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星期一

我的Malakoff 26km, Penang 2010


没有抱着太大的期望,反倒是怀着矛盾的心情前往青年公园参加今年的Malakoff 26km。因为缺乏练习,所以抱着只要能在大会指定的3小时10分钟的时限内完成比赛就算成功的心态站上起跑线。

一投入比赛,跟着大队人群一起跑,整个人的感觉变得十分轻松,没有压力。告诉自己:尽量享受比赛!

于是老老实实地按照自己的能力所及的节奏一步一步前进。战胜了白云山渐渐倾斜的公路,再克服了水池路蜿蜒陡峭的山路,在清凉的晨风和昏暗的天色中跑在渐渐平坦的公路,感觉很好。虽然知道前面等着的又是一段倾斜的山路——丹绒武雅沿海一带的公路,但是一直告诉自己:不急,按照自己的能力前进,之后的路会比较容易跑多了。

终于,我顺利完成比赛了!时间是2小时44分22秒,比去年的时间还要快了9分钟!

同来参加比赛的朋友个个都提升各自的PB,可喜可贺!

脚跟没有疼痛(不过,3、4天后会不会疼痛才是关键!)。膝盖只是在最后的2公里时才隐隐作疼。没有抽筋。只不过脚趾头还是摩出大大的水疱,也破了,所以会疼痛。不过这一切是意料中的事,是长途赛跑中无法避免的小伤。

感觉今年的参赛者都比较有水准,沿路上碰见到放弃跑步改用走路的并不多。也许是我跑在前头吧!那些轻易放弃的都被远远抛在后头了。

下一站将和朋友到太平去参加“Taiping Heritage Run 2010”。

2010年5月30日星期日

《华人真正要的是什么?》——回应马来西亚前锋报文章

阅读了马来西亚前锋报那篇偏激的“烂”文章之后,我有幸找到了针对相关的应对文章,特别转载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What the Chinese want
By Kee Thuan Chye

COMMENT Every time the Barisan Nasional gets less than the expected support from Chinese voters at an election, the question invariably pops up among the petty-minded: Why are the Chinese ungrateful?

So now, after the Hulu Selangor by-election, it’s not surprising to read in Utusan Malaysia a piece that asks: “Orang Cina Malaysia, apa lagi yang anda mahu?” (Chinese of Malaysia, what more do you want?)

Normally, something intentionally provocative and propagandistic as this doesn’t deserve to be honoured with a reply. But even though I’m fed up of such disruptive and ethnocentric polemics, this time I feel obliged to reply – partly because the article has also been published, in an English translation, in the Straits Times of Singapore.

I wish to emphasise here that I am replying not as a Chinese Malaysian but, simply, as a Malaysian.

Let me say at the outset that the Chinese have got nothing more than what any citizen should get. So to ask “what more” it is they want, is misguided. A correct question would be “What do the Chinese want?”

All our lives, we Chinese have held to the belief that no one owes us a living. We have to work for it. Most of us have got where we are by the sweat of our brow, not by handouts or the policies of the government.

We have come to expect nothing – not awards, not accolades, not gifts from official sources. (Let’s not lump in Datukships, that’s a different ball game.) We know that no Chinese who writes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will ever be bestowed the title of Sasterawan Negara, unlike in Singapore where the literatures of all the main language streams are recognised and honoured with the Cultural Medallion, etc.

We have learned we can’t expect the government to grant us scholarships. Some will get those, but countless others won’t. We’ve learned to live with that and to work extra hard in order to support our children to attain higher education – because education is very important to us. We experience a lot of daily pressure to achieve that. Unfortunately, not many non-Chinese realise or understand that. In fact, many Chinese had no choice but to emigrate for the sake of their children’s further education. Or to accept scholarships from abroad, many from Singapore, which has inevitably led to a brain drain.

 The writer of the Utusan article says the Chinese “account for most of the students” enrolled in “the best private colleges in Malaysia”. Even so, the Chinese still have to pay a lot of money to have their children study in these colleges. And to earn that money, the parents have to work very hard. The money does not fall from the sky.

The writer goes on to add: “The Malays can gain admission into only government-owned colleges of ordinary reputation.” That is utter nonsense. Some of these colleges are meant for the cream of the Malay crop of students and are endowed with the best facilities. They are given elite treatment.

The writer also fails to acknowledge that the Chinese are barred from being admitted to some of these colleges. As a result, the Chinese are forced to pay more money to go to private colleges. Furthermore, the Malays are also welcome to enrol in the private colleges, and many of them do. It’s, after all, a free enterprise.

Plain and simple reason
The writer claims that the Chinese live “in the lap of luxury” and lead lives that are “more than ordinary” whereas the Malays in Singapore, their minority-race counterparts there, lead “ordinary lives”. Such sweeping statements sound inane especially when they are not backed up by definitions of “lap of luxury” and “ordinary lives”. They sound hysterical, if not hilarious as well, when they are not backed up by evidence. It’s surprising that a national daily like Utusan Malaysia would publish something as idiosyncratic as that. And the Straits Times too.

All smiles from PM Najib
The writer quotes from a survey that said eight of the 10 richest people in Malaysia are Chinese. Well, if these people are where they are, it must have also come from hard work and prudent business sense. Is that something to be faulted?

If the writer had said that some of them achieved greater wealth through being given crony privileges and lucrative contracts by the government, there might be a point, but even then, it would still take hard work and business acumen to secure success. Certainly, Syed Mokhtar Al-Bukhary, who is one of the 10, would take exception if it were said that he has not worked hard and lacks business savvy.


Most important,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the eight Chinese tycoons mentioned in the survey represent but a minuscule percentage of the wider Chinese Malaysian population. To extrapolate that because eight Chinese are filthy rich, the rest of the Chinese must therefore live in the lap of luxury and lead more than ordinary lives would be a mockery of the truth. The writer has obviously not met the vast numbers of very poor Chinese.

The crux of the writer’s article is that the Chinese are not grateful to the government by not voting for Barisan Nasional at the Hulu Selangor by-election. But this demonstrates the thinking of either a simple mind or a closed one.

Why did the Chinese by and large not vote for BN? Because it’s corrupt. Plain and simple. Let’s call a spade a spade. And BN showed how corrupt it was during the campaign by throwing bribes to the electorate, including promising RM3 million to the Chinese school in Rasa.

The Chinese were not alone in seeing this corruption. The figures are unofficial but one could assume that at least 40 per cent of Malays and 45 per cent of Indians who voted against BN in that by-election also had their eyes open.

So, what’s wrong with not supporting a government that is corrupt? If the government is corrupt, do we continue to support it?

To answer the question then, what do the Chinese want? They want a government that is not corrupt; that can govern well and proves to have done so; that tells the truth rather than lies; that follows the rule of law; that upholds rather than abuses the country’s sacred institutions. BN does not fit that description, so the Chinese don’t vote for it. This is not what only the Chinese want. It is something every sensible Malaysian, regardless of race, wants. Is that something that is too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Some people think that the government is to be equated with the country, and therefore if someone does not support the government, they are being disloyal to the country. This is a complete fallacy. BN is not Malaysia. It is merely a political coalition that is the government of the day. Rejecting BN is not rejecting the country.

A sense of belonging
Let’s be clear about this important distinction. In America, the people sometimes vote for the Democrats and sometimes for the Republicans. Voting against the one that is in government at the time is not considered disloyalty to the country.

Banner reads 'We are Malaysians too'
By the same token, voting against Umno is also voting against a party, not against a race. And if the Chinese or whoever criticise Umno, they are criticising the party; they are not criticising Malays. It just happens that Umno’s leaders are Malay.


It is time all Malaysians realised this so that we can once and for all dispel the confusion. Let us no more confuse country with government. We can love our country and at the same time hate the government. It is perfectly all right.


I should add here what the Chinese don’t want. We don’t want to be insulted, to be called pendatang, or told to be grateful for our citizenship. We have been loyal citizens; we duly and dutifully pay taxes; we respect the country’s constitution and its institutions. Our forefathers came to this country generations ago and helped it to prosper. We are continuing to contribute to the country's growth and development.


Would anyone like to be disparaged, made to feel unwelcome, unwanted? For the benefit of the writer of the Utusan article, what MCA president Chua Soi Lek means when he says the MCA needs to be more vocal is that it needs to speak up whenever the Chinese community is disparaged. For too long, the MCA has not spoken up strongly enough when Umno politicians and associates like Ahmad Ismail, Nasir Safar, Ahmad Noh and others before them insulted the Chinese and made them feel like they don’t belong. That’s why the Chinese have largely rejected the MCA.

You see, the Chinese, like all human beings, want self-respect. And a sense of belonging in this country they call home. That is all the Chinese want, and have always wanted. Nothing more.

-------------------------------------------------------------------------------

Dramatist and journalist Kee Thuan Chye is the author of 'March 8: The Day Malaysia Woke Up'. He is a contributor to Free Malaysia Today.

2010年5月29日星期六

2019年,马来西亚破产?

昨天我家订阅的两份中文报章头的版标题都十分刺眼:《不减补贴,国家破产》(南洋商报)、《不减津贴将破产》(光华日报)。我想其它中文报章的头版标题也应该和这两份报章相差不远吧!

这样震撼性的言论来自我国首相属部长依德利斯贾拉德尊口。他说,如果我国政府继续维持现有的补贴制度,到了公元2019年,国债将高达1万1千5百80亿令吉(RM1,158,000,000,000),从而导致马来西亚像欧洲的希腊那样必须宣布破产!他还指出,我国目前的国债已经高达3620亿(RM362,000,000,000),去年的补贴总额高达740亿令吉,若不重组和消减补贴,我国将会步希腊的后尘,宣布破产。

依德利斯绝对没有危言耸听。我国的确存在着破产的危机!人民最好自我保重,苦日子正渐渐逼近我们。可惜天真又容易被腐败政府蒙骗的马来西亚国民似乎还生活在美梦当中而不自知!

国家面临破产危机是事实,然而导致国家破产的原因并不如我们尊贵的部长所说的那样,我坚决反对破产危机是因为政府给与人民太多津贴所引起的

我的看法是,导致国家面临破产危机的真正原因是政府一直以来所承担的庞大结构性财政赤字、巨额的公共开销、无效率的官僚制度、公共领域的贪污舞弊、逃税等


自独立以来,国阵政府在执政的52年来,有46年的时间是在处于财政赤字状态,只有短短六年取得财政盈余。虽然马来西亚曾在1993年至1997年这段经济蓬勃期出现过短暂六年的财政盈余,不过,随着亚洲金融风暴的爆发,那年在马哈迪领导之下的国阵政府通过大规模的财政支出,死命地支撑了国家经济成长,表面上是让马来西亚安然度过经济危机,但同时也导致了我国从财政盈余的状态重新跌回被财政赤字困扰的尴尬局面。

亚洲经济危机过后,政府似乎染上财政赤字瘾,不能自拔。即便在过去十多年经济好转时期,尤其是当国际石油的价格在过去几年飙升,促使联邦政府收入激增之际,政府本来有机会回到财政平衡,但是,政府还是放任不管,一直维持在财政赤字状态。


自亚洲金融风暴后,亚洲国家纷纷通过加强政府收入以及稳定政府开销,来达到削减财政赤字的目标,整体而言,亚洲各国的财政赤字在过去10年来出现逐步缩窄的趋势,一些国家如韩国与中国更从财政赤字变成财政盈余。


然而,马来西亚却不自爱,继续编织泡沫般的美梦。虽然联邦政府的收入在近年来有所增长,但是,政府的营运开销近年来的增幅,却比政府收入的增幅还要快。如果这样的趋势没有获得控制,在可预见的未来里,营运开销可能超越收入,导致政府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境。这才是导致国家面临破产危机的主要原因!

政府的营运开销激增的背后原因,主要包括了沉重的公务员薪金、贪污舞弊、滥用拨款、缺乏财政纪律、监督与执行力不足、低透明度、营运不当等。

我们不得不承认我国拥有非常臃肿的公共官僚体系,公务员总数估计高达120万人,占我国就业人口超过10%的比重。这导致政府必须承担庞大的薪金支出。政府在2009年公共领域的薪金就占了总营运开销的23.7%比重(相当于380亿元)。若是政府在这方面进行严密的“瘦身”计划,相信政府可以省下一笔十分可观的数目。


另一方面,《2008年度国家总稽查司报告》显示,政府部门与机构的种种弊端,包括舞弊、滥用拨款、缺乏财政纪律、监督与执行力不足、低透明度、营运不当等财政管理问题,导致政府的公共开销飙涨。

联邦政府在2008年批准的行政开销为马币1520亿1000万元,不过实际开销却高达1535亿元,整整超支了14亿9000万元。
此外,许多官联公司与政府发展计划,也出现财政与投资管理不当、无节制超支以及舞弊等问题。实际例子包括了国家基建管理公司因财政与营运管理不当,导致该公司在2007年底累计高达8.4亿元的亏损;而怡保万绕双轨电动火车工程计划也因为工程展延,导致成本增加14.3亿元。

首相属部长说,政府给与人民的补贴制度是导致国家面临破产危机的主要原因,那么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了这个政府不诚恳的一面。政府宁愿牺牲人民的福利,选择消减应该给与人民的补贴,也不肯承认自身管理不当、顾及朋党利益及贪污舞弊事件横行等问题的存在,那么身为人民的我们是否应该睁大眼睛看清事实,利用手中的选票来推举更贤明的政府来领导我们度过难关呢?

明天,又是Malakoff 26km比赛了!

一年一度的Penang Malakoff 26 km将在明天早晨5点半举行了。

像过去两年一样,我今年还是报名参加这个十分考验耐力的比赛。

两年前,我不知天高地厚,胆粗粗地参加了这个比赛,结果遭遇惨痛教训,以惨不忍睹的3小时40分,拖着严重抽筋的双腿勉强“完成”比赛。

去年,我吸取教训,认真训练,终于可以“骄傲”地以自己还算满意的2小时53分完成比赛。可惜我也因此付出了代价——我因为急于求成,也可能是以为自己的身体能够承受磨练,结果我为我的脚伤埋下定时炸弹,后来终于爆发。

今年我原本想要放弃这项比赛的。毕竟我了解自己的脚伤是到达怎样一个程度。26km的赛程似乎不太适合现在这种状况的我。

可是,没有一个兵士是想要坐着等死的,唯有战死在沙场上的才是真正的勇士!

其实也没“战死沙场才算勇士”那么严重吧!是我言重了。不过,对于热爱运动的人来说,只要能动一天,就不会轻易要放弃尝试,对吗?也许我就是这样一个心态吧!所以我还是报名参加比赛了。

然而,今年我就没有像去年那么疯狂地进行备战工作了。去年我为自己定下考验,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在比赛前完成一场26公里的训练。然而今年,当我的朋友们照着比赛路程进行严密的长途训练时,我却因为担忧加剧脚跟伤势而无奈作壁上观。我真的担心进行了20公里以上的训练会使脚伤复发,导致没有机会上场比赛!

幸好自从3月在吉隆坡参加Energizer Night Race的半马拉松比赛回来后,脚伤只发作一次。明天,我应该可以在脚跟还能正常运作的情况下参加比赛。然而,我是在没有做长途训练的情况下才保有这对不疼痛的脚跟的啊!

这很矛盾是吧?为了不让脚跟伤势发作,我没有进行长途训练。我的训练路程最长也只有上星期六的11公里。这完全不符合参加26公里比赛的条件,是吗?所以,明天的比赛我能够顺利完成吗?就算完成比赛后脚伤不会发作吗?

我就是在这样矛盾的心态下报名比赛的。

我不应该想太多了。就抱着平常心去比赛吧!

无论如何,我不会太在意这次比赛的时间。我只希望跑完比赛回来后脚跟伤势不会疼痛到要我拿着拐杖走路几天啊!这点对我接下来的信心是十分重要的。若是顺利跑完比赛,而脚伤又没发作,这表示我这一段日子以来照顾脚伤的方法是正确的,也表示我接下来还可以跑更多的比赛了!反之,若是我无法完成比赛,抑或比赛完毕后需要依靠拐杖走路,那么我想我是真的必须告别长途跑步了。。。

翻译《Orang Cina Malaysia, apa lagi yang anda mahu?》

我说过想要把马来西亚前锋报那篇偏激的、狭隘的、愚痴的文章翻译成中文,以让更多人看得懂作者的愚昧心态。
现在我就献丑了。若有翻译不当之处,敬请执教。

**********************************

题目:马来西亚华人,你们还要什么?
Orang Cina Malaysia, apa lagi yang anda mahu?
作者:CUIT ZAINI HASSAN


我已经好多次发表文章,讨论我们的好朋友——马来西亚华人对现今政府的态度。我也时常提到民主行动党尝试左右我国所有华裔人民的野心。

正如我不久前所发表的文章所提及,近来的民主行动党显得十分沉静。在雪州,民主行动党很沉静,在槟州也很沉静,连霹雳州也是如此。民主行动党的沉静只是表面而已,其实她是在沉静中酝酿果实。
民主行动党的细微行动其实是十分猛烈的。水面下的暗流往往比水面上的波浪来得危险。然而,国阵是否察觉到民主行动党这种看似沉默实际上却行动积极的策略?大约2、30年前的马来人对民主行动党的沙文主义感到十分顾忌,可是现今的马来人对这点却完全没有概念。马来人已经不理这么多了。
现今的马来人没有阅读有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著作的《513事件》。现今马来人不曾知道当年民主行动党为了要把马来人扫除而发动的“扫把游行”事件。


我并不是想要煽动人们对民主行动党或任何人士感到憎恨,然而这是所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及土著都有权利及必须知道的历史事件。

我曾经建议将《513事件》这本书列为学校的课本。虽然一部分马来人不太喜欢历史这个科目,然而我认为有必要加强马来人对历史这个科目的注重。一切有关于国家的、关于马来西亚的事实必须认真灌输给马来学生。


政府也应该考虑把越来越受欢迎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当成学校的课程来教导。过去的历史和当代的形势必须结合起来成为学校的一个必修科,让所有的学生修读。

我提及这个课题的目的不是要显示我是极端的马来人。我只是想要大家清楚现今我们四周存在着的政治现实状况。

雪州乌鲁雪兰莪补选是十分特殊的。这次补选的成绩让人们很想知道为什么华人(不是全部,但几乎是大多数)还是不愿意把选票投给国阵候选人。
他们到底还想要什么?华人是否还自以为他们是决定全国大选成绩的关键因素吗?

我必须提醒大家,2008年的全国大选并不是我国民主过程的一个真正考验。2008年全国大选太过于造假了。那次的政治海啸只不过是因为人民想要对当时的政府发泄不满以及当时马来人思绪混乱才会发生的。

结果呢,民主行动党成功盗取这样难得的机会。华人大举支持民主行动党而导致了史无前例的政治海啸发生了。

如果我们拿这次乌雪补选的成绩来探测下一届(第13届)全国大选的话,我们发现华人不再是决定全国大选的关键因素。马来人仍然是决定大选成绩的唯一因素,条件是马来人必须团结一致。

就算马来人团结一致,他们必须完全支持现今这个政府,而印度人也必须把选票投给执政党,那么华人那时就不再是决定大选成绩的关键因素了。若是死忠的印度人和华人不支持国阵,那么国阵就会败选。

事实上,国阵在乌雪补选所获得的多数票并不能表示真正的胜利。这只是一场补选。所有的选举资源都集中在这里。到了真正的全国普选时,情况会有很大的差别。

从数字上来看,乌雪的马来人也不是完全对国阵死忠的。我们不大确定他们到底好想要什么。他们想要的一切都已经给了。巫统也认真做出改变了。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也许我们应该采用偏激的方法才能解决严重的问题。”
无论如何,林吉祥肯定对乌雪补选的成绩感到十分满意。在乌雪补选成绩公布之后的集会上,林吉祥就对着多数是马来人的出席者这么表示,乌雪的成绩象征了乌雪“人民”的胜利。
为了不想触及当地马来人的感受,林吉祥所提到的“人民”其实是指那些不支持国阵的乌雪华人。

林吉祥肯定十分开行,相反地蔡细历和许子根就很失败了。

很讽刺的是,当蔡细历表示“马华必须用于发言了”时,他真正的意思是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马来西亚华人,你们到底还想要什么?这篇文章的题目十分有意思。马来西亚的华人到底还想要什么?我们先不思考他们为什么不支持现今这个政府。让我们研究他们到底还想要什么。
根据历史,华人移民到马来半岛是为了要来寻找机会。几百年前他们在自己的祖国中国大陆生活得很困苦。正如白人移民到美洲大陆去寻找机会一样,当年移民来马来半岛的华人就这么定居在这个福地了。

很明显的,他们的祖先所采取的策略是正确的。他们在这片国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在这个富裕的国土丰衣足食。

不单是马来西亚,连新加坡也被他们完全控制了。新加坡不是他们的祖国。新加坡的华人也和马来西亚的华人一样来自当年同一艘驳船。所不同的是,新加坡完全被他们控制了,马来西亚则没有。
在马来西亚,华人和马来人、土著和印度和平生活着。和新加坡不同的是,在那儿华人完全控制了当地的政治并完全统治了整个新加坡。在马来西亚,政治和政府还是掌握在马来人手中。
这两个的国家的制度很相似,只不过情况相反而已。这里是马来人掌权,在长堤对岸则是华人掌权。

新加坡马来人和马来西亚华人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新加坡马来人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马来西亚的华人则过着比普通还好的生活。


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就曾这么形容,如果把吉隆坡所有的华人建筑物从地图中拿掉,所剩余的只是一个乡村而已,其它的都属于马来西亚华人。

马来西亚的华人很厉害。半岛上以及沙巴沙拉越所有的城市乡镇都被他们控制了。

他们也成功栽培出许多成功的专业人士。 华校制度是这个世上最成功的制度之一。
我国许多顶尖的私立学院都被华裔学生所占据了。马来学生只能在不那么出名的政府学院报读。马来西亚著名的购物广场都是属于华人的。

在私人界,华人掌控了一切。马来人的数目寥寥可数。马来人只能担当低下层的职务。现在要在私人机构任职也许要懂得中文呢!

由一本商业杂志调查出来的我国十大富豪当中,华人也占据了8位。以下是我国十大富豪的名单:1. Robert Kuok Hock Nien 2. Tatparanandam Ananda Krishnan 3. Tan Sri Lee Shin Cheng 4. Tan Sri Teh Hong Piow 5. Tan Sri Lim Kok Thay 6. Tan Sri Quek Leng Chan 7. Tan Sri Syed Mokhtar Albukhry 8. Puan Seri Lee Kim Hua 9. Tan Sri Tiong Hiew King 10. Tan Sri Vincent Tan Chee Yioun. (Sumber: Malaysian Business, Feb 2010)

这就是我们热爱的祖国马来西亚现今的事实。已经管理这个国家长达52年的政府是否太过残暴和铁腕?

马来西亚华人到底还想要什么?我敢肯定你是知道答案的。

2010年5月21日星期五

怀念你,阿祥!

昨晚闭上眼睛就是不能睡去。

你的笑脸就一直浮现。

中学时代的点滴,龙舟队里的片断,还有毕业之后偶尔在你的档口停歇聊天的情景不断萦绕在脑子里。

需要走得这么匆忙吗?
我们今年尾还有毕业25周年纪念等你参与啊!
我们以后还有很多聚会是你不可以缺席的啊!
我曾经叫你星期六和我们一起去跑步的,可你总是不来!
听说前一阵子你还和耀明、庆成他们一起爬山呢。。。

曾经叫你不要那么“铁齿”,你却总是一笑置之。
肉身不是钢铁打造的,会败坏的!
就算大家都叫你Rocky,但健壮的Rocky也是会生病的。

身体有什么不妥为什么不透露给身边的朋友知道呢?
是信不过我们?
是怕我们唠叨?

你就这么走了。
是很突然,但总比拖着拖着受罪好多了!
可惜我们还有很多欢乐没有机会一起分享了。。。

抱歉,好几次有想过应该去你的档口坐坐却总被一些借口所耽误,结果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走了,就走吧!
只要你一路走好!

又一个朋友走了。。。

10点30分,手提电话忽然响起,老同学打来的。我没有立刻接听,只是赶紧把电话调去静音,然后把剩下的最后一段科学讲义的内容解释完毕,好让学生下课。学生忙着走出课室,朋友还没有挂上电话。于是我立刻接听。

“刚刚阿廖打电话来,说Rocky阿祥走了。”电话传来同学的声音。

我顿时呆住了。阿祥走了?怎么可能?这么健壮的人怎么可能这么早走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什么原因?”我赶紧追问。

同学根本不能给我一个明确大答复。他也是透过另外一个同学获得消息的。

匆匆挂上电话,我立刻找出Rocky的电话号码。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然拨电给一个听说已经走了的人。

我真担心接电话的是马来人。不过,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我冒昧地直问:“阿祥。。。他人怎样了?”

女人哽咽着说,“阿祥走了。。。”

“到底是什么事呢?”我立刻追问。

“那是刚才六点半的事了。他在招待一个买裤带的顾客,忽然软倒下来。这么巧的是那个顾客是医生,赶忙给他进行人工呼吸,可是还是。。。。”

我头脑一片空白。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走了?我礼貌地问对方,“你是。。。阿祥的母亲?”

“我是他女朋友。”

我关上电话,似乎还不肯接受事实。才43岁,就走得这么突然?况且他的人一向来都无病无痛的。

这是我们中华1985年毕业同学当中第4个离开的。(应该是4个走了吧?会不会还有谁走了我不知道的呢?)

1985年考SPM第2天,Kim Teik走了,自己了断生命。

后来不知哪一年Annie也走了,在美国闹事被警察击毙。

贤优几年前也因为血癌走了。

现在轮到我们的Rocky了。

我和Rocky还算要好,有空时我会特地跑到市中心他摆卖裤带钱包的档口找他聊天,他总爱叫我走过马路去对面的咖啡档口请我和杯饮料。我最喜华听他说及江湖中的是非,虽然很多人都说他车大炮。我欣赏他的吊儿郎当。我佩服他对朋友的义气。

最近因为忙碌,有一段日子没下去找他了,就算路过闹市也没空停留在他的档口找他聊天。而今天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去找他聊天了。。。

Rocky, 希望你一路走好!不送了。

2010年5月20日星期四

《汤杯·楼阁·果陀》转载南洋商报言论版的文章

汤杯·楼阁·果陀●陈永华

2010/05/18 6:34:22 PM
●陈永华


我国的汤杯征战结束了。国家队比赛的那几天,平时车水马龙的路变得畅顺,还没到黄金时间的嘛嘛档已高朋满桌。国人倾情国球,以最实际的行动来支持国家队,万众一心,渴望把久违的汤杯留在马国。


可惜,事与愿违, 中国队毕竟技高一筹(其实,何止一筹),将我们打得落花流水。马来西亚人民的热情盼望,其实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把我们放在秤砣上和中国队“比一比斤两”的话,秤砣会歪向中国一边。羽总说会开会检讨失利的原因,只是公关秀一场,明眼人都看得出原因在哪,还要开会?


在球场上竞技,是公平的比赛,也是残忍的现实。理性的人,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国家队身上。连自由人身份、年届33的黄宗翰都重新征召归队的马来西亚,凭什么和其他强旅争汤杯?

而看见“廉颇已老“的宗翰却被推上沙场时的不堪,真有冲动想把那些管理羽总的家伙给痛打一顿。

一厢情愿织夺杯奢望

而是什么样的国民性格,会令国人对于汤杯抱以奢望?我们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其实,不仅于在球场上。

在十多年前,全球经济一片火红,许多人从股票的纸面上获得巨额财富。前首相提出2020宏愿,许多人都为之倾倒。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人忘记了,一两年里所堆砌出来的高股市指数,其实是因为大量热钱的涌入而不是基于需求和供应所创造出来的。当时,没人提出警告或疑问:我们凭什么可以晋身先进国之列?或许,有人提出了,但我们对他的提问抱以讥笑,冷漠。


后来,金融风暴来袭,满街都是“大闸蟹“。当局把矛头直指金融大鳄索洛斯,把他说成是罪魁祸首,却没有反省自身的过错。在全民皆股民,发疯似地炒卖股票,地皮的时候,并没有去引导人民理性投资,制止热钱的窜流和建立更良好的制度。这岂非变相鼓励人民炒股?该做的没做,如同引领人民“去荷兰“?索洛斯才懒得回应,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过是根据游戏规则去游戏。”


未质疑宏愿如何达成

苦日子过得怕了,人民宁愿选择去相信一切都是美好的,未来是光明的。许多人都随政客的口沫起舞,到处都是2020,连茶室,学校都取名宏愿。 谁能怪罪这些人民呢?结果,2020 宏愿,再没有人提起了。

可,思维方式是长期训练的产物,它不会在短期内改变的。2020 宏愿被提出的若干年后,人民再次盲目的相信另“一个”口号。那一个喧天哗地,哪怕是聋人盲人死人也逃不过的口号。没有人去质疑提出者如何去达成这口号,而这口号的达成的基本条件,譬如立法公平对待所有族群,立法保障出版与言论自由,政府工程公开投标,反贪污委员会直接向国会负责……当局是否有意愿去达成,没人去理,无人敢问。这不正是不问“我们拿什么来争汤杯”,却盲目的乐观地相信“我们可以重夺汤杯“的相同态度?

人民无法不乐观,日子可以坏,但心情要保持愉快。受恶法钳制,官僚主义盛行,经济疲弱,资源被控制,为朋党独享……现实只能被知道,不需要被懂,因为努力探讨随之而来的无力感,让人逃避,不敢正视自己你怎么努力去做一个好公民,政客都把你扣上“不爱国”,“反对某族群”,“激进派”的帽子


哀莫大于心死的无奈

因为教育政策的失败而不谙国语的人,明明是受害者,却被说成不爱国,还被人挑畔叫你回中国;支持华文教育的被诬蔑成反对国民团结;明明是官员们的职责,却还要三催四请地求他帮忙;明明是我们的纳税钱,却被要挟胜选了才给你。。。这些难道就不是叫我们哀莫大于心死,不敢追问的最重要原因?后来我们从经验得出结论:想要开心的话,唯有做一个唯乐观是主的乐观派。


所以,为何国民容易被不切实际的口号或计划弄得昂奋,热情投入?因为一个精神寄托落空后,需要另一个去承托。这趟汤杯旅程的结束,其实是国运的浓缩身影。所谓的世界第一男单和男双,在战场上竟然如此不济。现实是残酷,对不理性的人更是无情。


马来西亚一代又一代勤奋的人被无耻政客耍弄,痴望眼前的空中楼阁,梦想一天能爬上去,天天被迫演出《等待果陀〉的荒谬悲剧

2010年5月19日星期三

狭隘的偏见——转载自《前锋报》的文章

一直以来对《马来西亚前锋报》没有好感,觉得这份种族色彩浓厚的报章是阻碍我国多元种族团结的幕后黑手。

今天我特意浏览了这个素有巫统党报称号的网站,顺便阅读了以下这篇文章,心里头万般滋味杂陈,很不好受。于是决定把这篇文章转载到我的部落格,让各位亲自阅读,让大家了解《前锋报》如何在马来社群进行恶意的煽动,导致马来西亚国民团结的进展脚步蹒跚,步履艰难的真正原因。

我应该会把这篇文章翻译成中文,让不谙国语的朋友也有机会看清《前锋报》的丑恶面目。

难怪民主行动党会严厉杯葛这份报章!


ARKIB : 28/04/2010
Orang Cina Malaysia, apa lagi yang anda mahu?
CUIT ZAINI HASSAN

SUDAH banyak kali saya menulis mengenai sikap sahabat kita, orang Cina Malaysia terhadap kerajaan yang ada sekarang. Saya juga sering mengaitkan cita-cita DAP yang mahu 'pulun' semua sekali pengaruh Cina di negara ini.

Seperti mana yang saya tulis sebelum ini, DAP sejak akhir-akhir ini sungguh senyap dalam pergerakannya. Di Selangor pun ia senyap, di Pulau Pinang pun ia mulai senyap, di Perak pun begitu. Senyap-senyap DAP sebenarnya diam-diam berisi.

Gerakan halus mereka bergerak kencang. Harus diingat arus bawah lebih bahaya berbanding ombak di atas. Tapi apakah BN sedar dengan strategi DAP itu. Jika kira-kira 30 tahun dulu, malah 20 tahun dulu, orang Melayu generasi saya amat cuak dengan DAP atas sikap cauvinisnya, kini generasi Melayu sekarang tidak tahu itu semua. Mereka sudah tidak peduli.

Mereka tidak membaca pun buku 13 Mei yang ditulis oleh Tunku Abdul Rahman dan mereka tidak pernah tahu pun wujudnya perarakan penyapu oleh DAP yang mahu menyapu orang Melayu pada masa itu.

Bukan tujuan saya mahu membangkitkan rasa benci kepada parti itu atau kepada sesiapa, tapi ia adalah sejarah yang semua orang anak-anak Melayu, Cina, India, Orang Asli malah sesiapa sahaja harus dan berhak tahu mengenainya.

Saya pernah menyarankan supaya buku 13 Mei itu dijadikan teks di sekolah. Matapelajaran sejarah yang sesetengah daripada orang Melayu sendiri amat membencinya, harus diperkuatkan semula. Aspek kenegaraan, soal-soal realiti kemalaysiaan harus diterapkan.

Masukkan juga satu subjek mengenai konsep 1Malaysia yang sudah mulai disukai ramai itu. Sejarah silam dan aspek kontemporari harus disatukan menjadi satu subjek wajib, yang harus diikuti oleh semua pelajar, bukan sahaja pelajar Sastera, malah juga pelajar Sains.

Tujuan saya membangkitkan semula perkara ini bukanlah bermakna saya ini ultra-Melayu, tetapi untuk menyatakan mengenai realiti politik yang berlaku di sekeliling kita sekarang.

Pilihan raya kecil Hulu Selangor amat unik. Dalam sains politik, ia amat menarik untuk dikaji bagaimana orang Cina (bukan semua, tapi rata-rata) masih tidak mahu kembali kepada parti kerajaan.

Apa lagi yang mereka mahu? Apakah mereka masih merasakan merekalah penentu kepada sesuatu keputusan pilihan raya di negara ini?

Perlulah diingat pilihan raya umum 2008 bukanlah satu ujian sebenar bagi proses demokrasi di negara ini. Ia terlalu artifial. Tsunami yang berlaku adalah akibat kemarahan rakyat kepada kerajaan ketika itu dan kecelaruan fikiran orang Melayu ketika itu.

Akibatnya, DAP telah berjaya mencuri peluang itu. Orang Cina ramai-ramai memihak kepada mereka dan berlakulah tsunami politik yang tidak pernah berlaku dalam sejarah Malaysia.

Tapi jika diambil Hulu Selangor sebagai model pilihan raya umum ke-13 kelak, orang Cina bukanlah (lagi) penentu kepada keputusannya. Orang Melayu masih lagi menjadi faktor mutlak bagi menentukan kepada keputusan itu, dengan syarat - mereka bersatu.

Bersatupun, mereka haruslah secara majoriti menyokong kerajaan dan orang India pun turut serta memberi undi kepada parti kerajaan, maka ketika itu orang Cina bukanlah penentunya. Kecualilah jika orang India dan Cina solid lari daripada BN, maka BN akan tersungkur.

Namun, hakikatnya angka majoriti undi BN di Hulu Selangor bukan lagi satu gambaran kepada kemenangan sebenar. Itu pilihan raya kecil. Semua jentera tertumpu di sini. Dalam pilihan raya umum situasinya adalah jauh berbeza.

Secara angka, Melayu Hulu Selangor pun masih tidak solid. Kita tidak pasti apa lagi yang mereka mahu. Semua yang mereka mahu sudah diberi. UMNO pun sudah tunjuk perubahan. Seorang rakan memberitahu ''mungkin kita perlu pendekatan radikal untuk menyelesaikan masalah yang tenat."

Namun, keputusan Hulu Selangor amat disenangi oleh Lim Kit Siang. Beliau dalam ucapannya di rapat umum penutup selepas keputusan kekalahan mereka diumumkan, memberitahu para hadirian yang rata-rata terdiri daripada orang Melayu, keputusan itu sebenarnya ialah kejayaan kepada 'rakyat' Hulu Selangor.

Tanpa mahu menyentuh perasaan orang Melayu di situ, beliau sebenarnya merujuk 'rakyat' itu sebagai orang Cina Hulu Selangor yang rata-rata tidak memberi undi kepada BN, tapi sebaliknya memihak kepada DAP.

Kit Siang ternyata amat gembira, sebaliknya Dr. Chua Soi Lek dan Dr. Koh Tsu Koon yang gagal.

Ironisnya, apa pula maksud Soi Lek apabila beliau berkata ''MCA kena vokal''? Saya pun tak tau?

Orang Cina Malaysia, apa lagi yang anda mahu?TAJUK di atas penuh bermakna. Apa lagi yang orang Cina Malaysia mahukan? Kita tolak dulu sebab-musabab mereka tidak menyokong kerajaan yang ada sekarang. Kita kaji dulu apa lagi yang mereka mahu?

Ikut sejarahnya orang Cina berhijrah ke Tanah Melayu ini untuk mencari peluang. Mereka hidup susah di tanah besar China ratusan tahun dulu. Seperti mana orang putih berhijrah ke benua Amerika untuk mencari peluang, begitu jugalah orang Cina yang kini menghuni di negara bertuah Malaysia ini.

Ternyata, percaturan datuk moyang mereka dulu berbaloi. Mereka dapat apa yang mereka mahukan. Mereka hidup mewah di bumi bertuah Malaysia ini.

Malah, bukan Malaysia sahaja, Singapura pun mereka kuasai sepenuhnya. Singapura bukanlah negara asal mereka. Orang Cina Singapura pun asalnya adalah dari tongkang yang sama bersama-sama orang Cina Malaysia. Cuba bezanya, Singapura berjaya dikuasai sepenuhnya, dan Malaysia tidak.

Di Malaysia, orang Cina hidup aman damai bersama-sama orang Melayu, Pribumi dan India. Berbeza dengan di Singapura, di sana orang Cina yang menguasai politik dan sekaligus pemerintahan negara itu. Di Malaysia, politik dan kerajaannya masih lagi dikuasai oleh orang Melayu.

Sistem kedua-dua negara itu sama, cuma ia terbalik sahaja. Orang Melayu di sini, orang Cina di sebelah tambak itu.

Bezanya orang Melayu di Singapura dan orang Cina di Malaysia amat berlainan sekali. Orang Melayu di Singapura hidup biasa-biasa sahaja. Orang Cina di Malaysia hidup lebih daripada biasa-biasa.

Malah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pernah memberi gambaran sekiranya semua bangunan orang Cina di Kuala Lumpur diangkat dari peta, yang tinggal hanyalah Kampung Baru itu sahaja. Semua yang lain ialah kepunyaan orang Cina Malaysia.

Orang Cina Malaysia amat hebat. Kesemua pekan-pekan besar dan bandar-bandar di seluruh Semenanjung, Sabah dan Sarawak dikuasai mereka.

Mereka juga berjaya melahirkan para profesional yang paling ramai dan berjaya. Sistem sekolah Cina mereka adalah antara yang terbaik di mana-mana sahaja di dunia ini (jika ada).

Kebanyakan pelajar-pelajar di kolej-kolej swasta yang terbaik di Malaysia dipenuhi oleh pelajar-pelajar Cina. Orang Melayu hanya mampu ke kolej milik kerajaan dan yang tidak ternama. Pusat-pusat membeli belah di kompleks-kompleks ternama di Malaysia dipunyai oleh orang Cina.

Di organisasi korporat dan swasta, orang Cinalah yang menguasainya. Orang Melayu boleh di bilang jari dan pekerja bawahan. Malah, kini mahu mohon kerja di situ pun perlu faham cakap Mandarin, sebagai prasyaratnya.

Akhir sekali, orang paling terkaya di Malaysia yang banciannya dijalankan saban tahun oleh sebuah majalah busines di Malaysia mendapati lapan orang Cina yang berada di 10 ke atas. Berikut adalah senarai 10 orang terkaya di Malaysia.

1. Robert Kuok Hock Nien 2. Tatparanandam Ananda Krishnan 3. Tan Sri Lee Shin Cheng 4. Tan Sri Teh Hong Piow 5. Tan Sri Lim Kok Thay 6. Tan Sri Quek Leng Chan 7. Tan Sri Syed Mokhtar Albukhry 8. Puan Seri Lee Kim Hua 9. Tan Sri Tiong Hiew King 10. Tan Sri Vincent Tan Chee Yioun. (Sumber: Malaysian Business, Feb 2010)

Itulah hakikatnya Malaysia tanah airku yang tercinta ini. Apakah kerajaan sekarang yang sudah memerintah 52 tahun ini terlalu zalim, kejam dan kuku besi?

Apa lagi yang orang Cina Malaysia mahukan? Tapi saya tahu, anda tahu jawapannya.

2010年5月16日星期日

民主行动党获胜!

焦急等待,选情激烈且峰回路转!终于在晚间10时50分,传来了好消息!DAP赢得了砂拉越诗巫国会补选!人民胜利了!

2010年5月14日星期五

太有创意的汉字

朋友透过电邮传来了下面这些汉字构成的图画,觉得很好玩,所以特别张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相信这些构图最近在网路上十分流行,因为我一共收到好多个不同的朋友分别传来相同的电邮信息!

考一考你的眼力,看看能不能从图画中看出中文字出来!

                                         
答案:1)孙悟空 2)坏小孩  3)蟹  4)唐僧 5)熊 6)美丽的家乡 7)雄狮 
8)美丽的姑娘   9)雄鹰翱翔                                                           


 

走出大英帝国殖民主义的阴影
走不出狭隘民族主义的梦魇。

走过风风雨雨的53年岁月
走不出513的惨痛历史伤痕。

走向繁华进步的假象
走不出南中国海半岛上原始森林封闭落后的思维。

走进反贪局大厦的是有为青年
走不出的是含冤坠楼的幽魂。

2010年5月8日星期六

别让你的记忆褪色











我的记忆
有颜色。
是鲜艳的红
是霸道政权欺压平民
迸出鲜血
染成
永不褪色的红


您的记忆
还有色彩?
或已经褪色?
变成惨淡的灰白

2010年5月6日星期四

身、心、灵修养

你可能会发出疑问,为什么近来我这个人不时张贴一些在关于禅修、静坐、或是圣严法师的智慧谈话?



看来我是应该在这里约略做点解说的。



你会误会我要在这里弘扬佛法吗?若你有这样的想法,那你就错了。我没有弘扬佛法的意思。我也没有资格弘扬佛法。要弘扬佛法,必须真正了解何谓佛法。我连佛法是什么都不知道,哪来资格谈弘扬呢?


我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或更贴切地说,我信仰所有引人向善的宗教。我可以接受任何好的宗教的教义。若我能找到其它宗教关于内心修养的东西,我照样会把它张贴出来和大家分享。或许是机缘吧!当我想要在网上查询那些关于身、心、灵修养的资料时,在眼前“跳”出来的都是与佛教有关。



好了。我提到重要的字眼了——“身、心、灵修养”。是的,我最近在寻找和思考身、心、灵修养方面的知识。



在我进一步谈我对身、心、灵修养的看法之前,允许我先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段文字:

。。。癌症的坏“种子”由异常的细胞发展成为可以观察到的肿瘤,需要5到40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原本健康的细胞变得严重技能失常,可能是出现了不正常的基因,或者更常见的是,因为接触辐射和环境中的毒素,或其它如香菸烟雾中的苯等致癌物质而造成。至今尚无任何研究证实心理因素本身会创造出这样的“坏种子”。不过,就如同营养、运动,或水和空气的品质一样,某些心理状态会深深影响“种子”所在的土壤。我所认识的大多数病患都记得在癌症确诊前的数月或者数年,总有一段压力特别大的时期,通常这种压力都来自痛苦经历的折磨,带来一种茫然无助的感觉。我们很多人都面临长期无法解决的冲突,或是排山倒海而来的义务,让我们产生窒息的感觉。我必须强调,这些情况并不会引发癌症,但是2006年发表于《自然癌症评论》(Nature Reviews Cancer)的一篇文章指出,我们如今得知,这些情况会让癌症有更迅速增长的机会。。。。(摘录自《自然就会抗癌》第199页)



先别误会我得了什么绝症。虽然我可能带着一点因为运动过度而造成的伤,但其实目前的我表面上至少还是很健康的。然而,就是因为我目前还健康,也因为我相信那些会把人折腾得十分痛苦的疾病随时会找上我(包括你),所以我更应该未雨绸缪,事先做好防备,以免真的有天被这些疾病缠上时才来恐慌。



许多人在罹患癌症或其它慢性疾病如高血压、心脏病、肾衰竭时会显得焦急,恐慌甚至难以接受事实,那是因为他们事先完全不相信自己会罹患这些疾病,也可能因为他们事先不去彻底了解导致这些疾病的原因,没有做足防范的步骤。由于缺乏认识,所以一旦遭遇疾病的侵袭,人就变得手足无措,



根据我所阅读的两本关于抗癌的书所得到的领悟,癌症(以及其它慢性疾病)不应该纯粹是肉身所承受的病痛那么简单,而可能是关系到心、灵层次的。大卫。赛文-薛瑞柏医生在他的著作《自然就会抗癌》里就列出了好多科学文献,证明了针对静坐、心灵修养对免疫系统的正面作用。 我在此就举出书中的两个例子:

“在加拿大卡加利(Calgary),琳达。凯尔森(Linda Carlson)教授的研究团队在大学癌症中心研究参与同样打坐活动的乳癌和摄护腺癌病患。大约8周之后,这些病人表示自己睡得比较好、压力比较少,感觉他们的生活更充实。打坐对他们的免疫系统也有益。他们的白血球,包括NK细胞在内,都恢复了正常,更有抗癌能力。”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也证实,正念禅修对爱滋病患的免疫系统有正面的影响。(参考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_ob=ArticleURL&_udi=B6T3M-497C7G9-N&_user=10&_coverDate=10%2F31%2F1996&_rdoc=1&_fmt=high&_orig=search&_sort=d&_docanchor=&view=c&_searchStrId=1324341599&_rerunOrigin=google&_acct=C000050221&_version=1&_urlVersion=0&_userid=10&md5=0ca627feba89bd5f032cab657f204522
50名男性爱滋病毒带原者一连8周参与这个打坐课程,接着每天练习打坐30到40分钟,对照组则只上过一天课程,随后也没有每天打坐。8周后,没有每天打坐的人,CD4 细胞(一种免疫细胞)数量减少,但每天打坐的人,CD4细胞却没有降至计划开始时的水准之下,而且越热心参与计划者,在研究结束时的CD4细胞越多。”

读了这样的文字,你可以选择不要相信,甚至嗤之以鼻;我却宁愿选择相信。在每天忙碌的生活里,我们似乎没有好好对待内心底的自己,我们甚至很苛刻地对待自己的内心。我们没有时间,也不愿花时间去聆听发自我们内心底的呼唤。我们选择为了满足别人的期望或担心别人眼光而去做一些对自己内心没有好处的“傻事”。到头来,我们必须承担巨大无比的压力,搞到自己的身、心、灵都疲惫不堪。

从我在网上的搜寻,我发现静坐、禅修,甚至气功都可能是修养身、心、灵的法门。于是,我把我认为不错的资讯张贴在这儿,想要与大家分享。我绝对没有意思要影响任何人来相信禅修、静坐等行为对身、心、灵修养的好处。其实,我自己本身还在摸索中。我的目的不外是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能够获得有缘人指教和开示。若有不到之处,真的希望能人批评更正,谢谢。

2010年5月5日星期三

Ajahn Chah的禅修

无意中找到了泰国高僧阿姜查的禅语,有种似懂非懂的感觉。反复思考个中精髓,还是有些地方不能完全彻悟。刻意张贴在这里,一来可以时时提醒自己,二来希望抛砖引玉,获得智慧者挺身为我开解疑窦。



走在佛法的路上,
你不能以“身”去完成,
你必须以“心”去走。

锁在牢狱里的只是这个身体,
不要让心灵也被锁住了。


我们仅只是这具身体的访客
就如在这里的听堂一样,
它并不真的是我们的,
我们只不过是暂时的房客。

没有任何人能替你做,
光听别人说也无法断除你的疑惑。
唯一能解除疑惑之道,
就是你亲自地做一次完全放下


佛法是在修行中生起的。
教导只是指出领悟的方法,若要领悟佛法,
必须将那教导带进我们的内心。

任何尝试要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都只是欲望和执着的表现,
反而会阻碍你注意力安定下来


当你做每一件事情时,
你必须心里很明白,很清楚。
当你看清楚时,
你就不需要去忍和勉强自己了。
你感到受阻碍于有负担,
是因为你不了解这点


禅修的目的不仅于经常平静自己,让自己脱离忧恼而已,
而是要洞见和绝灭使我们一开始就无法平静的原因


修行只是关于心和心的感觉而已,
而不是一样我们必须去追逐或分离争取的东西。
你所要做的,只是试着保持觉醒。

这些感觉生起的地方,
就是我们能够开悟,智慧能够生起的地方。

学习去辨认“欲望”与“需要”的不同。

混乱升起的地方,就是宁静可以升起的地方:
那里有混乱,透过智慧,那里就有宁静。

平静是引发智慧的基础,
而智慧则是平静的成果


觉知者如实地微见,
而不因变迁的现象而快乐、悲伤。

快乐不是我们的归宿,
痛苦不是我们的归宿,
内心的平静才是我们真正的归宿。
如实了解事物的真相,
并放下对一切外缘的执著,
以一颗不执著的心作为你的依归。


我们必须如实地看事物,
感觉只是感觉,
念头也只是念头。
这就是结束我们所有问题的方法。

你必须看见在快乐中不圆满之天性。

“无常”这真理是世界上最单纯的事,
却也是最深远的。

你必须把持住心,
反复地观这个苦和不愉快,
只是一个不稳定的东西;
终究它是无常、苦、无我的。

欲望一直存在着,
这只是心的一种状态。
有智慧的人也有欲望,
但却没有执着。


没有人能教你这个真理,
只有当“心”亲自了解时,
它才能灭绝和舍弃执著。

别执著良善,别执著邪恶;
这些都是世间的性质。
我们修行以超越世间,
从而将这些事情带往终点。

如果我们做事只是为了求得回报,
它将只会引起痛苦。
修行不再是为了得到什么,
而是为了放下!


即使连定(平静)也不该去执著。

坐禅不是为了要“得”到任何东西,
而是要“除”去所有一切。

2010年5月1日星期六

刚读完和即将要读的书

刚读完许达夫的《感谢老天,我活下来了!》。

作者许达夫是台湾一位著名脑神经专科医生,2003年1月被证实罹患直肠癌,但他毅然拒绝手术化疗,独创一套自然疗法,成功跨越了癌症“五年存活”门槛。这本书记录了作者对致癌原因的看法、抗癌成功的要素与实证以及抗癌失败的原因与案例。此外,作者也分享了他独创的“鸡尾酒抗癌自然疗法”。虽然作者本身是修读西方医学出身的,但书中不难看到他对西方医学治疗癌症的严厉鞭挞。

坦白说,我读这本书时的感受是起伏摆动的,接受与抗拒兼而有之。我看书很少有这样的感觉,要就赞同作者所言,要不就完全抗拒作者的言论而立刻把书抛开。可是,阅读这本书让我感到取舍为难:作者有些论据实在是很有说服力,不过有些论调却是我不大苟同的。有一阵子我尝试把这本书搁置一旁,不想理会之;可是在想要揭晓一个罹癌医生如何以自然疗法成功看抗癌的好奇心驱使下,我还是仔细把这本书读完。

跟之前读完的《自然就会抗癌——罹癌医师的科学观点》相比,《感》书作者在用词方面显得比较自大、狂妄、绝对。《自》书作者大卫。塞文薛瑞柏比较温文,也比较客观;相反的《感》书作者就显得十分的主观,给我一种“我的方法最好,我的方法就是绝对”的感觉。这也是我抗拒这本书的原因之一。

《感》书作者在质疑及批评西医治疗癌症的口气方面十分苛刻、直接。我相信学西医的朋友看了都会摇头抗拒。作者的语气让人觉得所有西医都是“不怀好意”的,都是“利益熏心”的。这点对所有西医朋友是有欠公平的。若是作者在这方面表露出谦卑、温和但严谨、认真的态度,我想我对这本书的抗拒性就会大大减少。然而,我们局外人不明医学界里的纷纷扰扰(尤其是台湾这个国家的医药制度),所以就抱着“好管闲事”的心态来看待作者(本身是西医)对自己同僚的鞭挞。若是作者所言属实,那么人们所敬仰倚赖的医生就真的太令人失望了。无奈我们不是医生,不在医学界里打滚,不能熟知里边的是是非非。

虽然我说学西医的朋友可能会十分抗拒这本书,可是我还是很想建议刚刚披上医生白袍或即将成为医生的年轻人阅读这本书,以客观的角度来思考作者针对西医的种种缺点与弊病,从而改进医生与病患之间的关系。

我庆幸自己到目前为止还很健康(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很健康),可是身边的亲人、朋友一直都传来某某人罹患癌症甚至不幸往生的消息。我一直相信,本身不曾罹癌的人,永远不会真正明瞭癌症患者的无助、恐惧和痛苦。

健康的我,甚至是你,目前所能做的就是听取成功抗癌人士们的经验指示,尽量做到身、心、灵三方面的清静健康,把癌症以及许多慢性疾病拒之千里之外。许多人都有一个错误的看法,认为每个人都逃避不了会患上癌症、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等。

我会尝试在这个部落格把我所知道的知识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看完《感》书之后,我立刻就投入阅读这本《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学生运动史料汇编》。因为我还没有把《感》书读完,所以这本书就搁在我的书桌长达3个星期之久。这本书是我特地到大众订购的,因为这绝对不是一本轻松易读的畅销书,书局绝对不会大量摆卖这本书。单看书名就可以知道这是一本记载历史的资料书,而历史对我而言肯定是难以下咽的。 然而,我还是会努力并仔细把这本书看完,因为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点“使命感”来窥探这一段我国华教奋斗史上的悲壮史实。我答应老友景丽要在这个部落格里和大家分享《二》书里的内容,希望我能做到,并不会让大家失望,毕竟我们有这个义务去了解这一段鲜为人知的血泪史实。

大家等待吧!等我把书看完。(我读书的速度是很慢的。)


鹅卵石走道

我最近爱上了公寓楼下休闲地带一隅一条铺上鹅卵石的走道。

搬来这幢公寓已经有三年了,刚开始时因为贪鲜而来这儿“玩”过,平时很少会来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给人一种“老人专用”或“病人专用”的感觉。每天早晨会有几个上了年纪,身罹慢性疾病的老人群聚在这里。很明显看得出他们当中有的是轻微中风,气色不佳,行动缓慢。每天早晨六点多,他们会在泳池旁绕圈慢走;天亮后他们就来到这条鹅卵石走道旁的户外健身区做伸展运动,可就是没几个有“勇气”光脚踏上这条走道进行脚底按摩。

这星期我一连数天都在跑步后来到这个“老人区”逗留半小时的光景。我会脱掉鞋袜,站上走道上的鹅卵石,做15分钟的“平甩功”,然后提起“勇气”在鹅卵石上绕圈走10分钟。

感觉自己好像变成“老人”了。43岁,不该算老吧?可怎么我现在所做的却好像很“老人样”?无论如何,变成“老人”对我来说是好的,至少人变得更精神,脚跟的伤痛也没那么恼人。


其实,我的转变应该是与最近所看的书影响了我。从2月到4月,我才看完两本书——David Servan-Schreiber医学博士的《自然就会抗癌》以及许达夫的《感谢老天,我活下来了》。后两本都是由罹癌医生所著的类似“医药保健”书。而这两本书的确影响了我许多。

说实在的,我不怎么怕死,我会怕生病,尤其是那些慢性疾病。看了这两本书,我有了一个领悟:许多人在没有患病时总不懂得珍惜健康,甚至尽情挥霍所谓的健康;一旦被疾病缠上时,在束手无策地接受折磨的当儿,才开始懂得要如何保健养生。

我怕生病,一来是知道被病魔折腾的痛苦,但更重要的是不想连累身边的家人和朋友。我觉得,人会罹患那些慢性疾病,或多或少是自找的。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人体是一个极具智慧的生命体系,懂得如何自我调适,如何应对种种变化。我们需要做的是,为这个体系提供足够的水分和养分,还有充足的休息、运动,远离汙然、压力。

可惜,人们似乎只懂得糟蹋自己的身体。熬夜、大吃大喝、与烟酒为伍、不运动、不懂得疏解压力,以致健康亮红灯。我们都知道要照顾健康,可是我们就只喜欢“等待”、“拖延”,我们不喜欢付诸行动。结果一等一拖就等到疾病缠上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