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日星期六

刚读完和即将要读的书

刚读完许达夫的《感谢老天,我活下来了!》。

作者许达夫是台湾一位著名脑神经专科医生,2003年1月被证实罹患直肠癌,但他毅然拒绝手术化疗,独创一套自然疗法,成功跨越了癌症“五年存活”门槛。这本书记录了作者对致癌原因的看法、抗癌成功的要素与实证以及抗癌失败的原因与案例。此外,作者也分享了他独创的“鸡尾酒抗癌自然疗法”。虽然作者本身是修读西方医学出身的,但书中不难看到他对西方医学治疗癌症的严厉鞭挞。

坦白说,我读这本书时的感受是起伏摆动的,接受与抗拒兼而有之。我看书很少有这样的感觉,要就赞同作者所言,要不就完全抗拒作者的言论而立刻把书抛开。可是,阅读这本书让我感到取舍为难:作者有些论据实在是很有说服力,不过有些论调却是我不大苟同的。有一阵子我尝试把这本书搁置一旁,不想理会之;可是在想要揭晓一个罹癌医生如何以自然疗法成功看抗癌的好奇心驱使下,我还是仔细把这本书读完。

跟之前读完的《自然就会抗癌——罹癌医师的科学观点》相比,《感》书作者在用词方面显得比较自大、狂妄、绝对。《自》书作者大卫。塞文薛瑞柏比较温文,也比较客观;相反的《感》书作者就显得十分的主观,给我一种“我的方法最好,我的方法就是绝对”的感觉。这也是我抗拒这本书的原因之一。

《感》书作者在质疑及批评西医治疗癌症的口气方面十分苛刻、直接。我相信学西医的朋友看了都会摇头抗拒。作者的语气让人觉得所有西医都是“不怀好意”的,都是“利益熏心”的。这点对所有西医朋友是有欠公平的。若是作者在这方面表露出谦卑、温和但严谨、认真的态度,我想我对这本书的抗拒性就会大大减少。然而,我们局外人不明医学界里的纷纷扰扰(尤其是台湾这个国家的医药制度),所以就抱着“好管闲事”的心态来看待作者(本身是西医)对自己同僚的鞭挞。若是作者所言属实,那么人们所敬仰倚赖的医生就真的太令人失望了。无奈我们不是医生,不在医学界里打滚,不能熟知里边的是是非非。

虽然我说学西医的朋友可能会十分抗拒这本书,可是我还是很想建议刚刚披上医生白袍或即将成为医生的年轻人阅读这本书,以客观的角度来思考作者针对西医的种种缺点与弊病,从而改进医生与病患之间的关系。

我庆幸自己到目前为止还很健康(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很健康),可是身边的亲人、朋友一直都传来某某人罹患癌症甚至不幸往生的消息。我一直相信,本身不曾罹癌的人,永远不会真正明瞭癌症患者的无助、恐惧和痛苦。

健康的我,甚至是你,目前所能做的就是听取成功抗癌人士们的经验指示,尽量做到身、心、灵三方面的清静健康,把癌症以及许多慢性疾病拒之千里之外。许多人都有一个错误的看法,认为每个人都逃避不了会患上癌症、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等。

我会尝试在这个部落格把我所知道的知识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看完《感》书之后,我立刻就投入阅读这本《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学生运动史料汇编》。因为我还没有把《感》书读完,所以这本书就搁在我的书桌长达3个星期之久。这本书是我特地到大众订购的,因为这绝对不是一本轻松易读的畅销书,书局绝对不会大量摆卖这本书。单看书名就可以知道这是一本记载历史的资料书,而历史对我而言肯定是难以下咽的。 然而,我还是会努力并仔细把这本书看完,因为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点“使命感”来窥探这一段我国华教奋斗史上的悲壮史实。我答应老友景丽要在这个部落格里和大家分享《二》书里的内容,希望我能做到,并不会让大家失望,毕竟我们有这个义务去了解这一段鲜为人知的血泪史实。

大家等待吧!等我把书看完。(我读书的速度是很慢的。)


2 条评论:

desperatefellow 说...

唉......我们今天仍有机会学华语全是前辈们捍卫华教的血汗结晶品。可悲的是当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一辈不重视华语,甚至嫌弃华语拉低他们成绩总积分,妨碍他们考取全科“优等”,丝毫不珍惜可以学华语的机会,也不反省为何他们能在英语和国语这两科外语获得“优等”,反而自己的母语却无法做得到。目前为止,相比与日本,韩国,印度人等,好像只有华人会嫌弃自己的母语,放弃自己的母语而忙不迭的去学外语。华人是功利的,连学语言也那么现实!身为华语老师,只觉得可悲!

景丽 说...

不好意思! 这书的确大块头,不易消化。 速读过了,但细读还没完; 我看书时间比较零碎。 丈夫后来也和一些朋友谈起,我们也乐得帮他们订购。 他们有翻看就很好了。 史料书也许无法详尽读完,但我觉得我们不可完全不知道这些过去。 没有承先,启后的力量就薄弱。 我知道你的分享可以影响很多人,所以才这样提出。 你就当作做分享吧,不必太大的使命感。 有时责任太大时,更难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