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欲成大事,终须忍辱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校友会真正的功能是什么?

我自己的想法是:校友会应该扮演联系母校毕业生的角色,让许许多多热爱母校的校友在毕业之后有一个平台,以便能为母校作出各自的贡献,最终达到提升母校水平的目标。

我留意到自己的母校其实培育出了许许多多杰出的人才。不管是在商界、学术界、艺术界、医学界甚至科学研究领域方面都有中华生的立足之地。可惜,这些人才似乎都鲜少回馈母校,为母校的发展献出各自的力量。这是否因为校友会没有扮演好其凝聚校友的角色?

当我看到其它校友会被各自的校友办得有声有色,甚至能够为母校作出非常多的贡献时,我真的觉得很羡慕。我多么希望自己的中华校友会也能够像它们那样对母校作出举足轻重的贡献。于是,我加入了校友会,并成为了领导人之一。

可是,加入了校友会的领导层,我才发现一件残酷的事实:原有的领导人似乎没有抱着联系毕业生,凝聚校友为母校献出力量的想法。

在校友会领导层里呆了3年多,我感觉到老一代的领导人似乎是抱着管理一个普通华人社团的心态在搞校友会。每次开会都只为了例行公事,讨论的内容空洞到我根本没有印象,不外是一些某某闻人受封要如何庆贺、某某人的父母仙逝必须去吊唁、再不然就是空喊一些喊了几十年可是政府都懒得理会的华教课题,当然也少不了一些虚伪客套的致词。领导所在乎的是有没有请记者来采访他主持的一些仪式。关于如何联系校友、如何协助母校发展等,几乎都不曾认真被提起过。

就好比如下个月即将举行的会庆,我总觉得理事们应该更在意如何去发动毕业校友回来参加庆典晚宴并加入校友会以壮大其阵容,而不应该太着重于邀请什么“社会闻人”来出席晚宴。可惜,我所看到的是:只有我们4个85年毕业的理事在努力推动校友回来出席晚宴的工作,其他的要嘛就什么都不做,要嘛就只在乎晚宴当晚应该不应该穿大衣结领带、什么人要上台致词、某某人该不该坐主桌等等拍马屁阿谀奉承的表面功夫。

坦白说,有时我还真的萌起退出这个看似毫无意义的团体的念头!然而,心里知道,若是退出,我将失去一个回馈母校的良好管道。于是,我还是留下来,忍下来。

欲成大事,终须忍辱。

3 条评论:

desperatefellow 说...

汪老师要知道,不是每个加入校友会的人都想你一样持着单纯的念头的,一些人参加社团的目的只是想扬名、掌权,或为了建立人脉以有利于自己的业务等种种的理由,因此并不旨在为校服务。

desperatefellow 说...

也许要改变整个团体的风气是需要时间的,可以纳入新血,从将离校的学生中下手,针对他们办活动,如办升学计划辅导或提供升学咨询等活动,让他们对校友会有良好的印象,并觉得这是实际帮到他们的活动,而将来也想加入其中行列帮助学
弟。这样也许会拉近彼此的距离。

汪锦贵 说...

绝望家伙老师:
谢谢你的意见。这几年来我本来都已经决定过点平淡无争的日子,所以我有淡出校友会的念头;可是再一些学兄及师长的鼓励下,我又“不小心”也“自甘堕落”地回来这些不好玩的争权游戏中。觉得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