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终于跌伤了

你从学校大厅走出来时,我还没有留意到你身上的异样。待你走到我身边,摊开手掌再用眼神指示我看你的两边膝盖时,我真的被吓着了。

头皮不自禁地发麻,然后迅速从后脑扩散到颈部,再化成一股寒意,沿着颈椎一口一口吞噬脊髓,直落腰椎,再到双腿,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

你“终于”跌伤了!

每一回看你们田径队员在校园粗糙的泊油路上训练短跑时,我总是提心吊胆。这样的场地根本不适合做短跑冲刺训练。一个不小心扑跌,肯定会被地上的碎石沙砾刮伤。然而学校就是缺乏适当的训练场地,而我又不可以因为太保护你而阻止你参加训练。所以就只能暗自为你祷告,祈求你不会发生意外。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仔细视察你的伤口,觉得这次你跌得还真严重的。幸好没有伤到筋骨,然而这皮外伤也还真不轻啊!

出乎我意料的,你显得很镇定,没有显露沮丧或疼痛的表情。

你淡淡地告诉我:“左膝盖伤得比较麻烦,连dermis也被磨损了。”

这孩子,受了伤还要掉书袋,把科学课堂上学到的dermis也搬出来了。

我心里有点难受。毕竟,你从小到大,我都很少让你伤得这么严重。你小时候,当你顽皮地跑跳或踩单车时,我都紧紧跟随在你身旁,随时准备在你要摔倒时扶你一把。我年轻时代表足球队比赛,常常为了扑救险球,被球门前的沙石擦伤手脚,皮破血流,所以深深地了解这样的皮外伤是多么的疼痛难受,更何况还要被母亲责备。现在看到你受了这样的伤,就感觉是自己跌伤了。我没有责备你。可是,心却隐隐地痛着。

载你回家的路上,脑子不断地涌现你如何因为冲刺而不慎跌倒的虚构画面,每想一回,一股寒意就会从头顶直透腰脊。然而你却表现得很自在,那么的若无其事。我心里感到欣慰:你终于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跌倒爱哭的小孩了。











2 条评论:

Annie Yee Pei Ni 说...

爸爸的痛。
我还记得,我掉进沟渠,我爸爸来载我的时候那某样。
今年新年跑山时,扭到脚的时候,我爸一直碎碎念,
我这才明白,原来天下的爸爸都是爱孩子的。
是我每次觉得妈妈是怀胎10的月,所以忽略了爸爸。
校长,您的帖子真的提醒我要多关心爸爸。
预祝您孩子早日康复。切记,不要吃酱油,鸡蛋之类食物。

汪锦贵 说...

Annie 佩霓,没想到你会躲到这里来留言!哈哈!我始终觉得妈妈比较辛苦。爸爸比较粗枝大叶,不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