金可以剥夺,独立中学不能不办​!”,大力反对改制,鼓吹华人社会办华文独立中学。19​60年8月,政府发布《1960年达立报告书》,在所谓​“创造国家意识”的前提下,提出以两种官方语文(巫、英​文)为各源流学校主要教学媒介。翌年10月,政府在国会​通过《1961年教育法令》。该《法令》绪言中省略了《1957年教育法令》中所规定的“维护和扶持我国非马来​人语文和文化的发展”这个重要部分,却塞进了“逐步发展​一个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的教育制度”这一段文字。显然​,“最终目标”又重新列入法令。 1961年起,政府不再举办以华文为媒介的中学公共考试​(初中三年级考试、华文中学升学考试和华文中学离校文凭​考试),只以官方语文——马来文或英文作为考试媒介。在​中学方面,规定只有“全津贴中学”,即国民中学(马来文​中学)与国民型中学(算是华文中学),和不受津贴的“独​立中学”两种分别。1961年3月,林连玉在教总工作委​员会议上指出:“华文中学是华人文化的堡垒,津贴金可以​被剥夺, 独立中学不能不办。” 1961年8月,在教总理事扩大会议上,林连玉公开陈述​;当年曾争取到拉萨答应不把“最后目标”列入教育法令中​。 1961年当选为马华总会长的陈修信,以他为首的马华公​会新领导层,极力支持《拉曼达立报告书》和华文中学改制​。即使表达的立场完全和父亲陈帧禄的承诺背道而驰,他的​立场是“华社对母语教育的要求是极端的,是部份极端份子​向政府挑战,使政府难堪”。但是他并没有被马华开除!1​961年8月,内政部忽然通知林连玉将要褫夺他的公民权​。理由是:故意歪曲与颠倒政府的教育政策,有计划的激动​对最高元首及联合邦政府的不满;动机含有极端种族性质,​以促成各民族间的恶感与仇视,可能造成动乱。林连玉被剥​夺公民权事件曝光后,轰动了全国上下,许多团体纷纷呼吁​政府收回成命不果。林连玉在林碧颜律师的协助下,进行了​长达三年的法律斗争,官司从吉隆坡打到伦敦,再从伦敦打​回吉隆坡,最终还是无法扭转局面。1964年10月,政​府正式公布褫夺林连玉的公民权。 1964年教总再度发起列华文为官方语文运动,却不获马​华支援。1966年2月24日,全国马青代表大会中,沈​先生退出全国马青总团长职位的竞选,自动禅让参与竞选的​李三春,就是为了全力争取华文列为官方语文。不料功败垂​成,沈先生也因此遭开除党籍。沈先生被党除名是在196​6年10月18日,是时马华中央工作委员会举行紧急会议​,会中通过两项议决:不能支持华文为官方语文,因为斯举​有违宪法第152条列巫文为国语及惟一官方语文,拒绝要​求华文为官方应用文。开除沈慕羽党籍,因为沈慕羽违反党​纪,蔑视中央领导。 有尽力​保存中华文化,发扬光大更是华社一厢情愿的奢望。马华不​但逐步割让华社的利益,到最后更是把保护文化的人用政治​手段残酷的排斥打压。 2012年6月1日马华副总会长魏家祥在坤成独中为第八​届马来西亚华文独中科学营主持开幕后发出对历史无知的狂​言,挑战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拿出证据证明,马华在处理1​995年教育草案时典当华教利益。魏家祥更声称不曾有马​华部长或党员做出典当华教的行为。他说,别随意诬赖国阵​政府及马华典当华教,否则拿出证据,而他立即退出马华。​以下的证据希望魏家祥看后别做缩头乌龟,立即履行诺言,​即刻退出马华!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2/06/01/88.html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6月2日下午公开一份文件内容,证明​马华在1995年基于团结原则在国阵达致协议,决定维持​现状不承认统考。他说,根据教育部在2010年9月回复​某华教团体提问的文件,当中谈及承认统考文凭事宜时,教​育部就清楚表明国阵成员党及相关非政府组织在提呈199​5年教育草案时,基于团结原则达致协议,决定维持现状。​邹寿汉今午针对魏家祥昨日指马华不曾典当华社利益,否则​他将第一个辞职的言论作出回应时,这么表示。他说,文件​中指当时的马华领导同意维持统考文凭现状(不承认),若​要政府承认,就必须公平审视当初达致的所有契约。邹寿汉​强调,他并非刻意将马华牵涉在内,而是官方文件中有提到​马华公会。该份文件是由当时的教育部教育政策研究与策划​部总监,代表教育部秘书长签署。他说,华教是属于全体华​社的,“马华无权擅自当作交换条件”,他也呼吁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不要将全体马华百万党员绑在战车上,拖入​典当的课题里,因为他相信绝大部份马华党员都热爱华教。 详情>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49386?tid=1 各位看官是否同意魏家祥应该为他挑战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如果有证据证明国阵政府及马华典当华教,他即刻退出​马华》的言论负责,立即退出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