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1日星期五

又一个朋友走了。。。

10点30分,手提电话忽然响起,老同学打来的。我没有立刻接听,只是赶紧把电话调去静音,然后把剩下的最后一段科学讲义的内容解释完毕,好让学生下课。学生忙着走出课室,朋友还没有挂上电话。于是我立刻接听。

“刚刚阿廖打电话来,说Rocky阿祥走了。”电话传来同学的声音。

我顿时呆住了。阿祥走了?怎么可能?这么健壮的人怎么可能这么早走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什么原因?”我赶紧追问。

同学根本不能给我一个明确大答复。他也是透过另外一个同学获得消息的。

匆匆挂上电话,我立刻找出Rocky的电话号码。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然拨电给一个听说已经走了的人。

我真担心接电话的是马来人。不过,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我冒昧地直问:“阿祥。。。他人怎样了?”

女人哽咽着说,“阿祥走了。。。”

“到底是什么事呢?”我立刻追问。

“那是刚才六点半的事了。他在招待一个买裤带的顾客,忽然软倒下来。这么巧的是那个顾客是医生,赶忙给他进行人工呼吸,可是还是。。。。”

我头脑一片空白。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走了?我礼貌地问对方,“你是。。。阿祥的母亲?”

“我是他女朋友。”

我关上电话,似乎还不肯接受事实。才43岁,就走得这么突然?况且他的人一向来都无病无痛的。

这是我们中华1985年毕业同学当中第4个离开的。(应该是4个走了吧?会不会还有谁走了我不知道的呢?)

1985年考SPM第2天,Kim Teik走了,自己了断生命。

后来不知哪一年Annie也走了,在美国闹事被警察击毙。

贤优几年前也因为血癌走了。

现在轮到我们的Rocky了。

我和Rocky还算要好,有空时我会特地跑到市中心他摆卖裤带钱包的档口找他聊天,他总爱叫我走过马路去对面的咖啡档口请我和杯饮料。我最喜华听他说及江湖中的是非,虽然很多人都说他车大炮。我欣赏他的吊儿郎当。我佩服他对朋友的义气。

最近因为忙碌,有一段日子没下去找他了,就算路过闹市也没空停留在他的档口找他聊天。而今天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去找他聊天了。。。

Rocky, 希望你一路走好!不送了。

1 条评论:

四月 说...

读完了这篇,觉得很心痛。

老师你也节哀顺变。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