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2日星期一

对不起,我引起了骚动!

星期六早晨3点50分起身,4点半在The Light开始孤单漫长的32公里跑步训练。
 
必须赶在3小时半以内完成训练。8点去巴刹买粥给汪进当早餐。9点前必须抵达母校中华中学礼堂。
 
我代表校友会出席母校毕业典礼。平时不修边幅的我需要花点心思在服装上。多希望可以像平常那样脚踩跑步鞋、身着运动衫配牛仔裤那样自在。不习惯黑裤、长袖上衣结领带套大衣,再穿一双黑皮鞋。感觉那就不是我嘛!
 
大衣、皮鞋我是没有的啦!勉强跟老大借了一件短袖衬衫,配上自己的黑色长裤,鞋子是全黑色的运动休闲鞋。踏出家门,碰见邻居带着孩子等升降机。对方眼睛睁得大大的,从头到脚打量着我,让后问:“去喝喜酒啊?” 我腼腆地笑笑当着回应。
 
走出升降机,驻守公寓底楼的马来保安员对着我哈哈大笑:“Hari ini pasang kuat hah!”
 
驾摩托来到公寓出口的保安亭时,另一位保安员也大呼小叫地对我喊道:“Hari ini smart oooi!”
 
是的!很抱歉,我今天的确让大家感到意外了。今天的我不是背心、短裤配拖鞋或是脚踩跑步鞋、身着运动衫配牛仔裤。公寓里的邻居和保安员还可能以为自己眼花了?
 
来到母校,还有10分钟的空档。我被当着贵宾地受到三校校长的欢迎,一位老师在我胸前别上襟花,然后穿越两排由母校学生组成的仪仗队,被引领到贵宾接待处。
 
我心里感到愧疚啊!我只是中华栽培出来的一个不成材的毕业生,对母校没有任何的贡献,何必要受到这么隆重的接待?
 
踏进贵宾室,顿时引来校董、家协理事们的一点点小骚动。是的!我的服饰的确比不上他们的大衣、领带和黑皮鞋。然而我这样的穿着会很寒酸吗?还好,我不是唯一不着大衣不结领带的嘉宾!
 
步上礼堂,学生们礼貌上报以掌声。我走在最后头,心里知道我一踏入礼堂,被我的补习班学生看到的话,肯定会。。。
 
 

果然,那些在我的补习中心上课的学生一看到我,一阵口哨声、尖叫声、喊叫声顿时响起!我也老不客气地举起手来和他们打招呼。很抱歉,我真的不想引起骚动的!

来到台上,选择最后一排隐蔽的位子坐下来。看着仪式一项接一项地进行着,我一面让因为长跑而酸疼不已的双腿好好获得休息。

仪式进行两小时后结束,嘉宾们陆陆续续下台去享用餐点。我知道离开礼堂时又会引起骚动的,所以刻意走在最后一位。偏偏家协主席就是很有礼貌地要我走在他的前头。我心里想:“待会儿您可不要被学生们的举动吓着啦!”



先是经过先修班学生的座位,那些老大哥老大姐比较含蓄地涌向前来跟我握手、击掌打招呼。走在我后面的家协主席有点吃惊地停顿在原地。

来到了高三毕业生的座位时,那些男生一拥而上,又是握手,又是击掌的,还拉着我要合照。场面十分欢乐喧闹。家协主席被我们挡在后头不得前进。我叫学生们让开一条路给他走出礼堂,然后“左拥右抱”地 跟那些热情的年轻学弟们来几张大合照。



终于摆脱学生们的纠缠,我来到了贵宾接待处。肚子实在很饿了,拿了一碟炒米粉躲在一处角落准备填饱肚子,家协主席忽然走来对我说:“嗨,想不到你这么受欢迎啊!”

4 条评论:

desperatefellow 说...

haha,桃李满天下嘛。有了几十年的教学经验后,走在街上随时可能都会有antie,uncle突然间开口叫你老师,叫你不得不承认自己已一把年纪。唉......抱歉啦,我们女生就比较在意这些。我曾几次遇上以前中学的老师,心里很高兴看到老师,可是就是很腼腆,不曾上前去打招呼。若对方发现了我的凝视,我最多也只是礼貌的笑一笑。

汪锦贵 说...

哈哈,我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老不老!心情保持年轻最重要。最近有一位学生(都快30岁了)就说我是妖精,他说我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变到,没有老化!哈哈!夸张吧!
至于在街上碰见老师,我是绝对会趋前打招呼并亲切问候的。毕竟我学生时代在学校还算是个风云人物,很多老师都认识我,我总不可能装作不认识老师!不过有个条件:那位老师必须是我尊重的!中学时期遇上一些人面兽心的变态男教员,专对男生毛手毛脚,我看了就讨厌!这样的人不配当老师。我不会称呼这样的人渣为老师。老师,这两个字在我心中具有特别意义!这样的人渣顶多是个教员,不配做老师。(我很极端?)

HH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HH 说...

很喜欢老师春风满面,高高举手的那张相!

很有议员相!(很衬的衣衫哩)

当下浮起国父画面。。。 merdeka Merdeka MERDE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