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转载李宝珠督学的文章

在面子书里收到李宝珠老师(槟州华校督学)的留言。她说她写了一篇文章,于是我就自告奋勇地把老师的文章张贴在这里,希望和大家分享。我应该是这篇文章的第一个读者吧!读完老师的作品,连续读两遍;知道身为教育工作者的李老师一直努力地要把优良的价值观散播出来,心底十分敬佩老师。承蒙老师看得起,认为我的部落格可以帮她传达她的想法,我十分乐意把老师的文章张贴出来。希望大家好好省思!
××××××××××××××××××××××××××××××××××××
姑娘, 妳落了东西 !李宝珠

有位老妇女提着一篮水果,在路上走着时,有位大姑娘从她身边闪过,不小心撞到老妇女,水果掉落满地,大姑娘瞥了一眼,没有道歉却不屑地向前走去。老妇女提高嗓子说 :“ 姑娘, 妳落了东西 !” 大姑娘慌忙回头,探寻不着,不耐烦的问老妇女 : “啥东西?”老妇女莞尔一笑 , 回答 : “礼貌 !”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没有觉察,我们其实常常落了“东西”。而最基本的就是礼貌。


我住在组屋的最高一层,每天清早要去上班时,都会是站在电梯的电钮旁边,替后来进入电梯者按开关电钮。也在这时候我观察到许多人,不会在走出电梯前有礼的说一句“谢谢”。 最难过的是看着父母带着孩子要去上学, 孩子没有这样的习惯,完全是因为父母没有教导啊 !


或许很多父母不觉得他们需要教导孩子这样的礼貌。或许很多人认为站在电钮旁的人按开关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爸爸给孩子零用钱,孩子不必道谢,妈妈为孩子准备餐食,孩子不必言谢;孩子忘了做好妈妈交代的事务也不必道歉,孩子在家做错事更不必内疚。说“谢谢”或“对不起”已经不再是家里的习惯,或是现在孩童的文化。


当我刚从高中毕业后去当临教时,有一天,我在课堂不小心,轻碰了一位一年级的学生,我马上向她道歉,她近乎抱着她座位旁的同学,很兴奋地说 : “老师和我说对不起啊 !”当下,我深深体会老师的一句“对不起”能如何在小小心灵中掀起的涟漪。 这位学生今年应该是 39岁了,虽然没有联络,但我一直很感谢她对于我日后的教学生涯中的效应。这些年来,我从不吝啬于道歉。


还记得我当副校长时,每个早上,老师进入办公室签到时,我都很自然的送出一个微笑,赠于一个温馨的请安,无论是 “早安”,”Good morning” 或 “ selamat pagi” 都会让空气中飘扬着轻松的气息,增加了办公室的温馨,减低了工作的压迫感,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当老师也带着笑容走出办公室,我可以感觉到那一天将会是美好的一天。


当我还是副校长时,曾经有学生向我投诉,说校长没有礼貌。 我很讶异。 原来是她每天向校长请安,但校长没有理睬。难过之余,我只能安慰她说校长事务多,太忙,可能没有看见或听见,并要她继续保持有礼。 经过了一段时日,她很高兴的来找我,问我是否“讲了”她的校长,因为她每次遇到校长,就想到我的劝导,经过十多次的请安,校长终于回应了。身为教育工作者,应该对礼貌拥有敏感度。


每个周日,从教堂出来, 走在路上,见到扫地的清道夫,我也同样的向他微笑请安, 往往,他们会停下工作,回敬你一个快乐回响“早安早安”! 我的一个早安,换来两个“早安”, 何乐而不为 ?


温文有礼,是最基本的教养。 记得小时候,常常跟着妈妈走菜市场。妈妈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向周边的人微笑打招呼,并要我称呼阿姨叔叔的,我耳濡目染,也自然的秉承了妈妈的美德。日后,我再走回菜市场,也经常听到有人称赞妈妈和蔼温文,亲切有礼。沾了那一份光之余,我执意要别人在我身上看到我妈妈对于我的教养。无论在工作上,在生活中,我都不让自己落了“礼貌”。






注 : “落” 读 la 第四声, 意思是遗漏,掉

4 条评论:

yeo 说...

锦贵兄, 您好!

好文共赏! 借光上链了...

汪锦贵 说...

yeo:
谢谢你看得起,我代李宝珠老师向你说声谢谢啦。

s.Yee (牛王妹) 说...

嗨,老师。最近还好吗?
现在好像大家都忘了礼貌,认为所有事情都是理所当然,有时候听到别人讲声谢谢竟然会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抒宜-

yikping 说...

很棒,很有意思的文章 =D 原来生活中小小的细节都可以使一天的心情开朗